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六大罪 92岁老人卧病嘱写罪过碑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2012年网上曾流传一篇文章《92岁老人的忏悔,还有多少人需要忏悔?!》老人姓徐,生于1920年,卧病在床请作者为他撰写墓志,嘱咐要记上他一生中的六大罪过。

历代只有为死者立功德碑的,没有为死者树罪过碑的。但老人态度很坚决,他说自己罪孽深重,反省自己一生,六大罪过耿耿于怀,搅得他灵魂不安。他曾一次次向佛悔过,求佛宽恕,但佛笑而不答。他决定要把这六大罪过刻在墓碑上,以求得神灵和后人的原谅,让他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这位老人正好是中共百年的见证人,他所经历的一切真实再现了历史真相。以下是他的叙述:

第一罪:取走美国飞行员尸体上手表

1942年3月,美国飞虎队一架飞机坠落在村子后边山林中,两个飞行员跳伞掉落在二郎山岩脚下。我当时在二郎山砍柴,跑去看时,见伞挂在半岩树上,两个飞行员躺在岩脚乱石堆中,满身是血。我大着胆子走近用手试口鼻处,两个都没气了。站了片刻,我鬼迷心窍,取走了两个飞行员手上的手表。天哪,人家来帮我们打日本,命都丢了,是我们的大恩人呀,我还去取人家的手表!我不是人啊!

第二天,民国乡政府派人把两个飞行员的尸体送往重庆,抬尸经过村寨时,我躲在屋里不敢出门看一眼。我愧对人家呀!后来,我良心一直受煎熬。熬到1948年,我实在受不了,于是借了些盘缠,到了重庆,把那两块表扔进了嘉陵江,算归还了两位飞行员。我心罪一消,才感到轻松了。

想想我这个中国人,1940年响应国民政府号召上前线抗日救国,但部队才开到涪陵我就当逃兵了。1949年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我还上台控诉国民党抓壮丁,羞死祖先人了!那些参加民国部队抗日死在前线的百万同胞,1949年后有谁提到他们?记得他们?我们国家应该为他们立碑,为美国飞虎队员立碑,他们是真正的英雄!而我的碑,只能是罪过碑。

第二罪:参与土地改革杀地主

1951年,县里土改工作队进村搞土地改革,杀地主。其实,村里的几户地主都是乐善好施的人,和村民们相处很好。工作队天天召集村民开会,发动贫下中农斗地主,但半个月过去了,还是发动不起来。

工作队的胡队长急了,上门找我和村里的几个青年,说县里分配有任务指标,我们村寨3个地主必须要杀一个,现在连斗争会都开不起来,如何向上级交差?胡队长希望我们配合呼口号,把斗争会开起来,杀人的事尽量拖延。我当时糊涂了,脑壳长在别人脖子上了,当天晚上开斗争会,我带头呼口号了:“打倒土豪劣绅!”“拥护土地改革!”“消灭地主阶级!”另几个青年也带头呼口号了。

斗争会有了些气氛,胡队长大声训斥一个名叫赵仁厚的地主,列数他剥削农民的种种“罪恶”,并高声问群众:“赵仁厚算不算剥削?”我们几个被胡队长发动起来的青年不假思索地大声回答:“算!”胡队长又问:“赵仁厚该不该正法?”我们大声回答:“该!”胡队长大声命令道:“你们几个把赵仁厚推出会场去!”我们于是将赵仁厚从堂屋会场推到院坝里。

刚推到院坝里,胡队长要我们靠边,只听得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枪,赵仁厚倒地了。全体村民全都吓呆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正法”的意思就是枪毙,还以为“推出会场”是不准赵仁厚参加开会。就这样,我们稀里糊涂地就把赵仁厚的命整丢了。罪过啊!

第三罪:右派自杀,见死不救

1957年,村里来了一个右派,姓胡,听说他的罪行是攻击社会主义。胡右派很瘦弱,风都吹得倒。他白天参加高级社劳动,不停地咳嗽,夜里睡在村头的破庙里。村长对他凶巴巴的,村民们怕惹麻烦,回避他,谁也不和他说话。

胡右派来村里的第10天那个早上,我去村边的山塘放水,突然发现他正在水塘里挣扎。我明白他是绝望自杀,当时心里直捣鼓:救他吧,担心给自己惹麻烦;不救吧,毕竟是一条人命。当我犹豫了片刻跳到水中救起他时,已经迟了。就这样,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被我眼睁睁看着消失了。几个民兵用几蓬稻谷草把胡右派埋在了塘边。

几十年来,我每次经过那儿都自责不已。虽然胡右派是绝望自杀,救活他,他可能还要遭受更多的罪,但那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第四罪:大跃进饿死人,吃堂哥尸体

1958年大跃进,全国造假放卫星,吹嘘粮食亩产几万斤,村村粮食满仓。其实,地里的庄稼根本没有收,青壮劳力全部炼钢铁去了。公社干部带领我们在各村的空仓里填稻草,顶层铺上粮食,应付上级检查。

这造假行为导致了后来的大饥荒,村村寨寨饿死了好多好多人啊,我的父母、妻子和好多亲戚都是那次大饥荒饿死的。我和两个孩子活了下来,我把堂哥的尸体也煮来吃了……不说了,记下这罪孽吧!

第五罪:忤逆天地祖宗,烧佛像

文革期间,上面干部强迫老百姓做“三忠于”、“四无限”,把香龛上天地神祇列祖列宗的牌位全撤了,换上“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像,每顿饭吃前要对着两张像宣誓、祝愿、唱歌。

文革整整十年,抛弃神祇祖宗,不敢烧香纸,敬酒菜,这是忤逆天地祖宗之罪啊!这期间,我还和民兵一起烧过佛像呀!罪过啊罪过!

第六罪:让孙子当官,成一方祸害

1990年,孙子大学毕业,当时工作有两条路选择,一是到县城中学当老师,一是到县委当秘书。我这老糊涂,认为当老师没多大出息,决意要孙子去县委机关。孙子现在倒是出息了,混到了正县级,贪污受贿吃喝嫖赌样样来,成了一方祸害。我这老糊涂,连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都不明白啊!

文章结尾,作者说,这位老人让他想起一句话:“知耻而后勇”,这不仅是个人在那个荒谬年代的罪恶,也是民族的罪孽。

谁让他在无知中造业?

中共百年,在土改、三反五反、大饥荒、反右、文革、六四等历次运动中造成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还多。毛泽东说:“八亿人口,不斗行吗?”运动要“七八年来一次”。因为中共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西来幽灵,是共产邪灵,其本质就是仇恨,所以它不停地煽动仇恨,煽动农民斗地主,煽动工人斗资本家,煽动学生斗老师,并且用谎言与暴力威慑民众跟着它犯罪。


中共崇尚“假恶斗”

这篇文章下面有不少网友留言:“这是老人深刻的反思,每一个中国人都需要这样的反思!”“中国人的缩影,一笔笔血债根源都是中共邪党。”“共产党几乎毒害了所有中国人的灵魂,使他们罪孽深重。”“不管出于被迫还是自愿,几乎每个人都做了很多恶事。中共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

三种耻辱伴随中国人

钱钟书先生曾写道,文革年代有三种耻辱,一种是作为受害者的耻辱,一种是作为施害者的耻辱,一种是旁观者的耻辱。对于受害者,那些记忆肯定历历在目且刻骨铭心,但作为施害者和旁观者呢?红卫兵们都忘记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受害者的惨叫和哭泣是否曾让你们夜不能寐,是否曾让你感到自责和羞耻?作为旁观者,当时又做了什么呢?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反思。

还有一位女士也回顾了自己在这荒唐时代的经历。她说,我的妈妈生于1918年,和这老人是同时代人。我的妈妈十分善良,教育我们很多事绝对不能做,所以我从来都没做过老人所做的这些事,但我这一生坎坷的无法形容。我也无法理解中国人(而且是绝大部份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听毛泽东的话,往死里整人,我曾经被有恩于她的同学整得自杀,但被救下,所以至今还苟活在世上。

难道就为了一张党票?我在晚年曾经被单位领导动员入党,我拒绝了,而且说明是因为共产党实在太腐败了,所以我认为入党不光彩,但这件事居然被称为笑料。

大学时整我的同学后来到了我家,她是找了三个钟头,把一条街都问到了才找到我家的。但我心胸狭窄,没有原谅她,我算不算有罪过呢?我从小是基督徒,妈妈总教育我要原谅别人,但我怎么都不能理解她当时怎么能那么坏。中共这六十多年的罪行和无耻宣传,毒害了多少人,我们怎样才能将自己净化?

退党大潮

今年3月3日,龙燕等15人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在声明中说,我们从小在中共的教育环境之下长大,从小学的是共产党怎么怎么好的骗人鬼话,随着我们一天天慢慢长大,发现很多事情都是完全相反的。随着自己学会了翻墙上网之后,慢慢地了解,发现原来现实的世界和过往的历史中,中共从来就没有干过什么好事,我们从小就是被骗大的,课本上讲的好多都是假的。

龙燕等15人的退党声明接着说,想想父母供我们上学,可到了学校里,我们每天早起晚睡,花了这么多时间学的竟然是假历史课,假政治课,假语文课,还有其他的课本里面的假材料,我们这一代人的脑子里装的知识都没多少东西是好的了。那我们人能好吗?我们误会了法轮大法,忘记了传统文化,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神传文化,更不可能相信我们自己是神创造的。共产党真是魔鬼,只有魔鬼才会如此。为了摆脱魔鬼,回归传统,我们决定退出之前加入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与魔鬼划清界限!

如今,已有3.7亿中国人选择“三退”,抛弃中共,不再与邪恶为伍,这也是中国人回归道德良知、灵魂自救的出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