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脱情的枷锁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1]

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字还没认全的时候,就开始看长篇小说,特别是言情小说,看的不计其数,我常常会跟着小说中情节而乐而忧,看到高兴时我会手舞足蹈,看到伤心处,我会哭泣不止。我也常常会不自觉的模仿着小说的情节,为自己编织着人生之路,我陷在了为自己编织的情网之中,产生了大量的思想业力,被这些东西左右,竟然分不清真我假我,在红尘中筑起了自己的安乐窝。

从一九九五年得法至今,一个“情”字贯穿着我修炼的始终。我从小就是一个重情、重义多愁善感的人,喜欢帮助别人,怜悯别人,就是自家的小鸡死了我都会哭上一鼻子,看见街上要饭的一定要慷慨解囊,即使被骗了几次,也痴心未改,同事们戏称我为“慈善协会会长”。

我的前半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家境好,工作好,风调雨顺,众星捧月般成长,可以说是人中佼佼者。一九九五年单位的同事也是同修消病业,我和另一个同事去看她,看见她家墙上有一本挂历,师父坐在莲花盘里,我当时脱口而出,“这不是佛吗?”她一听觉的我很有佛性,就把《法轮功(修订本)》拿给我看,我打开一看,爱不释手,越看越爱看,她就让我拿回家看。

当天晚上为了不影响家人的休息我半蹲在客厅的地上,一直看到半夜,知道了这就是修佛的,也是我寻求已久的。我站起身来,握紧右拳,对着十方世界发誓:我要修炼。后半夜我开始胃痛,我知道师父给我消业了,第二天早上我就走到了公园炼功点,并且第一次双盘就能盘四十多分钟。那时修炼环境真好啊,大家比学比修,互相帮助,共同提高,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心情无比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黑云压顶,我也有点懵,不知所措。当时还不能上明慧网,只能靠同修间传递师父的经文。师父的经文激励着我,鼓舞着我,我意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没有真相粘贴我就手写,到各个楼道粘贴。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我购置了一台打印机,建了一个家庭资料点,开始打印真相小册子。后来我又添置了刻录机和塑封机,不但能刻录光盘,还能制作精美的pvc护身符。我们同修之间互相配合,走上街头走進商场面对面讲真相。

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用真、善、忍指导自己的言行,在单位里我高标准要求自己,别人不愿干的活我干;别人不愿做的事,我主动去做,处处起表率作用,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与赞扬。我利用工作之余以讲故事的方式讲传统文化,讲大法真相,水到渠成,一点阻力也没有,从处级领导到科级领导,从书记到主任,从科员到工人顺理成章,就连到单位来办事的退休干部和工人我也不放过,劝退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退休以后,我把老母亲接到家中照顾,除了细致的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即使在腿严重的消病业的情况下,我也依然打车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有好几次司机都感动的不要打车钱,实在推辞不下只好给半价。

几年之后,母亲去世了,我还没有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走出来,小外孙女又降生了,这一下完全陷在情中了,整天为这个小生命奔忙着,忙的不亦乐乎,人心积攒了一大堆,学法跟不上,讲真相断断续续。

没过两三年,丈夫又病重,此时我也搬迁了,搬到了远离学法小组、远离同修的地方。基本处于独修状态,长时间跑医院,长时间照顾孩子,精神上的压力,身体上的疲惫,使我难以承受,最终也没能留住丈夫的生命。那时的我精神是崩溃的,也很消极,感觉魔难太大了,心里好像揣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那时我对自己也很失望,修炼这么多年了,情还这么重,感觉自己也没希望了。学法也学不進去,每当夜幕降临,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就我一个人,孤独寂寞恐惧一齐袭上心头,心里说不出的酸楚,感到自己好可怜,好凄凉。丈夫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排不掉压不住,丈夫的影像好像雕刻在我的心灵中,溶在我的血液里。我发现自己停滞不前,原地踏步,入戏太深了。

好在“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一念,在我心里始终没有泯灭。我每天都上明慧网,大量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吸取着这些养份,在此感谢明慧同修的辛勤付出,我用mp3下载了大量的交流文章,走路也听,坐车也听。

红尘梦醒,我醒了,千万年的轮回,亿万年的等待,我们不就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跟随师父回到真正的家吗,什么恩怨情仇,什么刻骨铭心,只不过是套在自己身上的情网。我删除了微信和智能手机的一切娱乐信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炼当中。

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清除掉身上的枷锁,去掉情网的束缚,走向生命的彼岸。大法塑造了我坚强的灵魂,给予我生命的动力,我不再感到孤独与寂寞,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喜欢这种静中的美妙,更喜欢体悟在大法中的玄妙。

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点化我多学法,梦中启悟我,我开始大量学法,《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学了无数遍,越学正念越强,越学越爱学,我学法的时候注意力非常集中,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往脑子灌,这样学法受益匪浅,师父把法的内涵不断的点给我,其中“师父”二字的内涵使我泪如雨下,感到佛恩浩荡。

武汉肺炎爆发以后,我更加知道肩负的责任和时间的紧迫。我独自一人走出家门,坐在常常只有我一个人的公交车上,到超市、到公园、到楼道,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千家万户。魔难成就着主佛的弟子。

师父给了我们至高无上的荣耀,我们也得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和这亘古未有的佛恩浩荡,听师父的话,继续做好三件事。我们将是新宇宙永恒的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