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牢墙 长春朝阳沟虐杀13名法轮功学员(图)

江罗密令省委策划 专款支持暴力「转化」劫持法轮功学员达2000人次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数十名狱警和刑事犯手执高压电棍、稿把、三角带、板斧等对一批遭关押的人集体施暴,惨叫声不绝于耳,空气里充满了焦糊的人肉和血腥味,墙壁上溅满了鲜血……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暴力摧残导致12名法轮功群众死亡。

这不是上世纪德国纳粹集中营的一幕,也不是当年日本人摧残东北的父老乡亲。它发生在公元2002年4月6日晚,位于长春市市近郊的朝阳沟劳教所。持有“尚方宝剑”的狱警疯狂般要暴力“转化”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

截止2003年9月底,据不完全统计,被劫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男性法轮功学员2000余人次,其中至少有12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张全福、张启发、隋福涛、白晓钧、岳凯、高成吉、田俊龙、丁运德、王吉年、郑永平、徐锡军、黄宝臣。

对暴力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对外声称是心脏病发作死亡。

上级部门对此不但不追查,朝阳沟劳教所还被评为省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拨专款400万人民币修建了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新所区,并于2002年1月18日全部迁入新楼。

* 集体施暴 一人被当场打死

2002年4月6日晚,整个长春地区的天空血红一方,令人感到压抑、窒息。第二天,长春地区刮起了从未有过的沙尘暴,漫天的黄尘笼盖了一切。正是在4月6日起,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王建刚等策划实施了“教育转化攻坚战”。开始对所里400名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施暴。

各队队长管教以及犯人们开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下黑手了。电棍、警棍、铁棍、警绳、三角带、镐把、电炮飞脚一起上,楼上楼下惨叫声不绝。

当时三队的孙群英被犯人们扒光衣服用三角带抽得遍体鳞伤,十多个人围住一人打,墙上溅满了鲜血。据悉,一大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场打死,随即拉到西院(朝阳沟火葬场)烧掉了,由于劳教所严密封锁消息,至今仍无法知晓详细情况。

一大队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用整天让“双盘”盘腿坐着的方式進行迫害,以致双腿肿胀,无法行走。

二大队施以的酷刑是:用镐把、铁棍、皮带、钢丝锁、藤条、竹签、竹板、手铐锁链刑具分拉四肢,边打边问“转不转化”,不屈服就接着再用刑,还往伤口处浇盐水、用高压电棍电;二大队队长杨光亲自用板斧猛砸法轮功学员的腰部。

三大队队长陈立会、副队长刘文瑞等亲自参与逐一对法轮功学员的毒打。

此外,四大队、五大队、六大队也采用多种野蛮暴力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如浇凉水、不许睡觉、剥光衣服开窗户冻、火烧四肢等酷刑。从2002年春开始,劳教所每隔2~3个月就進行一次所谓的“教育转化攻坚战”。

*“拍疥”酷刑

朝阳沟劳教所卫生条件极差,人员拥挤,空间狭小,黑暗,终年阴冷不见阳光,空气浑浊潮湿不流通,疥疮在劳教所里疯狂蔓延,很多学员都被传染了。

朝阳沟劳教所不仅不予治疗,反而以此進一步折磨法轮功学员,创出“拍疥”的酷刑,用硬方木和塑料抽打疮面,学员被打得脓血飞溅,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四大队教室(临时充作寝室)里有一根十多公分见方的松木方楞,上面已经被血浸透了一大片,就是毒打学员(反复拍疥)染成的。

长春邮电学院大四学生宋昌光,德惠市边岗乡双城村人。当时就是朝阳沟劳教所被疥疮折磨迫害最严重的一个,全身感染,皮损面积达到60%。

管教给他拍了几次,又用罐头瓶当火罐拔脓血来取乐。造成他整个下半身皮肤全部溃烂,露出紫红色的腐肉,淌着血水,后来严重贫血,疮口就只渗组织液,再也流不出血了。

直到2002年4月4日,已经极度虚弱的宋昌光又被朝阳沟四大队狱警带到管教室進行所谓强制转化,大队长付国华主持,副队长范盛禄亲自动手,王管教,赵管教等用两根电棍,小的30万伏,大的是脉冲35万伏,电击他的面部和颈部,还用警棍砸他的脚,这次严重的迫害使他的下肢极度腐烂,6.7公分长,半公分深的大大小小的裂口有几十上百条,像小砝码一样的洞有10多个。

马胜波,男,家住农安县刘家乡老程村。2002年4月,在朝阳沟劳教所被强行扒光衣服,赤身被按在冰冷的淋浴间地上,门窗大开,4月的长春依然寒风刺骨,先用寸板抽打后背及大、小腿直至红肿出血,又换用8号铁线抽打至伤口深达1公分,再撒上食盐用手擦、又撒洗衣粉用手擦,最后又用凉水泼身十几盆。

4月4日晚,四大队号王管教同赵管教,对李建国等7名法轮功新学员下毒手,用电棍、警棍轮番毒打。事后,此二警还拍手祝贺“合作愉快”。王管教外号魔鬼,赵管教与黑道交往甚密,他们更毒的一招叫“万箭穿心”,用牙签往手指甲、脚趾甲里面扎。

* 一月内张全福、张启发父子双双遭虐杀


张全福和小孙女

张全福之子张启发也被迫害致死

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张全福一家四口,妻子焦永芝、长子张启发、次女张玉兰都修炼法轮功。 张全福身体有多种疾病:膝关节骨质增生,风湿性脚脖痛,尿频。修炼法轮功后,疾病全无,家庭和睦身心健康。

65岁的张全福2003年1月8日于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被迫害致死,老人临终前想喝口糖水的愿望不但被拒绝,还被管教毒打一顿。监禁期间,管教强行拖着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的张全福上下楼开饭;张全福便脓便血、满身疥疮、骨瘦如柴时,还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唤来使去,被管教队长李忠波打嘴巴。

而张启发是在父亲去世半个月后,于2003年1月18日被释放回家,此时张启发已呈濒死状态: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硬刺硬疮、双腿疼痛不能行,呼吸困难,口齿不清、痛痒难忍、排泄困难。张启发于第二天2003年1月18日中午死亡。

一月之内失去了父亲和爷爷的小孩,将在怎样的孤苦中长大呢?

* 长子惨死次子被抓 骨灰伴老母

这本是一个令大多数普通百姓羡慕的家庭,慈爱的老母,膝下双儿,长子白晓钧,哲学硕士,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小儿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都是风华正茂,然而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高知家庭,只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四分五裂、家破人亡。


白晓钧档案照

白晓钧,35岁,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哲学硕士。自从99年7.20后多次被拘,2000年7月因去北京上访被劳教1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1月在超期关押了7个月之后,因不放弃修炼,被强行送往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后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关押,于2003年7月18日被迫害致死。


2003年8月30日,法轮功学员将白晓钧被迫害致死的传单贴到了“朝阳沟劳教所”周围

白晓钧被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的四大队。2003年6月初开始,白晓钧被迫害得不能吃东西,吃东西就吐,饿得直打晃儿。白晓钧多次向大队长付国华和其他管教们反映,请求能否让伙房做点儿面条,可是却没有人理睬。到7月6日这天白晓钧就不行了。

在咽气之前被抬出一大队。整个过程劳教所一直都没有把白晓钧送医院去医治过,只是劳教所的医护人员给打了几个吊瓶而已。在白晓钧病重一直到最后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在管教的骂声和吼叫声中度过他的最后时刻。

家属力争要得到医院给白晓钧做的身体检查的病历、诊断书等资料。劳教所开始让医院什么都不许做评论,也不许给资料,后来在家属的力争之下,医院不得不拿出诊断书的部份复印件,诊断上写着:药物性肝炎,全身水肿,身体极度衰竭,身体表面创面为疥疮疤痕。

后来有一个有正义感的医生面带忐忑神情悄悄的与白晓钧的家人说:“这个病人不是正常死亡的。”

白晓钧的弟弟白少华,是中国人民大学毕业。2001底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白少华现在情况还不清楚,白母和其家属抱着骨灰去了团河劳教所四次,都没让接见。

据消息透露,白少华现被关押在团河七大队。白母去接见时,正是白少华在里面因抗议邪恶的迫害,每天都被绑在床上,还戴着手铐,上厕所一天只允许去一次,因他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而拒穿劳教服,被狱警指使犯人疯狂殴打,也因他拒绝围绕操场跑圈儿被狱警指使犯人强行拖着跑,几次下来他的裤子都被磨破了好几条。

据悉,白母前几次去时,因为白少华被打得肋骨骨折,头也打破了正包着,也因为怕白母把白晓钧的事告诉白少华,所以不敢让他们接见。

现在白母孤苦伶仃的一个老太太,大儿子惨死劳教所,死的不明不白,上告无门,二儿子被抓到团河劳教所,同样是生死未卜,命悬一线,这个七十高龄的老太太整日里惟有流着泪水和大儿子的骨灰为伴,人世间的悲惨有过此乎?!

* 江罗密令 省委直接动员策划 拨专款支持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妇孺皆知的古训,何以朝阳沟劳教所敢如此猖狂地置天理法律与不顾呢?为何如此疯狂而又失去人性地制造人间惨剧呢?

原来2002年初,吉林省省委副书记林炎志事前亲自来到朝阳沟劳教所召开大会進行布置,在会上他宣称:这些即将转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顽固死硬分子,必须得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必须得对他们進行专政!”他亲自出马开始策划、指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集体迫害。

2000年,罗干就带着江的密令到各地口传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

2001年9月初,据来自大陆司法系统的消息,罗干主管的“610办公室”密令对拒不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终身监禁”。这一秘密文件的大致内容是:“发现炼法轮功的可秘密逮捕并终身监禁,直到死亡;警察如果发现有炼法轮功的不抓,开除警察公职并吊销户口。”

2002年3月5日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向世人播放了“天安门自焚内幕”等事实真象。江罗惊恐万分,罗干亲临长春市严令查办,吉林省省委书记王云坤等下达了所谓“严打”的指令,“三个月内法轮功‘转化率’必须达到95%,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和代价,剩下5%判刑。”

同时拨专款400万人民币修建了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新所区,并于2002年1月18日全部迁入新楼。搬進新楼后,全省各地被非法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均被集中到这里,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的比例几乎是1:1。所长王延伟、王建刚等对法轮功学员的丧心病狂的集体迫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这样血腥的地方不仅没有受到舆论的监督,反而被作为先進报导。请看来源于《吉林日报》的报导,标题“朝阳沟劳教所干警3年无违法违纪”,报导宣称其监管工作连续3年无脱逃、重大事故等,干警职工连续3年无一人违法违纪,被评为省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3年2月的报告,至少有10万以上法轮功修炼者被关進劳教所,136人直接被69所劳教所迫害致死。死者上至65岁的老人,下至8个月的婴孩,甚至连残疾修炼者都无法幸免。

=======================
附件:

1. 朝阳沟劳教所主要施暴狱警
2. 被迫害致死的大学教师白晓钧的家信

1.主要施暴狱警:

所长:王延伟、王建刚
一大队队长:吕炙声、李忠杰
一大队管教:于庆春、金文阁、于和星、顾立、王凯、赵建华、赵辉、张铁军、韩志远
二大队队长:杨光、朱彬
二大队管教:刘晓雨、刘世伟、朱胜林、赵东立、孙海波、苏广文
三大队队长:陈立会、刘文瑞
三大队管教:范盛禄、彭子龙、张伟、李军、王志刚
五大队队长:朱德春、虞铁
五大队管教:毛晨、陆占民、姜成才、何建新、陈志军、齐秀峰、邹树军
七大队队长:刘爱国
七大队管教:刘瑞、马云涛、鞠晓华、张洪强、崔洪艳、李洪敬
原六大队管教:高铁成、李忠波、王涛、吕云水、李东、刘严、王恒全、赵显峰、崔洪彦
管理科:张凤明
教育科:高志禄、陈开义
所内管理员:王和兴、付国军、龙炜锋

2.被迫害致死的大学教师白晓钧的家信

母亲:您好

捎来了您11月24日的来信,得知您和小华(注)的大致情况,这是从2000年被无理劳教以来第二次收到家音。

我从2000年7月被抓,先被劳教一年,关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这一情况母亲已经知道。后来你们听说我生活不能自理等情况其实是不虚的。我在奋進劳教所期间,臂、腿两次被殴致伤,外出就诊,所幸没有损伤骨头。后又因严重的疥疮在吉林省公安医院住院一个多月,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能自己洗衣服、洗澡,所有衣物都是功友们帮助洗的。只不过那次通话时被催促时间过于仓促,没有来得及想起和您说出这些,所以你们听到的消息是真的。

我从2000年8月送至奋進劳教所,被关押至2001年4月。2001年4月11日转送到苇子沟劳教所(即我们通话的地方),至2002年2月12日(大年三十那天)解除,实际被关押了一年半的时间。解除后并未释放,而是于当天(大年三十)把我送進了学习班[洗脑班],在学习班呆了一个月,又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关了近一个月,随即第二次判我劳动教养,劳教期为三年,送至朝阳沟劳教所至今。这就是我被抓之后的大致情况。

从我被教养之后,虽与你们天各一方,但却受到朋友们的多方照顾,每当换季的时候,就会有功友想到我,辗转送来衣服和用品,所以虽然已经三冬,但我从未衣薄受冻,相反倒时有闲余。我的内心时常感受到大家帮助的温暖,这一点母亲可以放心。

目前,我各方面状态都是良好的,虽然有些难关没有过去,但总体上,進步很大。两年多来,在魔难中我越来越懂得了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真正意义,如果有朝一日回到自由生活中,我相信自己各方面都会做得更好!

对于你们呢,小华我是不担心的,他自会做好一切。你则要善自把握,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母亲,有朝一日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的身心状态及各方面情况都能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而不是让我失望。母亲,相信我们家人见面的时间该不会太远!

不多写了。没有特殊事情母亲可以不必回信。

2002年12月28日 元旦前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