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台湾景点讲真相同修的建议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过年期间,身边不少朋友都去台湾旅游,前几天,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大陆赴台旅游的人数越来越多,政策越来越宽,例如上海赴港澳台签证只需自助办理、一个小时就拿到,台湾做民宿的朋友也说,近来大陆去的游客经常有舍不得离开很想再来的心情,这些现象,都是在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后的形势变化。那么,到台湾听真相的世人也越来越多,也意味着台湾同修肩负的责任更多更大。

去年下半年我因公去台湾,到过不少主要景点,亲眼看到听到台湾同修正念正行讲真相,亲身感受了大陆游客在台湾听真相的状态。在这里,我想从一个大陆同修身处台湾、以及对大陆游客的心理状态了解的不同视角,给台湾同修讲真相一些建议,希望能够配合台湾同修做的更好。

向内找

过年前,一位从台湾旅游回来的亲戚对我说:导游说前面讲的都是炼法轮功的,后面坐着的都是花钱雇来的。我告诉亲戚:都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不会去假扮,也不允许别人来假扮。亲戚说:那导游是台湾导游,他们说的能是假的吗?从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我们了解到,面对这样的情况,台湾同修做了很多努力,给很多不明真相的导游讲真相,使很多导游转而帮助大法弟子。我想除此之外,我们身为大法弟子,遇事需要首先向内找。

在有的景点,我看到有些同修炼功动作不是很准确,发正念时有同修身体是歪着的、脑袋耷拉着…我想和同修们交流的是,在景点集体炼功,展示五套功法,本身就是证实大法,炼功时的威仪、祥和的美好状态,会给世人一个最直接的印象,同时炼功时的正念之场,也会解体世人头脑中不正的思想。当世人看到每一个大法弟子炼功时都威仪四方、殊胜美好,即使导游不明真相诽谤了我们,世人自己可能也会打一个问号:怎么能雇到这么好的人啊?这种状态是为赚钱而被雇来的人演的出来的吗?

我想不断纯净来到景点讲真相时的那颗心也是很重要的。当时在景点,从同修那儿了解到:除了长期坚持在景点讲真相的同修外,其他一些同修平时工作很忙,并没有走出来,直到师父在美西的讲法出来后,大家一下子都出来了(这是三个月前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我不了解,我相信同修们一定都在学法和实修及交流的过程中不断的升华着。)

但是,随时不断的归正我们的心态是无止境的,境界是在不断升华的,所以我想,听到师父讲法后出来的同修,向内找一找,有没有听到师父讲法怕自己掉队的心走出来的,或只是表面听师父的话,并未在理性上去真正认识法理,或只是抱着人的责任感、尽义务的心,而没有真正认识到景点讲真相是和自己的修炼、和助师正法密不可分的,等等等等。只要我们不断归正我们的一思一念,能量场就会越来越强,大家都这么做,就会形成整体的大能量场,诽谤的邪恶根本无法靠近甚至根本无法形成。

理性的讲真相

我去101大楼时,那天下着雨,是下午四点多,很多大陆游客站在大楼正门处躲雨,并等候来接他们的大巴,而且是走一拨马上又从大楼内出来好几拨。同修们在雨中炼着功,和常人的闲散形成强烈的对比。我在旁边默默的发着正念。

忽然,我看见一个身着制服的人在真相展板前似乎在勒令同修们离开,我马上加强发正念的力度,穿制服的人一会儿离开了展板,可他似乎并未停止想要同修们离开的不正的思想。他转回大门口站着,一个同修一会儿也走来准备和大陆游客讲真相,被穿制服的人阻挡,同修说“这是人权社会,你没有权利阻止我”,但是还是被穿制服的人挡开了。我说:“请你不要阻止他,我们在大陆听不到真实的声音,只有在你们这样自由民主的地方才能有幸听到,他们做了大好事啊!”穿制服的人看到我是游客,克制了自己的行为,没有再拦着同修。同修给大陆游客讲真相,游客们一脸冷漠,谁也不搭话,同修离开后,他们说了很不好听的话,我马上制止他们,并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是最了不起的。

此时,穿制服的年轻人站在我旁边,和他身边的一个人说着话,似乎说有人投诉。我想了解情况,并想告诉他真相,就和他搭讪:“你好,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他们走吗?”他告诉我他是101大楼的保安,有导游向他投诉说大陆游客告大法弟子骚扰他们,我以游客的身份告诉保安,不能听信一面之词你就去行使你的职能,你难以想象大陆的恶劣环境,表面上看似繁华,可老百姓没有真正的自主权,新闻是“一言堂”,各种对老百姓的迫害从未停止,法轮功是在做大好事啊,大陆游客来一趟不容易,得让他们多了解真相,你不仅不该赶他们走,还得支持他们啊。保安听進去我的话,还跟我聊起了家常。

一会儿他有工作先离开了,我就继续发正念。这时我身边又有两个大陆游客看着在雨中炼功的同修说起话来:“刚开始还是很好的,后来就搞起了自焚…”我心里纳闷我们在大陆讲了那么多真相,为什么大家还不了解的同时,自己本能的又接上了话:“您还不知道哪,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大陆政府造谣诽谤的。”我开始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谁知只一秒的时间,我身边“忽”的一下聚集了一群人,都是大陆游客,围着我听真相,眼睛亮亮的,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渴望,我是那么明确真切的感受到他们那迫切的心情,当时脑子里一瞬间空灵了,这是我第一次在海外的大环境讲真相,我尽量平复自己略微激动的心情讲着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完了,大家看我没有继续往下讲,就又突然散了。我很后悔,当时应更稳住心,全面讲清真相及为什么要三退。但是在101大楼的这次经历,却让我思考了很多。

台湾与大陆的环境有本质的不同,它没有邪党文化,还是一个自由民主的政治环境,当保安去找同修时,虽然他听信了邪恶的话,但他在行为上并无过激言行,保持了基本平和,根本上还是因为他不明真相,不了解大法,我想在对待他和与他交流的方式上,和大陆同修对待嚣张的恶警应该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不要把他当成干扰我们做正事的对立方,而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兄弟一样亲切的沟通交流,并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握几个真相内容的要点,帮助他及时了解真相会更好。

我在不同的景点都观察到,大部份大陆游客身体外都象有一个全身大的面具,把他们真正的自己罩在里面,和景点讲真相的环境隔离开来,对于这种状态,我太熟悉了,这是生活在大陆环境里的人独有的,是极度害怕被邪党迫害时的本能自我保护状态,非常的不好。我想同修们发正念时可以加一念专门针对这个东西,全面彻底解体它们,在景点现场能及时归正大陆游客的状态,使他们能尽快走近大法。

大陆游客对景点的同修们讲真相有防备之心,可对于和他们一样从大陆来的游客身份的我,却一拥而上听真相。然而环境换回中国大陆,他们听我讲真相时又可能更谨慎,而更能接受海外来的朋友讲。这种特别的心理状态,我们是否能善用,根据他们的情况、多站在他们的角度、了解他们的心结,多想一些不同的方式、形式帮助他们了解真相。我想台湾同修们平时学法交流时,可根据每天在景点讲真相的具体情况及时交流,调整讲真相的形式,总结出更多更有效的方法。

由于邪党的邪恶统治,台湾大多数民众是很不喜欢邪党的,同时也很不喜欢从邪党统治的地方来的大陆游客,不知道在台湾同修的心里对大陆游客有没有这种“不喜欢”呢?当然,这种邪党文化没人喜欢,但是对这些被邪党文化迫害的生命们,他们非常可怜,他们需要同修们对他们的慈悲之心。

这次台湾之行,也是我真正对中国大陆的生命升起慈悲心的重要里程。当我感受到没有邪党文化的环境里的人的状态时,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告诉我们的邪党文化对人的毒害之深。之前因为在大陆讲真相时常觉的不容易,有时会升起对大陆常人的嫌弃之心,但走出了那个环境,有了对比,我发现他们是最苦的、最可怜的,我发自内心的想尽最大努力帮他们。如果有的台湾同修发现自己有这样的心,或还不够慈悲,请打开你们的心怀,用慈悲去包容他们,他们与你们的间隔会因为你们的洪大的慈悲力量而消失的,从而走近我们。

台湾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人们信仰自由,但不意味着台湾民众都了解大法,都对大法有正念。台湾政府因为想发展台湾经济,大力发展旅游业,有很多大陆游客来台湾,一方面他们能来听真相,另一方面,他们还没明白真相时,又会带着他们败坏的观念影响台湾民众对大法的态度。台湾民众对大陆不了解,以为大陆现在的经济发展是邪党的功劳,又想通过大陆发展自己的经济,利益之心有时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心理倾斜。

我想,台湾同修不仅要在景点给大陆游客讲真相,在平时的工作、生活、学习中也需要尽可能多的给台湾的世人讲清真相。这样能形成很好的良性循环,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了解大法的真相,形成更强大的正念之场,从大陆来台的游客身上的不符合法的物质就越能被更好的抑制。

大陆同修的正念加持

全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共同配合好,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助师正法的项目,师父安排了大陆民众去海外听真相,我悟到这是这一阶段正法的形势,我们大陆大法弟子除了继续正念正行在大陆做好三件事,我想我们也要积极配合好海外同修。

一方面在生活中,对想出国旅游的亲人朋友,鼓励他们出国,特别是鼓励他们到大法弟子多的地方去;另一方面,建议大陆同修能在每天发正念时加入一念:正念加持海外景点的正念之场,解体所有阻挡世人听明白大法真相、及时三退的一切邪恶。海外同修也非常的不易,需要我们共同配合,相互补充,共同做好。

以上是我的个人所悟,虽然尽心,我也知道有自己境界的局限,但想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对台湾景点讲真相起到正面的作用,也许同修能从我不成熟的建议中有了自己更好的方法。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