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裔姐妹:母亲修炼后白发变黑发

——来自香港法轮功真相点的故事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的妹妹与我同一年得法。我们姐妹俩都是土生土长的越南人。虽然我们的粤语和普通话都说的不太好,但是我们坚持在香港的真相点讲真相救众生。开始时不怎么懂得如何劝三退,每天只能退十几个人,渐渐的增加到二十几个,再后来三十几个,有时候能退上百人。感谢师尊一直以来对我们俩姐妹的加持,我们才能做到讲真相劝三退。借着香港真相点同修交流之际,我们姊妹俩交流我们得法和救人的经历,与同修共勉。

*姐姐篇*

心地纯净救人急

我是姐姐阿霞,多年前我移民到香港。在香港,我认识了我先生,我先生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也一直向我洪法,希望我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先生曾带我去维多利亚公园和学员们一起打坐。当时我不懂中文,也没有得到越南文的法轮功书籍,直到二零零六年我才开始修炼大法。

得法后,我每天参加香港同修们的集体学法,跟着大家读中文版本的《转法轮》。我是在读《转法轮》中学会中文的。神奇的是我只看的懂《转法轮》中的中文,《转法轮》以外的中文我就不认识了。我得法后也介绍母亲炼法轮功。我母亲七十多岁,她修炼法轮功前是满头白发,修炼后,母亲满头的白发全变成了黑发。

救世人 笑对骂声

刚得法不久,我就开始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在明慧网上看到很多同修都帮人退党,我心想:人家能做到,我也一定能做到。从二零一一年起,我就在香港东涌真相点给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那时候我只会讲一点点粤语,普通话也只会讲简单的几句。同修们帮我做了一块小展板,上面写着“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内容,而且还起好一些现成的化名让我随身携带。我拿着笔,指着小展板的内容,让游客看完内容后,问他是否入过党、团、队,若有人同意退,我就让他们选一个化名声明三退。

有几年,我天天骑自行车去迪斯尼乐园给游客发法轮功真相报纸同时劝三退,每次我都可以劝退一百多人。后来去迪斯尼乐园的大陆游客减少了,我就又到东涌真相点继续劝三退。

有一次,一个游客听我用蹩脚的粤语和简单的几句普通话跟他们讲真相,就怀疑我既不是香港本地人,也不是中国大陆人,他就问我:“你是什么人?”我回答说:“我是什么人都无所谓,我只是希望你平安。”他听了后很高兴。慈悲的师父加持着我,给我打开智慧讲真相。我本来不怎么会讲普通话,但当时居然用普通话说出:“退党保平安”,还帮助做三退。游客走后我立即跟师父合十,谢谢师父帮我!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助我做。

在景点讲真相时,也有游客看着“天灭中共”的横幅,凶狠狠的指着我骂:“一个月给你们多少钱?谁叫你来做这些事的?”并且做出要上前打我的姿势。我跟他们解释说:“是天灭中共,不是天灭你。”由于我中文不好,他们具体骂我什么,我都没听懂,我也没有生气,只是一笑了之。骂我的人看我在笑,也就不再骂我了,有的甚至愿意做三退。那段时间,我每天帮人做三退,从每天只能退十几个人,到二十几人,后来能退三十几人。香港每次有大型游行活动时,我走在游行队旁的行人区,也能劝三退一百多人。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中共在香港推出国安法的第一天,我仍然去公园讲真相劝三退,也有人骂我,我就发正念,之后就没人再骂我了。

劝恶人改邪归正

当时青关会的人天天都在东涌真相点走来走去滋扰我们,起初他们天天骂我们。他们站的很近,用东西遮盖我们的横幅。(青关会是前党魁江泽民成立的专门打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在港的分支机构,多年来在街头干扰真相点和暴力袭击法轮功学员。)

他们骂我,我也不生气,我就天天跟他们讲真相,我问他们:“你信什么呀?”他们回我的都是骂人的话。我也不生气,继续说:“你什么都不信,最少你都信你的祖先吧?如果你的祖先见到你天天都这样迫害我们修炼人,会怎么想?你们这样做会有很大的罪的。”

我不停的给他们讲,劝他们不要做这份工,不要派这些污蔑大法的传单,告诉他们这些污蔑大法的传单是害人的,而我们派的真相报纸是救人的。有时有一两个青关会的人会听我讲。有个青关会的人对我说,就算我不做呀,还有别人做,我们(指青关会)有钱,会请很多人来派传单啦。

我说:“别派了,天天都派这么多,对你们,对别人都太不好了。”她也许听進去了一点我的话,就说:“我都不派了,我拿着(传单)做个样给人看看就可以了。”我叫她把传单扔了,告诉她扔了才会有福报。她偶尔也会听我的,扔掉她的传单。

真相点人少的时候,我看到好多大陆游客走来走去的却没人劝他们三退,心里有点着急。可是我手里又拿着法轮大法旗走不开。索性我就对青关会的一个人说我要去一下洗手间,让她帮我拿一下旗帜。这个青关会的人果真帮我拿旗,但她担心如果被他们的头目看到会被骂,所以只敢偷偷的帮我拿。我就出去走了一圈劝退一些人,再回来真相点继续自己拿旗。过一会儿我又说要去洗手间,又叫她帮我拿一下,我就又去转了一圈再帮多一些人三退,然后再回来继续拿大法真相旗。那段时间差不多天天如此。

二零二零年最后一天,青关会解散,真相点又恢复了原貌。青关会的解散,是中共解体的前兆,而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坚持讲真相。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妹妹篇*

“九字真言”让我重获新生

我是妹妹阿汶。二零零六年,在我生命垂危之际,我在香港炼法轮功的姐姐、姐夫和甥儿一家人劝我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回来。我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从此,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得法前,我患有好多疾病,由于长期吃不下饭,人变的很瘦。我还患有严重的失眠,常常整晚睡不着觉。我还经常出现喘不过气来的状态,活得非常的痛苦。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一、两年的时间,就连医生都不知道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失眠让我痛不欲生,快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有一天,我痛苦的躺在床上,我姐姐带着她的儿子来我家看我。正巧这时我姐夫从美国打电话给我的姐姐,得知我病的如此严重,几乎喘不过气来,而且处于半迷糊状态。姐夫就说只有大法能救了我的命,叫我姐姐和甥儿教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起初我不相信并摇头不肯念,因为当时我在练其它邪门歪道的功法,我被那个邪门功法里的邪灵控制的很厉害。以前去姐姐家的时候,姐姐以前也放过《普度》音乐给我听,我那时不想听,都是立即就走。我家的墙上挂着那个邪灵的东西,我在迷迷糊糊之时看见邪灵从墙上跳下来,要拉我跟它走。我被那个邪灵按着,喘不过气来,就痛苦的呻吟着说:“我要走(死)了,我要走(死)了!”

当时我那年幼的甥儿着急的抱着我,叫我快点跟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甥儿喊道:“师父,救我姨姨,救我姨姨!”然后不停的对我说:“你试一下啦,试一下啦!”我当时很害怕那邪灵,于是点头表示愿意试着跟甥儿和姐姐念。没想到,念完之后我却神奇般的喘过气来,随着不断的念九字真言,我又渐渐的清醒过来了。我很害怕待在自己家里,当天就去了姐姐家住。

在姐姐家,我全身象针扎一样痛。我没想到,我来到姐姐家,那个邪灵也跟着我到了我姐姐家。每当我一念九字真言,那个邪灵就阻止我念。我心里说:“我现在修法轮大法了,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大师。”我刚刚讲到师父的名字后,那个邪灵立刻就消失了。

我姐姐也帮我发正念,姐姐叫我整晚都反复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整整一个晚上后,我的身体终于有了好转,我也清醒过来了。自此,我也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我的得法经历,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师父的诗词中所说:“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

我得法几天后,姐姐就对我讲,要做三件事。我自己心想,我还差什么没做呢?姐姐说,我们说要出去救人。我当时身体刚刚恢复,还比较虚弱,但是我心里想:试一下吧。一试我可以走动,于是我就与姐姐出去洪法并去迪斯尼乐园派报纸。我的身体也随之越来越好。

现在的我,除了学法炼功之外,天天都出去讲真相。来香港的大陆游客很多的期间,我就去大陆游客区鹤园街派真相报纸。我也像姐姐那样,拿着真相小展板,用简单的普通话跟他们讲:“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命。为什么要三退呢?中共做了好多坏事,天要灭它。中共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我们修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天要灭中共,你三退后才能保平安。”我一边讲一边拿着小展板问他们有否入过党、团、队,如有,我就帮他们选择化名三退。

我也在大陆游客区——红磡、九龙湾真相点劝三退,救众生。有一次一对夫妇问我是哪里人呀?我笑一笑说:“我是越南人,我帮你们三退,退出来才能保平安。”这对夫妻立即对我竖起大拇指并同意我帮他们做三退。一般讲完真相后,我就会顺便送《明慧周报》给他们看。

就这样,十五年过去了。每当回想起来,我因念九字真言而重获新生,心里对师父无比的感恩,我会继续做好三件事以谢师恩。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万法之宗>

(香港真相点交流稿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