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弟子在一起时的修炼体会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弟子的点滴進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看护,由于长期浸泡在党文化中,意识不到,提高不上来,师尊看我不悟,就安排小弟子(我的外孙女)来帮助我。

一、放下自我才轻松

我的小外孙女,去年四周岁,会背很多《洪吟》中的诗词。我给她起了一个名,叫悠悠,她自己让我叫她“悠悠宝贝”。每每我俩发生矛盾僵持不下、她想听我的时候,她就说:叫悠悠宝贝。叫了她就听话了。

“悠悠宝贝”来家后经常为点小事大哭大闹的,没完没了,甚至躺在地上不起来。那时我不会修,气恨而忍,忍的很艰难,经常是不答理她,僵持不下,结果可想而知,害的她咳嗽、嗓音哑、眼皮肿。每次都是实在过不去了,才哄哄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如此的不理智,被执着、争斗心、坚持自我等带动的如此厉害。悠悠,真的很对不起,姥姥错了。更对不住师尊的良苦用心,发生这些事是让我提高的,我却用常人心对待,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发正念,她过来让我找水彩笔。我马上就火了,说她:你这是干扰!都学了大法了,还干扰!她哭个没完,我正念也没发成,心里这个气,事后就报复她,答应过的玩具不给她买了,还撵她走:走吧,找你妈去吧!别在这里了。我完全用人的办法在对抗,她更是没完没了的哭。想起那时自己的心,是恶的,是为私的,“就是不给找,不能耽误我做三件事。”

师尊说:“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

所有的执著(发火、大喊大叫、报复、恐吓、撵孩子走、不讲信用)都用影响了自己做三件事掩盖过去了,自己还一次次的伤害着小同修。悠悠宝贝来家的第一天就说:姥姥,你知道我干什么来的吗?我是来得大法的。那晚叫孩子来学法,她就是不过来。我心里难受极了,本来要背法的,睡前要背新学的,由于自己做的不好,耽误了小弟子学法……我痛悔莫及,我一定要做好!下次一定要做好!

我那天答应她做手工,可由于忙,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了。我说:今天太晚了,不做了,明天双倍补上。她又不干了,就是不睡觉,并说我:今天你别想睡觉,背“谁是谁非”[2],你自己背,背十遍还多。她问: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我说:没守信用。其实我是不想和她一起做,觉的没意思,耽误时间,又怕早晨起不来。师父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3]、“想干不想干”[3]这个情派生出的是私,就是不管别人的感受,千方百计的用各种手段达到自己的目地。我想:我就是要修去这个情——想干不想干和它派生出的私心。我把心放下了,不再想什么时候该睡觉了。悠悠说:要用心做。她态度可认真了,就是专心的做、不考虑别的。那一刻,尽管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把“自我”放下后的轻松、舒服,是从未体验到的。啊,没有了“自我”是如此的幸福!

二、孩子的纯真,照出了自己的不足

四岁的悠悠经常和我一起发传单。有一次她尿了裤子,我摸着湿漉漉的棉裤,立即说:不发了,赶快回家换裤子。她就是不回去,坚持要发下去。我心疼的一遍遍的问:你冷不冷啊。“不冷,不冷,”她回答着一边往前走。走到一家,是二层楼,楼上有人说话,我说:放到一楼就行了,可她非走上去交到了房主手里。我心里感叹孩子的用心:拖着湿漉漉的裤子,还这么用心的救人。想想自己是什么心态?赶快发完换裤子,完全在人的基点上。

有一次走到一家门洞,一只小狗冲我们大叫。我快步走过去,说不要发了,有狗就不要发了。回头一看,悠悠正在和狗狗说话呢,让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真相资料放在门口。狗狗不再叫了。我说:你不怕吗?悠悠说:狗狗和我成了好朋友。我很惭愧,还不如一个四岁的孩子。怕狗叫,怕狗追,怕主人出来,自我保护的心多强啊。

有一次,要去一个中学找同修。悠悠从包里找出两本小册子,一手拎一个要去发。我怕心上来了,怕本小区的人看见,怕学校门卫瞧见被抓,结果是千方百计哄下孩子,要把手中的小册子装在包里,我的心里才觉的踏实。多纯的孩子啊,没有任何后天人的东西。回头看看自己,被怕心、自我保护的心包裹的找不到真我。好多时候啊,真的觉的自己修来修去的二十多年了,还不如一个孩子。

在公园里,悠悠总要带上几份真相传单分给小朋友,悠悠说:老师说了,有好事要和小朋友分享。在幼儿园,悠悠都把“法轮大法好”告诉小朋友,此事班主任知道了,告诉了副校长。副校长给我女儿打电话,女儿很害怕。我上学校和副校长面对面讲真相,二十多分钟的交谈,副校长明白了很多,最后高兴的送我出来。

悠悠救人的那颗心,时时感动着我,促使我精進。她经常提醒我,要我走出去救人。我不再认为带孩子是拖累,我们组成了两人学法小组。吃晚饭后就学法,睡前要背《洪吟》,还要往背上刻字,就是把法打在背上,记在心里。感谢师父送来小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弟子叩拜!

三、改变观念,十二点后背法

一个观念一直控制着我,就是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必须睡觉,认为那个时间段不好,是鬼出没的时间。

悠悠宝贝来后一连七、八天晚上不睡觉(白天也不睡),一直到凌晨一、二点,最晚到三点三十分。我困的倒头就睡,觉的哪怕能睡一小会儿都是很幸福的。悠悠过来就是一拳:睡大觉不幸福,学大法才是最幸福的,我们在天上是同胞兄弟,要互相帮助,快给我背法,别耽误学法!

她精神头可大了,一点也没困意。我强打起精神,因为担心(也是执著)早上炼功起不来,压力很大(其实那时状态很不好,睡的早也起不来,已经很长时间了)。悠悠说:要有精神,学法身体会变大。我努力的念:“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3]可怕起不来的执著使我焦虑不安,又怕睡不够觉影响白天的正常生活。我痛苦到了极限,心里难受的想发作,想怒吼。我极力的清理这些败物(现在看来是观念在难受在挣扎),因为它不想改变。

师父在诗词中写道:“再造乾坤正大穹,冲破阻力一重重。正法不是洗旧尘 ,同化更新入大洪。”[4]。糊弄事儿是走不过来的!这不是师父让我转变人的观念吗?人认为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按部就班的做着该做的,一切安排不能被打破;可师尊正是让我改变这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呀。想起书中说的:“明月伴秋风,嫦娥赋古筝。风摇檐铃和,天仙伴笑声。长空广万里,光如云海灯。夜半天地亮,笑语过三更。月下云憧憧,辗转轮回生。浪迹人世间,为把渡船蹬。”[5]。不再担心起不来,不再执著自己的安排,什么就得几点睡,几点起,我要怎么做怎么做,一切都是执著。

师尊说:“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真理出现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3]放下一切,同化师父所要的。当悟到后,孩子不睡觉的状态停止了,师父帮弟子过了这一关。

一次偶然间,看见师父法身的眼睛是红的,我知道师父在为我着急。师父在《理性》中说:“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6]师父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7]我曾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迎头赶上。孩子不让睡觉,这不是师尊在成就自己吗?

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一路走过来,我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零八个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出来后又和邪悟者跑了几年,这浪费的时光怎么补上?不得再多吃苦吗?甚至把这种安排当成干扰铲除。走过来才知道什么叫邪悟。一旦打乱了自己的正常作息,就认为是魔干扰,发正念铲除,而不是把它当成好事,从中修出来。

如今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把小表背过去,为的是不看表,不分心,能安下心来背法,一般能背一页多,一看表多数都在两点或两点过一点,再把闹铃上到五点,睡觉,五点炼静功,六点发正念,动功其它时间炼,但有时也偷懒,做不完整。没有这七、八天的痛苦磨砺,我是很难走出这一步的,谢谢师父珍惜弟子,我终于从内心认识到:“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8]我们遇到的关难都是师父在成就弟子啊!

晚上背法,好处很多。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和事的牵挂,环境安静,能定下心来,有完整的时间。尤其是我带一个三岁的小外孙,白天很难有时间静心学法,孩子中午不睡觉,晚上他睡着了,我也困的很厉害,总也突破不了。干脆他睡我也睡,睡到十二点发正念,接着背法。我深感学法时间太少了,师父总要求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我也只能“挤”这的时间了。

四、转变观念、救度众生

以前我不喜欢吉吉(悠悠的弟弟)。去年冬天,我给女儿接送悠悠上幼儿园,在家看着吉吉。两岁的吉吉一起床就看动画片,都是些外星人大战之类的题材。这些片子太害孩子了,我就给他换上师父的讲法录像。他又哭又闹,就是不看。

为此我以为他根基不好,对他印象不好。他对我也看不上,经常打我,用玩具向我投来,一个个玩具扔向我,最长有两分钟。他从不让我抱,常常是自己玩着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再把他抱到床上。他姥爷说:吉吉怎么这么看不上你?!我以为是自己欠下的业力,总是强忍也没有向内找。这次女儿要考试,要背题,把吉吉送来了。我改变了观念,心想:吉吉来这里是来得大法的,我一定要善待他,不能再象原来一样对待他。

那天吉吉坐在我的对面,我发自内心的和他说:你来当人的目地是来得大法的,来这里你得学法。三岁的吉吉好象听懂了我的话,认真的点点头。从那以后,他每天早晨起床(他起的很早,一般七点就起床了)就看师父讲法录像,也不看动画片了,好象忘了这事,一连六、七天都是这样。

吉吉前后变化太大了。这事让我悟到:不正的观念会害众生,阻挡众生得救。改变观念后,正念的力量会救众生,修好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五、师父的法“退者生”救了我也救了众生

五岁的悠悠和三岁的吉吉在一起,高兴的时候就追逐着跑,不开心时为一个玩具争的互不相让。这时我会大喊:都给我老实点!悠悠说:就不听你的。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你不好好说话。是啊,党文化的那种命令方式,没有一点善,总想把孩子压下去,他们当然不听了,他们还是孩子,更要善心对待啊!那次我没守住,又冲悠悠大喊大叫,悠悠说:你不要争下去了,要不你去不了天国,都八次了,不再给机会了。我痛苦极了,为什么总是守不住呢?!

那天吉吉要跟姥爷出去玩,可当时他光着臀,穿着鞋,没法出去。我给他穿裤子,他就是不让脱鞋,因为裤口小,穿着鞋根本穿不進去裤子。我说:要么就不出去玩了,要么就把鞋脱下来,把裤子穿上再出去玩。他哭着就是不让脱鞋,但还得出去玩。我把裤子一丢,嫌他不讲理不理他了,他哭的更上劲了。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退者生。”我立刻缓了下来,较劲的心没了,拿起裤子,平和的对吉吉说:咱们出去玩,把裤子穿上。我把鞋一扒,穿上了裤子,他也不哭了,出去玩了。试想:如果我一直僵持不理他,他会哭上半天的。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3],放下自我,矛盾也就解开了。

我们的修炼不只是为了成就自己,还要救度众生。师父在讲法中讲:“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9]

我明白了,正法修炼中,每遇到关难都是众生在求救啊。修好自己,达到法的标准,才能让众生服气,才能救了它们,以前由于自己修的不好,毁了多少生命啊。

六、你善良了,我就变乖了

两个孩子都过来,我着实心里不平衡。给女儿打电话:你背题也可以看一个孩子啊。女儿说我不为她着想。让她奶奶看一个吧,挑的是悠悠,可悠悠就是不去。哎,两个一个也推不出去,该过的关就过吧,该吃的苦就吃吧。想起:“师父再说一句,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不能自己找干扰,走好最后所剩不多的路吧。”[10]既然是师父在管着,都是师父在安排,就不要自己安排清闲一点的道路了。想起那几天心里不平衡,电动转闸门一边高一边低的落下来不动了,这不是师父在点化自己心里“不平衡”吗?新买的老人机,还不会用,两个孩子打开手电筒,照这照那玩的可高兴了,就是关不上,这不是师父点化自己“总找别人的毛病”吗?

孩子的淘气让我时常守不住心性。他们把我最喜欢的床单弄上了颜色;饮水机里的水弄了一地;自动洗衣机自动转了空转(由于孩子按了按钮);北屋窗帘底下的穗头全拆了下来,又摆了一地,还把穗头穿上绳当作项链挂在脖子上。搞的我焦头烂额,时常愤怒,发脾气训斥他们。直到有一天,悠悠拿来一张硬纸板,让我在上面写上“好好说话”,要每天看上几遍。我猛警醒,这是修炼啊,怎么当成常人的事对待了?

师父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1]自己对孩子没有好的语气,有的是训斥,语气是命令式的,也没善心,见他们闹就不耐烦了,嫌他们耽误自己的时间,其实这过程正是让自己修去这些啊。更不会给他们讲道理,有的是要他们绝对服从的党文化,要求他们就得听自己的,其实他们还是个孩子,孩子有孩子的特点:贪玩。我错了,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思想反应、心态语气,站在他们的角度上看他们能不能接受得了。不再强制、强迫他们立即达到自己想要的。我发现当自己心烦意乱时,看孩子的追逐打闹是干扰;当心情愉快时,看孩子的调皮淘气是儿童的天性,天真可爱。两种心态不同,结果不同,一切都随着心在变。怪不得悠悠说:姥姥,你善良了,我就变乖了。这是恩师借用小弟子的嘴在点化我啊。我得做个善良的人,象师尊讲的:“按着圣者的话善如羔羊”[12]

结语

写着写着,我的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平时意识不到的执著,由于固守着这些执著,伤害着同修。真心的向被我伤害过的同修表示歉意,并希望能得到原谅,让我们彼此不再有间隔,共同精進,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认识有限,只是现在的一点浅显认识,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乾坤再造〉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观月〉
[6]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8]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10]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1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1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什么是信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