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沉疴与药罐,大法给我新生命


【明慧网2001年3月24日】 我叫胡成泉,今年四十八岁,经商,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四年半了,是一个大法直接受益者。

我从小到大在药罐里长大。小时候得癫痫病(俗称发羊癫)。为治这病在一九七三年首次到中国求医。医生建议只能吃西药控制,一吃就是十几年,也因长期吃西药起副作用,精神不佳,上课打瞌睡。高中没读完就自动退学,踏入社会工作。接下来还得过痔疮、偏头痛、长期伤风流鼻水,骨质增生(也叫坐骨神经痛)等。为治疗骨质增生,十多年来,海内外中、西医找遍,也找气功师发功,江湖郎中也治疗过,甚至到处去求神拜佛,但都无效。后期更严重,躺、坐、行走都痛,时常半夜痛到醒来,不能安睡,痛苦万分。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是我有缘得法的开始,我千里迢迢到中国唐山市找一位以前给我治疗过的中医大夫,请他给我再治疗。见面后,他对我说,这次你要自己医自己。我听了好奇怪,过后他向我详细介绍了有关修炼法轮功的事情。

五月三十日,我和他一起去北京,见到他的爱人。她向我介绍了她自己修炼法轮功一年来的经历,使我对法轮大法(法轮功)有更深的了解。第二天一早六点,我和他们夫妇俩一起去北京的北海公园炼功点,认识了许多学员,大家都很热心地教我炼功。炼完功回到旅社,我就开始读《转法轮》、《卷二》和《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逗留五天,我将五套功法学会,三本书也看完一遍,基本上知道了为何要修炼法轮功。当时很惊奇,这骨质增生折腾我十多年,现只有五天的时间,我已经感觉好了许多。在这之前,公文包都要别人代提,现在二十多公斤的行李箱自己能提。你说这不神奇吗?说出来很难让人相信,但是事实如此。

六月中我回来新加坡,首次有缘见到师父,听师父讲法,心中感到万分高兴和荣幸。在修炼过程中,也过了好几个关和消业。开始来得很猛,先前有的病都一一返出来!重感冒流鼻水整整两个月才过去。到如今再也没有伤风感冒了。骨质增生到今天也没再痛过。肠胃消化系统也正常,偏头痛也不出现了。就是身体上原有的疾病,目前已完全消失了。

在修炼大法约半年时,我过了一个生死关。那就是我从马来西亚中部芙蓉回来新加坡途中,车子开到近马六甲时,车子约以一百四十公里/小时的速度行走时,忽然整个人好象睡过去了,整辆车子飞上路中栏杆上去。我急忙转动驾驶盘和急刹车,整辆车子就在马路中间翻跟头,直冲到路中间的沟渠内,整个车顶都陷坏到垫被。车子左边全部撞坏,前后挡风大镜都破碎了。车内三人包括我都安然无恙,连一点惊慌都没有。就如《转法轮》内第一百五十页上老师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地出现危险。……象这类事情,都是来取命的……”多亏我有老师的法身保护,才能过这个生死关。好在我是真正修大法,在这紧要关头,我惊醒时,脑中马上只有一个念头,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老师会来帮我过这一关。不用怕。当我太太在惊醒时问我发生什么事,我回答她说:没事,真的没事。整辆车都撞坏,不过大家都平安无事度过了这一关。

经过这一关,让我悟到,产生这一正念和给自己摆放的位置在哪里对修炼是很重要的。老师说要重视心性修炼,把人间名、利、情看淡。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才有机会升华上来。心性的考验,一直在心中折腾着。对家庭、事业、名利等我都思考了很久。我的心一直坚定修大法,不给魔乘机而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