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湾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年前去了一趟台湾,目地是想让比较固执的家人领略一下台湾大法洪传的盛况,除第一站自由广场没碰到同修外,其它主要景点都有同修的真相点。台湾的导游不时的说“法轮功到处都是”,自由活动时说“看到法轮功就走对了”。台湾同修很辛苦,有的景点需要很早起床去赶路,到了那里同修已经等候多时了;有的同修在夜市一直坚持到很晚……一圈走下来有些感受跟台湾同修交流一下。

因为出发前看到关于台湾旅游局发布的关于导游不得干涉大陆游客接受法轮功资料的公告,意识到导游对大陆游客了解真相有一定的副作用,因此在出发前一直在针对这个事情发正念,清除操控导游和旅游公司的邪灵。还好,在国内出发时国内导游只说:“出去后,法轮功资料可以接,但不可带回,一经查到会给整个团造成麻烦。”落地后台湾导游(三通旅游公司的40岁左右的女导游)说的却是“碰到法轮功发资料不要接”,我心里想“接不接是游客自己的事了”,也就没再深想。真到了有展板的地方游客却不敢往前站,我就带头到展板前看看,这样有个别的人也就往前凑凑。后来到有资料的点我就拿上几份资料,给其他游客减轻些心理压力,但大部份游客还是不敢接近,我把资料拿上车去看,邻座的游客也就顺便拿过去看了(我坐倒数第二排,妻子同修适时的说了一下三退的重要性,后面的两排游客在接下来景点同修的劝退中都進行了三退)。回来后有一些想法,但是感觉自己做的不好就不想写了,昨天看到有同修写的泰国旅游点的文章受到触动,觉的还是应该写出来与台湾同修交流一下,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1、真相点资料对大陆游客的作用是巨大的,只要看过的三退起来就没有太大的障碍,所以关键问题就是使大陆游客能够接受资料。站在一个大陆游客角度说一下我的认识:因为大陆的政治环境加上导游的导向,对国(境)外行为的一种谨慎,普遍有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因此同修要主动,单张的资料可以递到游客手中,大多数游客“拿也无所谓,不拿也无所谓”,给了可能就接了,顺便也就看了,不给也就不会主动去拿。一般下车时时间比较紧张,都在盯着导游的去向,参观完后或上车等人时是比较好的讲真相时机。

2、真相点亲口讲的同修少(国父纪念馆处在纪念馆门口与草地上都有同修在炼功,亲口讲的只有一位同修)。

大陆游客基本都知道全世界到处都有法轮功学员,但是他们脑子中装的都是邪党灌输的许多歪理邪说,邪共的宣传使“反华势力”和“法轮功搞政治”的观点在一些大陆客脑中根深蒂固,有人认为真相点的同修都是花钱雇来的。很简单的事情也会用一种邪党的思维去盲目否定。有一个游客在回来的飞机上我俩坐邻座,说起三退的事情,他说没退。我就跟他说看到藏字石上写的“中国共产党亡”了吗?他说“那是法轮功刻的”,我感到很震惊,这是第一次听到此种说法。无神论被邪党深深灌输在大陆人脑子中,对超出实证科学的事情会不假思索的排斥,这也是救度大陆人的难度之一。我就跟他细说了一下“藏字石”经过国家级专家、学者的鉴定是天然形成,没有人为的痕迹,而且那一届的常委都去看过等等信息。面对面讲可以发现大陆游客的心结,有针对性的去破除。多一些同修讲效果会好。

3、在1月20日左右的某刊物中有一篇《知情者公开赵紫阳夫妇和法轮大法的一段奇缘》的文章,在“密友透露赵紫阳反对镇压法轮功”一节中有一段原文是这样写的:“2007年11月,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气功师兼密友、《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作者宗凤鸣接受海外媒体专访时表示,最近通过朋友传阅,阅读到这封汪兆钧的4万多字公开信,看后非常激动,不顾年迈,主动写电子邮件给汪兆钧表示支持。”由于篇幅有限编辑时進行了删改,把其中的“最近通过朋友传阅”改成了“赵紫阳通过朋友传阅(文字不准确)”,这里的主语是“宗凤鸣”而不是“赵紫阳”,赵紫阳在2005年1月17日已经去世,这里写的是2007年11月的事情。我看到泰国的真相资料中也出现这种日期失误的现象。

这种问题看起来不大,但是对于大陆游客来讲却关系重大。因为大陆游客受邪党洗脑和毒害很深,接受的负面信息较多,一旦发现任何一个纰漏他不会说是你的疏忽,也不会去核对原始文章是如何写的,而会激发那种负的因素,就会觉的法轮功说的不可信。发现这种问题后同修应迅速做出反应,将所有真相点上的资料及时進行修改或者处理。

4、在后期的一个景点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个发资料的人跟导游发生冲突,因为在游客队伍的后面没有看到冲突的原因,只是看到导游很气愤。我拿不准发的是什么资料,不知道是不是同修,因此当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当时去要一份资料澄清是最好的),等自由活动的时候核对了一下,发现这个人是在发什么孔孟的东西,导游却认为是在发法轮功资料,回到车上还在说这个事,说法轮功太可气了,我们(包括妻子同修)说“那个人发的不是法轮功的”,因为在最后排,车上很热闹,导游也没听到,后来下车后又跟导游说明这个事,导游只说了一句:“那个人太可气了。”中间还有一天,自由活动时间,我们在跟一个同修聊,导游出来看到后大吼。从导游的表现来看,对法轮功有很深的误解。无论他们是从自己的工作利益(跟中共处好关系游客就多,收入就高)来考虑,还是他们自己的观念取向问题(亲共的旅游公司就合作,认同中共的导游就用),台湾同修可加大力度解决台湾本地导游的问题。

5、在整个旅游过程中,导游不断的讲述或播放台湾两党及蒋家父子的资料片,而对中共的认识仅停留在CCTV是“伟光正宣传”中。想起在2012年到欧洲旅游时也是一个台湾导游,50岁左右的男子,在车上一直说大陆现在怎么怎么好,车上没有人接话。导游问:“你们不这样认为吗?”一个小伙子说:“你是台湾人,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钓鱼,所以不跟你谈这事。”我记的辛灏年在一次讲演中说到,对中国的现代史,国民党因为战败不愿提起,共产党因为胜利篡改了历史,所以海峡两岸的百姓大多都不知道真实的历史情况,这也是阻碍导游了解中共真实面目的一个原因,导游的许多话听起来就象毛左的思维,進而影响大陆游客在这自由的环境中了解大法真相。

6、从接触的这两个台湾导游来看,有些台湾人也受国内近些年经济发展假相的蒙骗,认为这都是邪党的“丰功伟绩”,对这个邪党持认同观点。却不知道这个邪党把大陆从人的道德、自然环境、生活环境、资源都破坏到了断子绝孙的程度。尽管台湾人在自由的社会里可以任意浏览各种资讯,可是许多人在这些年开放过程中也受到了恶党的毒害,也有很深的“党文化”思维,听信了邪共的谎言,听不進真话,这些人也是要救度的对象。

7、在阿里山的真相点有一个同修,站在路的一侧,面对另一侧,对经过的游客说了一句什么话(没听清楚,感觉象是提醒对面有什么),回头去看,这位同修接下来就说,“点头了就表示退了,祝你平安!”这种方法有点过于简单,游客没明白咋回事就算退了?!结果可能不算数,也会让大陆游客不解。

一点想法,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同修指正,目地是更好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