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排除干扰 在珀斯成功推广神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今年五月,西澳珀斯首次迎来了享誉全球的神韵国际艺术团。因为久远的期待和找剧场一波三折来之不易,所以珀斯同修们对推广神韵的机会都倍感珍惜。在推广神韵过程中珀斯同修们体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与升华,虽然在推广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干扰和考验,但是凭着信师信法和相互正念支持,我们一一排除了这些干扰,在师尊的加持下圆满的完成这次推广计划,最后出现了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的盛况。

今天就和同修们分享我们在推广神韵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与西人同修正念配合 破除来自中领馆的干扰

在今年珀斯神韵演出期间,正好有三周是珀斯国际艺术节。这个期间艺术节在各大剧院安排了很多古典音乐会、芭蕾舞等演出,这些演出的观众都是神韵的目标观众。为此我和一名西人同修去年十一月起就走访了珀斯所有的剧场和西澳所有代理神韵票务的售票点,对我们所有能接触到的剧场工作人员及售票人员讲神韵的美好,给他们播放神韵推广的视频和观众反馈。首次走访都很顺利,人们的反馈非常正面,所有的剧场和售票点都接受了神韵的传单,能贴海报的剧场和售票点也都愿意张贴神韵海报。然而不久之后,我们再去回访,发现大部份公立剧院撤下了神韵海报,有些剧院连传单也撤了。后来我们从剧院工作人员那里得知,那是因为中共施压西澳政府而造成的后果。为此我们两次造访中领馆,窒息邪恶之源。

事实上中领馆除了前期施压西澳政府之外,到二月中旬,中领馆的官员还亲自上阵,总领事的助手给神韵演出剧院的剧院经理发电子邮件,声称要谈谈关于神韵演出的事情。针对此事件同修们進行了交流,之后我们决定约见中共总领事,但一直没接到回音。期间我给他们发了几次电邮介绍神韵演出的美好和全世界人们对神韵的期盼。最后我们决定直接去中领馆找总领事。那天由一位西人学员和我進去,还有一些学员在家发正念。总领事的助手出来,问明我们的来意后,非常紧张,因为他就是那个代替总领事给剧院经理发信的人。他叫我们在厅里等着,就進去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出来。我就在厅里边发正念边给来领馆办事的人(主要是华人)发神韵传单,告诉他们去哪里买票。又过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没有出来。这时我心生一念:再不出来我就要给大家放神韵推广视频了,边想边往外拿iPad。马上看到这个助手出来了,还带了另外一名领馆官员,但是总领事本人没有出来。他们把我们叫到旁边的一个小会客室里,敷衍了几句,借口说总领事不在,以后再说吧。我们问他们可不可以约个时间见总领事,他们不予置答。跟他说中领馆干扰神韵的事他两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我给了他们神韵传单和神韵推广光盘。当周我们立刻在珀斯大法弟子自己办的两个媒体上曝光了中领馆干扰神韵的整个经过,同时我们集体决定加演一场,大家一致认为这样才是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然而邪恶的中共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三月中旬,中共驻澳洲大使特地从堪培拉飞到珀斯,召见所有华人团体,公然通知他们都不要买神韵的票,或者买了也不要去看。不同的华人社团都有人告知我们这一消息。针对此事我们進行了交流,决定由一名西人同修和我轮流给中领馆发去多封电子邮件。西人同修从当地法律的角度告诉他们这么做违法。我则从讲真相的角度告诉他们不要继续做这种损人害己的事情,比如告诉他们西班牙中领馆因为干扰被起诉的例子。尽管如此,神韵到达珀斯前夕,还是有些担心中领馆干坏事。于是那位西人同修和我又去了一次中领馆,这次有三个人在正式的会议室会见了我们,其中一个明显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一上来就开始一套一套的背诵中共诬蔑法轮功的邪恶宣传,而且一开始就声明不允许说英文,想抑制西人同修不让他说话,专门对付我一个人。我不停的用真相反驳他,心中不断发着正念,还有一位同修在领馆外面发正念。双方的对峙大约進行了近二十分钟,我还直接把iPhone公开放在我们谈话的会议桌上全程录了音。邪恶不断的想误导我承认我们是来威胁他们的,在师父的加持下,西人同修和我都很清醒,我们一直告诉他们:我们就是来邀请你们去看神韵的。最后他说这是不可能的,然后很快结束了谈话。我们出门时这位看上去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领馆官员问我来澳洲几年了,我友善的告诉他九年了,然后跟他握手就离开了,心里感到很平静,是那种疾风暴雨之后的平静。我心里知道,此行已经平息了邪恶,中领馆已经不能再做什么事干扰神韵在西澳的推广了。之后的演出也的确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干扰,最后的场次还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我们的观众调查证实,华人来的也很多,推广过程中我们也体会到这一点。

我们否定了旧势力 众生就会选择未来

当地最大华人社团一名来自大陆的义工本来跟我很熟识,又喜欢舞蹈和音乐,所以当我告诉她神韵要来的消息时,她非常高兴,说要我给她订四张最贵的票。后来突然来电话取消,她告诉我说中领馆的人威胁他们不可以去看神韵,谁去看了谁就是法轮功的一员,以后回国就麻烦大了。她因为很快要跟先生回大陆一趟,就害怕了。后来有一天,几个来自同一社团的华人,直接到我们媒体的办公室要买九张票。我给这几个人订完票后,赶紧打电话告诉那位大陆来的朋友:“你们同事都来买神韵票了,你可别落下了。”后来她买了最贵的票。

还有一次我们在西澳州立剧院发传单,遇到一位年轻的华裔小伙子,便给他神韵资料,问他有没有听说过神韵,买票没有。他说早就听说了,但他妈妈接到一华人社团转达的中领馆的通知说不要去看,不过他妈妈还是买了票,肯定要去看的。

神韵演出前一天,我还卖出去六张贵宾票,全部是华人。

今天交流回忆这整个的过程,还真有一点惊心动魄呢。但是在当初走过来的过程中,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一路想着向前、向前,一定要把干扰神韵在西澳演出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部灭尽,就带着这么简单的一念,也许这就是溶于法中的状态。说白了,这一切的干扰无论看上去有多么的邪恶,也不过是旧势力的一点小伎俩,只要我们真正从内心全盘否定它,它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师父告诉我们:“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1]我想在这次推广神韵的过程中,我真的从内心理解了也亲身体会到了这段法的一些内涵。

当我们正念纯净的时候,修炼真的变得那么的简单。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2]

各位同修,让我们守住这正念,紧随师父,救度更多众生,共同兑现我们史前的誓愿!

叩谢师尊!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