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我是中国大法弟子,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下面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手段之残酷,手法之下流至今令我刻骨铭心,我有权利和义务更有责任把我掌握的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公布于众。

朝阳沟劳教所是吉林省集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最多的男子劳教所,所内一多半在押人员都是大法弟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法主要是两种:一是思想灌输法;二是肉体折磨法。通常是两种方法结合使用。

一、思想灌输法。采用每天定时强迫大法弟子听或念批判大法的书,不服从就遭到毒打,许多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吃了许多苦,一个叫王明利的大法弟子就因此遭到以劳教所所长为首的十几个流氓警察的毒打。当时新生大队有二十几个流氓充当管教打手,经他们手打的大法弟子不计其数。二大队有个叫朱胜林的管教特别热衷此事,编了许多诽谤大法的诗歌和快板,强迫大法弟子学唱,自己则在教室前面手舞足蹈的教。还采取定期放污蔑大法的光碟,完全是胡编乱造那种违背事实的内容,强迫大法弟子看并要写观后感,以便根据其判定用嘴还是用电棍“教育”。

二、肉体折磨法。这是朝阳沟这样的男子劳教所采用的最主要的方法。采用长期折磨结合集中迫害。

(一)长期折磨。主要利用劳教所内小偷流氓等劳教人员采用多种方法直接迫害,管教鼓励这些爪牙创造折磨大法弟子的点子,点子好的有奖励,就是奖分,奖一分减一天教期,有的人就昧着良心干这勾当。大法弟子王天明私下里说了句大法好之类的话,被小偷张雨报告了管教,因此张受到了表扬,大法弟子王天明遭到毒打,毒打的声音传来,许多大法弟子眼泪夺眶而出。长期折磨的方法很多。如禁止睡眠,不让大小便,整日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高强度体力劳动等,难以一一列举,各大队有各大队的“高着”;各大队有各大队的“绝计”。

(二)集中迫害。2002年在全所集中迫害有三次,官方叫“强制转化攻坚战”。第一次在四月初,长春的人都知道,那天黄沙漫天,不见天日,象江氏的独裁统治一样。整整两天楼道里接连不断的传出镐把儿,三角带抽打人身上的啪!啪!声,仿佛地狱一般,管教们个个挥汗如雨,大法弟子个个血迹斑斑。上到六七十岁老人,下到十几岁的小孩,只要坚持大法修炼的无一幸免,松原大法弟子周继安被打的时间最长,一整天,头部已经扭曲变了形,生活不能自理。最邪恶的是朱胜林管教携众多流氓打手押两名不屈服大法弟子,两名弟子都上身赤裸,背铐手铐,胸前挂牌,在台上被摁的弯着腰低着头。朱当时55岁,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他在台上破口大骂,完全是文化大革命的再现。

当时一个小偷儿气愤的对我说:真是法西斯!

是啊!谁能做得出来这些事啊?对一群真修向善的人下黑手,其中还有老人和孩子,人性何在?那几天排队就餐时各队都增加了被背着被扶着的人,头部扭曲,脸部浮肿。

第二次集中迫害也很凶残,许多人被打的昏了过去。第三次用了软的。但三次皆以失败告终。

今天那里还继续着罪恶。中国象朝阳沟劳教所这样的恐怖基地不下几百个,那里每时每刻有大法弟子残遭迫害,随时有被夺去生命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