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监狱原监狱长冯力遭恶报被调查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近期中国大陆多家媒体报道,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天津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市戒毒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冯力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冯力,女,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出生,天津人,中共邪党党员。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社会学系。一九九零年七月参加工作,历任天津第一监狱四大队干部、管教员,天津市监狱四监区管教员、副教导员;二零零零年一月,任天津女子监狱、市少管所五监区监区长;二零零二年六月,任天津女子监狱办公室主任;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任监狱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二零零九年五月,任天津女子监狱监狱长;二零一零年七月,任天津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任天津劳动教养管理局副局长、副党委书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任天津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市戒毒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冯力浸淫天津监狱系统二十多年,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政策的积极追随者、深度参与者和既得利益者。天津女子监狱则是中共邪党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之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冯力任职期间被施以多种酷刑和非法虐待,狱警还唆使在押罪犯实施迫害行为,包括暴力殴打、吊铐、灌食、药物毒害、强迫奴工、谩骂和侮辱等,至少两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冯力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冯力任天津女子监狱五监区监区长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二零零二年六月)

(1)郭轶倩被毒打、吊铐、灌食、谩骂、侮辱等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文、郭轶倩夫妇遭迫害事实》一文报导,郭轶倩二零零一年被诬判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当时地址在李七庄)迫害。五年间,遭受监狱刑事犯包夹的迫害:时时事事监督,不让买食品,早上五点起床罚站到晚上十一点,有时候让坐马扎,从早到晚利用邪悟者的谎言欺骗,来扰乱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有时候劳动一天下来,趁法轮功学员累、困的当时,包夹们又加以谩骂和侮辱。目的都是要促使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化”。

郭轶倩在天津市女子监狱遭受暴力殴打、吊铐、灌食等酷刑折磨,在天津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谩骂殴打是司空见惯的事。恶人对坚定信仰的学员,处处无理刁难,制造是非。不符合她们的标准,就遭打骂或吊铐。有时恶警还会唆使几个犯人同时对一个法轮功学员暴打。对用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把她们铐在暖气片上毒打,暴力灌食。郭轶倩曾被四个恶犯摁倒在地上毒打,事后五监区恶警龚某把挨打的郭轶倩吊铐在床的上铺实施残酷迫害。

(2)朱秀平被迫害致精神恍惚,险些失去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监狱罪恶累累》一文报导,法轮功学员朱秀平,武清区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八日朱秀平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四监区。她被分到九组,这个组有好几个犹大,给她做“转化”。她坚定正念,修炼真善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没有错。队长让她背监规,她不背,就被罚站。十五天后,又被分到三监区,接着被罚站。十五天后,被送到五监区。到了五监区,她的身体越来越坏,连行走都很困难。每天有人给她做“转化”,进行强行洗脑,看天安门自焚假相,使她精神恍惚,身体被搞垮。

家人看她身体如此糟糕,为了让她尽早离开监区,用省吃俭用的一千多元钱给疏通关系,最后,仍未能成功。朱秀平的身体越来越差,险些在狱中失去生命。

(二)冯力任天津女子监狱监狱长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零一三年十一月)

(1)法轮功学员王淑华被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六旬王淑华被关进天津女子监狱》一文报导,天津六旬法轮功学员王淑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后,家属九月份到天津女子监狱探视,发现她身上、头上都用东西包着,只露出少部份脸。她的女儿问母亲是否挨打了,旁边警察抢着说“没有”。王树华对家人说:这里比以前她被非法关押的邪恶监狱还要恶上十倍,自己一度都不想活了,后来想到那样做不符合法,才没有自杀。王淑华的家属强烈怀疑王淑华遭酷刑折磨、迫害。

(2)法轮功学员徐雪丽、杨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津沽大地的见证之四》一文报导,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徐雪丽被绑架后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监狱中曾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徐雪丽出狱前三个多月,突现心脏病症状,被送到监狱新生医院强迫输液,不明液体刚输进血管,徐雪丽感觉头像炸了一样,眼睛都要冒出来了。从那以后精神状况越来越差,狱警强迫她继续吃药,徐雪丽非常害怕那种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药物,包夹犯人送的水里经常有不明沉淀,吓得徐雪丽水都不敢喝。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狱时,只剩77斤的徐雪丽被两个人架出监狱,随后出现严重精神病症状,感觉自己脑袋里有摄像头,不敢看东西,怕看到的东西被摄像传到邪恶警察那里。从而伤害看到的人,脑子没完没了的给她放录音, 感觉有东西在身上爬。每日极度紧张、恐惧,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迫害成这副样子,非常难过。母亲流着眼泪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武清风雨十八年》一文报导,杨建,女,四十岁左右,武清区梅厂镇稗店村人。她毕业于山东济南工业大学,原是一家国企的工程师。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杨健被绑架构陷,冤判五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杨健在狱中遭受各种迫害,挨打是经常的。有一次被九个警察用不明药物打眼睛、打鼻子眼,使杨健不能呼吸,人就象死了一样,警察以为人已死,就给她准备了寿衣—一条黑色的连衣裙。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晚,杨健父母接到天津女子监狱电话通知,杨健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送入监狱医院。在后来父母会见她时,她对父母说:我还能不能回家啊?当时冬天她只穿一件单衣。

(3)煽动仇恨、株连无辜,优秀教师贾文广被迫承受奴役劳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优秀教师贾文广在天津女子监狱受迫害》一文报导,贾文广一九七四年生于天津武清县城关镇小桃园村,任教于大港油田实验中学、油田一中,是一名优秀的高中物理教师。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贾文广被绑架,被诬判五年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被投入天津女监一监区二分监区,备受摧残。一监区大队长穆全福、二分监区王队和刘旻队长不断施压、力图转化她,她在给家属的信中提到“生难于死万倍”。她不出工、拒绝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天津女监又组建了第六监区,迫害手段更阴毒,共二十名干警、一百四十多被关人员。贾文广被调过来分到一分监区。六监区魏大队长、一分监区队长尹克勤,不但要她思想上转化,还要她干活,遭到贾文广抵制。她们就把活儿分摊到她寝室人身上,每天早七点一直干到晚八点,中间只准吃一顿饭、两次上厕所。人们为了不上厕所,都几乎不敢喝水。周日还要加班,寝室人个个累的不行,矛头都指向贾文广,贾文广不忍心众人受苦连坐、开始干活。一分监区队长尹克勤搞株连迫害,却辩称:“我没给她定额,也没有要她加班。监室不能留人、零监室,这是监狱局的规定,是制度。”

(4)陈学惠受残酷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监狱罪恶累累》一文报导,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陈学惠,二零零九年九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身心遭受了极大摧残,出现严重的乳腺癌、胃癌,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陈学惠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期间,遭受了几年的身心迫害,每天逼坐小板凳,不许腿伸直,不许眼睛偏视一点儿,只能目视前方,不然狱警叉腰跺脚唾骂。吃、喝、拉、尿全部在监室内,不允许出去一步。在寒冷的屋子里,整天这样坐着几个月,令人无法忍受腰、腿疼痛的折磨,冻的胃部疼痛难忍,吃不下饭。狱警就强行逼迫给吃各种各样的不明药物,导致越吃越疼,疼起来整夜不能入睡。就这样每天还被强制在车间里劳动十二个小时,整天双手泡在泥汤里,有时把活儿带到监室继续干。狱警每天逼迫着听邪党造谣媒体焦点访谈、新闻联播,逼看诽谤法轮功的邪书,逼迫洗脑,精神备受折磨。

陈学惠老人从监狱回家的第一天,家人做的面条她只吃了两口,当家人问她怎么吃的这么少时,她说:“这是我吃的最多的了。”就在陈学惠老人临去世的前几天,中共人员还到家里进行骚扰、拍照等。

(5)韩淑娟被在饭里下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监狱罪恶累累》一文报导,法轮功学员韩淑娟,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监。每个新到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在最初的几天都遭到突击“转化”。坐小板凳、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在屋子里解决。另外在被逼“转化”之前都给吃药、不明药,饭都是包夹给拿。在刚来的时候,晚上看殃视新闻联播时困,头昏沉沉的,大家都指责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听说她们在饭里下药了。

天津女子监狱多年来一直在极力掩盖真相,以上已曝光的案例只是其滔天罪恶的冰山一角。天津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冯力被授予多项“荣誉”,诸如,二零一零年天津市“三八”红旗手,二零一一年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二零一二年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妇女创先争优先进个人、邪党十八大代表等。这些沾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所谓“荣誉”促使其更加卖力的迫害法轮功。

然而,善恶终有报。表面看来,冯力的落马是中共邪党内部势力相互倾轧的结果,实质是其泯灭人性,罔顾良知,践踏法律,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必然下场。其落马是上天在警醒那些还在步她后尘的所有人:善恶有报是永恒的真理,莫要以身试法,谨记,神佛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此劝诫所有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1)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2)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保护法轮功学员;3)提供罪证举报迫害法轮功的人,将功赎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