做大法项目中 修炼是第一位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

向内找是修炼的法宝

最近,同修对我反馈说我的做事心很重,同修在我让他们做的工作中得不到提高。我理解他们的意思是说我做证实大法的项目时,太注重事而没注重修。一开始时,我觉得这很不尊重,甚至是一种侮辱。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很负责任的做证实大法的项目,用我的大部份时间在项目里救度众生。但当向内找时,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

作为一个协调人,我每天担任的工作很多,但我们城市同修比较少,尤其是讲英语的同修只有几个,当有证实大法的项目在我们地区進行时,我就感觉大部份的项目就好象都变成了我自己的项目。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常人中的工作非常繁忙,不能更有效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我觉得我不断的跟时间追逐,就变成了象师父在讲法中描述的“熊瞎子劈苞米”[1],做了这件事顾不上那件事。

尽管我觉的很繁忙,但是我一直犹豫跟同修说,让其他人来分担我的重担,因为我知道每个大法弟子都很忙,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用自己有限的时间来做大法的事、来证实法。当我感觉到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我连自己的日常生活也无法照顾的时候,就开始有一种埋怨的情绪,为什么有能力的同修不能承担多一些当地的大法工作,来减轻我的工作量呢?当我被情绪影响的时候,就使我与其他同修的沟通变得糟糕。

由于本地的大法活动增加,我要安排同修做这做那。我变得以自我为中心,忘了师父的教导,应该首先考虑别人。反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做事心是那么强,当我期望其他人能够承担多一些工作的时候,我很多时候都忽略了耐心去解释这个项目的目地是什么,或者这个活动详细的内容是什么,特别对新来的同修没有详细的去解释。我只是向外找,而没有向内修。

当我能向内找时,我意识到自己在学法方面最近没有進展。即使每天早上学法,但我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有时很难在学法过程中集中精力。当我学法的时候想着时间怎么紧,怎么做一些事情。我发现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学《转法轮》没有领悟到新的东西,学法成了一种形式,没有用心去学。

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没有很重视自己的修炼,使学法落下。师父说:“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2]然后我才意识到我在做大法的工作中没有提高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懈怠,我就在修炼上做了调整。感谢本地的一个同修,她建议我们每天早晨在外面炼功,所以我们几个大清早在比较繁忙的地方炼功,之后大家读一讲《转法轮》。有时候我感觉有很多事情的时候,我就犹豫我还去不去晨炼呢,但我还是坚持去炼功学法,过了一、二个星期,我觉得每天心里很踏实,特别是读完法后,我感觉很实在,工作效率也提高了,这也是第一次,当我专心读《转法轮》的时候,我看到那些字后面闪着金光。这让我感到很受鼓舞。

当我能够在法上坚实修炼时,我发现自己对同修更耐心。当我没有执着自我的时候,我能看到同修,包括较新的学员,他们正在努力证实法。当我不太执着时间的时候,师父就一件一件事情的给我安排,做完一件再做另一件,让我能够承受。最近,当我刚刚完成一系列项目工作后,在过渡到另一个工作的时候,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一次很大的消业的机会,在这个突然来的魔难当中,师父帮助我提高我的心性。如果这个魔难发生在一个星期前,我很可能承受不了。

谢谢师父指导我一步一步的修炼。

向中国人讲三退

这几年来,我们地区有几个同修通过打电话向中国人讲真相。我鼓励其他不说英语的同修加入这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但我并没有把它作为我自己的一个项目,因为我已经参与了很多其它项目。每一年,我和几个同修也在我们大学里举办向中国学生讲真相的活动,所以我没有把直接向中国人劝三退作为我目前很急迫的事。

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强调要在旅游景点向中国人讲真相,我问自己,我们的旅游景点在哪里呢?我们的城市不是中国人的旅游点,这几年,我们坚持在我市最有名的旅游点搞五一三和七二零活动,也看不到很多中国人来。但在我的校园里,我看到一群一群的中国学生。这不是一个“旅游景点”吗?因为每年都有很多中国学生到我们大学读书,那他们就是师父所说的来听真相的了。

有一天,我开车去学校。那天很安静,阳光灿烂,只有几个人走在街上。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中国女孩前方的地陷了下去,当我按着我的方向盘,想检查它是否是真的时,我意识到这是在提醒我,我应该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因为他们正处在危险境地。

从那以后,我觉得不管我多忙,我要向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在包里除了放着英文传单,也带着三退的资料。有时候我的正念很强,我可以走到一个中国人面前,问他有没有听过三退,然后我就跟他讲,几句话对方便答应了起个化名退出。这种正面的经验给我很大鼓舞,然后,我就从更有经验的中国同修那里学怎么跟中国人讲三退。

过了一阵,一些负面的经验,以及当我忙于其他大法项目,我就没有那个心向中国人讲三退,后来我再向中国人讲三退时,我发现缺少了勇气和正念。这时,他们报以异样的眼光。从那以后,我开始不愿向中国人讲三退。师父曾在讲法中说到当一些大法弟子到好的社区见着人也不敢说话,他们拿着资料胆胆突突的。以前当我读到那一段法的时候,我不觉得那是说我。我一直到哪儿发传单都是理直气壮的讲真相,就是在我学校里,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向我的学生、同事讲真相,所以当我意识到在中国人的圈子里讲真相,尤其是在我自己的学校,我有这样的反应时,我很惊讶。我甚至下意识地用一些借口避免走出我那幢楼或去中国超市,因为我无法帮助人们三退,心里感到内疚。

有一天,在大组分享的时候,我听到一个老年同修说她一个人怎么在外面做反对活摘器官的征签。她不会说英语,但在下午,她去附近的商场,向陌生人征签。当人家回应时,她只会说thank you(谢谢你)。有一天,一位女士在签名时问了很多问题,正当同修没法回答时,有个男士路过,停下向这个女士解释中国活体摘取器官的问题。还有一次,同修迷了路,她就问了一个人,当她想要用英语说谢谢时,那个人说我是中国人。她很高兴,也帮助这位先生做了三退。

她的经历鼓舞了我。我对这个城市很熟悉,能去任何一个角落。我懂英语和中文,虽然我的普通话不太好,我悟到其实不是我们有多少技能,而是我们的正念有多强,当我们心底里信师信法的时候,一些正神和正的力量都会来帮助我们。

我向内找我自己,是什么因素阻挡我向中国人讲三退,为什么当人不乐意时我会那么沮丧,我发现我会觉的没面子,觉的受到排斥,不能被别人接受,这不是追求名利,和追求接受我的执着吗,为什么我那么容易心动呢? 我发现我一直在证实自己,而不是用真正的善来证实法。

当我认识到自己的执着时,我就鼓起勇气,再去中国超市跟中国人劝三退。一开始我并没有找到话题的切入点。但是,当我在结账时,师父安排我后面没有任何人,我就有机会给这个店员做了三退。当我正要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在看一个装着佛教书的架子,好象等着什么,我就跟她说了几句,她开心地做了三退。前天,我在校园里碰到几个中国学生,我本着正念,一个小时内退了五个人,他们高兴地说谢谢。

感谢师父!

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在过去的两年我们地区虽然没有做神韵,我把重点放在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上,我给我的学生讲清真相后,他们和我一起做了几个研讨会、集会,并在一些论坛和会议上,把这些活摘器官真相告诉医疗界和社会工作领域的人。本地同修在后面支持。

今年夏天,我的学生在一个大型全国会议上成立了“学生反对活摘器官”的组织。跟其他同修一起,给上千的与会者讲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我知道,只要我信师信法,用一颗纯净的心来救度众生的时候,智慧就会随着正念而来。

我在做证实法工作的时候,我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我需要记住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3]

我感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来修炼,我感谢同修鼓励我要修好自己。在最后的正法阶段,我一定要做好,不要留下太大的遗憾。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四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