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服法轮大法


【明慧网2000年5月1日】我94年在中科院毕业,导师分别为55年及80年的学部委员,先后当过院部专业委员会主任。一位是胰岛素及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人工合成协作组副组长,一位是科学院主席团成员。他们均为国内少数世界知名科学家。经过21年不停留的学习和被培养,我毕业时已合格成为"青年科学家"。

我96年来美,经过几个州,从师过美国科学院院士,得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助。未毕业前我已养成"科学"的认知和思维,极为相信科学,有时甚至认为科学家或专业杂志的论点就是科学。我那时极为自信,清高和要面子,外出开会被人问起师门时总免不了些许高人一等的感觉;当听人对自己奉承"名师高徒"时嘴上虽"哪里哪里"心里却很是受用;成名观念很强,总想40岁前作教授,博导,60岁前争取作院士。。非常重现实和"理性",根本不相信其他东西。因为自信,我长期钻在一牛角尖里出不来,就是对哲学课本上的"时间无起点和终点","宇宙无边无际,可能由爆炸产生"及"时空不可分"的强烈质疑。我顽强地否定课本上的观点,又得不出"科学"的答案,于是明确认识到人类智慧是有极限的,宇宙必然存在人类不可能认识的现实--或许是更高级智慧生命能认识的。

来美初期生活上我得到不少热心善良人的帮助且常随他们去教会。一段时间下来,感觉他们提倡的"活出基督来"非常好,于是受了洗礼,开始认真地做起基督徒来。日常的读经和教会生活给自己带来一些精神安慰和寄托,但始终不知如何才能"活出基督来"。对周围弟兄姊妹的行为不解,多数礼拜和聚会时的祷告总是身不由己,因为心里明白地告诉自己:我不赞同祷告时比嗓门大,不赞同凡事求主和自己在一起:生病了求主保守自己,有了磨难求主保守自己,生孩子求主保守自己,……

97年妻来美带来一本<<转法轮>>,说出国前学了法轮功,感觉很好,希望我也学。我不以为然。不久妻上语言课要我送,到后她上课,我在外屋等,妻要我读读<<转法轮>>。我翻起来后就显得漫不经心,近1小时不知读了什么。5月份妻打听到本地炼功点要去炼功,我陪着去。他们6、7人在屋里炼功,我在一旁读<<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1小时我都是漫不经心,不知读的什么--读不进去。他们炼完功后开始讨论。妻有意要我也炼法轮功,请他人讲各自的心得。我和他们争起来,大谈做基督徒的要义--虽然自己也怀疑"活出基督来"的可能性。没人和我争辩,我以为他们被说服了。

几天后的星期天妻要去炼功点看"97纽约讲法"录像,我在旁陪看。我开始坐在椅子上,后来移到地上最后睡在地上且睡得很沉,醒来录像也刚好结束。讲的什么既没看到也没听到。一周后妻又去看"济南讲法"录像,连续9天晚上我陪着看。这回头脑清晰精力充沛全部看进去听进去了。不久后我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

我曾患有严重的关节炎,一双腿便是一副湿度计,湿度变大我先知。不管是晴变阴还是阴转雨,之前我腿一定痛,多年无一例外。可有一天早晨醒来发现外面正下大雨,而我事先一点不觉!浑然不觉中我的关节炎消声了!我惊喜地告诉妻。马上想起刚看的"济南讲法",录像中说的是真的!联想到以前看书看"97纽约讲法"的状态,我信服了。法轮大法真灵!就在那一天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那已是5月底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犯过腿痛。

还有一件事帮助我走进法轮大法。我以前肾阴阳两虚,西医不会治,中医头疼:不好弄。我一劳累便腰痛:站一会儿不行,坐一会儿不行,躺一会儿也不行,得轮着来;且站时腰直不起,坐和躺时要使劲用手顶着腰。出国前我吃了许多中医补药,未有好转。自得法后我腰从未再象从前那样痛过,尽管我有时因为忙而非常劳累。这一病症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消声殆尽。

8月份为完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助的项目我和妻到了北加州。整一个月我们住旅馆,我忙于实验,既未学法也未炼功。有一晚我难于入眠,脑子里尽是不好的东西,排不掉。于是我心中不停地念到:我是大法弟子。突然间"翁"的一下,一股热流自脑门冲至脚底,让我感觉特别舒服。我立刻心里一阵感激,明白师父为我灌了顶。我很快就在这股舒服与感激之中酣然入睡。为此,我又一次从感性上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

得法前我非常崇尚个人奋斗,自视出身科研名门理应做得比别人强才不负师门;为成名我玩命工作,为实验结果而乐而忧,似乎完全被科研支配着;对成为"著名科学家"的渴望是我所有的原动力;同时瞧不起也经常冒犯同行。经过几年的修炼我明显感到身上那些为名利而生的虚荣心,显示心,妒嫉心等在变弱和减少。我现在比得法前心境平和多了,心胸宽广多了,名利淡泊多了,身体也强健多了,可谓身心皆受益。我这些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体验实实在在,无法否认,也是我不能不为之信服的原因。

下面说说个人对现有自然科学及以前对时间和宇宙疑问的看法和理解。我认为现有的自然科学大致分为技术上和理论上可证两类。第一类完全依赖于技术,其数量少是现而易见的;第二类则完全基于现有的理论方法如演绎,归纳,类比,反证等,其数量也极为有限--因为理论方法的局限。对于技术上不可能达到,理论上又超出现有方法论的领域,则现有自然科学难有作为。而这类领域因为人类的无知,也就不知其数了。其实人类科学的发展受人类智慧限制,而人类智慧又由人类所在层次决定,所以,人类科学归根到底由人类的层次决定。正如时间的始终,宇宙的范围和始终等问题非人类所能解释清楚。通过修炼法轮功我知道了时间是神!(师父经文"和时间的对话"及"98纽约讲法"有阐述。)试想,以人类所在层次,怎么可能知道神的始终呢?!因为不能知道才不知道。所以人类说时间无始终。对于宇宙也是一样,人类不可能知道他的范围,起因及终了。因为宇宙空间是神佛创造的。至于时空的关系,则要到极高极高层次才看得见分得清。

最后以师父“论语”中第一段结束本文。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