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原槎头女子劳教所所长徐显干遭恶报被双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徐显干,男,原广州市槎头劳教所专管法轮功学员的所长兼书记、原劳教局局长。二零二零年,徐显干遭恶报,被“双规”。徐显干在职期间,曾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学习”迫害经验 引入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槎头女子劳教所所长兼书记徐显干,去北京“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招术,还把北京的犹大们(张某、岳某,还有一个不敢说自己名的)带到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开始,犹大们企图用自欺欺人的歪理欺骗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们强大的正念场下,叛徒们没得逞。他们恼羞成怒,和狱警一起,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吊铐起来,脚尖刚能沾地,其中法轮功学员肖键被吊了十一天。

犹大们还假惺惺地让法轮功学员盘腿休息,然后,五花大绑地把法轮功学员捆起来。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捆了十二个小时。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着,互相间不能说话。犹大们还叫嚣:死了没人知道,白死还被扣上自杀的名。

各种酷刑“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间,劳教所为了完成上面下达的“转化”迫害任务,对一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采取强制手段,关禁闭,将腿盘起,用床单布捆绑手脚,不给睡觉。警察还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打学员、用虫咬脸部手脚、灌辣椒、将头往地上按,使人无法呼吸。结果造成法轮功学员焦键和唐乙文双腿致残,其他学员均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在槎头劳教所被施捆刑、遭毒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周梅林、邓怡、李妙莲、陈华、司兵、韩祎哲、王潜、唐福兰、徐菊华、谢焱、罗江英、陈桦等。她们被劳教所特地从北京请来的犹大岳惠玲(此人从邪恶的马三家出来的)、张义军(音)、徐少奇、张瑞芳等施暴的。

据悉,徐少奇、张瑞芳及其丈夫任仁结(音)、田萍等人,从二零零二年十月起,一直以中央六一零特派人员在天河洗脑班,以迫害法轮功学员酷刑“转化”为生的。

在酷刑期间,负责参与此事的主要有:所长徐显干、副所长梁惠萍,管理科长卢冬梅,专管队教导员花少霞,队长向帆,副队长张伟欣、陈运莲等人。

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黄潜

二零零一年六月,法轮功学员黄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在这里,一些因吸毒而被劳教的人员积极协助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迫使法轮功学员抄转化书,以达到劳教所需要的所谓转化率,而劳教所给吸毒犯的好处是加奖分,也就是减劳教期。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狱警王瑞霞伙同当时的指导员花少霞,聚集在管教办公室的那座楼一楼咨询室里,叫来吸毒劳教人员王丽华、曾帼剑与在东北马三家转化的两个犹大(其中一个姓岳),在这里,强行捆绑了一部份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黄潜跟他们说:“你们不能拿我肉身的承受力来破坏我的信仰,输的也只是我身体的承受力,不代表我对信仰不坚定,我是不承认的。”她们不听,把黄潜拉下来坐地上,强行把她的腿盘上,双手绑在后面,手和腿有多紧绑多紧。曾帼剑还把她的头发绑起,竖起来,故意侮辱她。脚踏在她腿上疼得不行,十分嚣张地尽耍流氓,那时她感受到为什么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的原因,因为那时她经历了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精神几近崩溃的状态,心灵受到极度伤害。

一直令她在以后的好一段时间里,睡着的时候都经常做噩梦,在梦里哭醒,醒来时又觉得难以形容的心灵痛楚!在身体方面,她的两腿会突然间失去知觉,坐着时不能马上站起来。当时,花少霞与狱警阮玲在折磨到她愿抄“三书”后,才示意曾帼剑他们松绑。当时狱警阮玲还讥笑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

所长徐显干、梁惠平是幕后指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