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与插播之火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本文为自焚伪案二十周年之际,明慧记者根据旧有的部分明慧报道,于“自焚真相周”整理发表,以飨读者、慰英灵、励良知。
——编者

* * * * * * *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的德国:对犹太人的公开迫害成了司空见惯。多数人沉默而害怕的看着被宣传打击的另一面。当时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一直严格的控制着德国人能读、能看以及能听到的一切媒体。

此时,假如一小组犹太人将信号接进了纳粹的广播中心,这个信息就是要揭穿对犹太人的谎言和诽谤,暴露正在对犹太人进行的迫害,唤醒被黑暗吞噬着的人们。这些犹太人是罪犯还是英雄?

如今,当我们舒适的坐在电脑屏幕前,挑选和浏览着互联网上爆炸般的大量信息时,这个地球上有十四亿人,正象当年纳粹德国的市民们一样,只能得到政府精心设计过的、政府允许他们听到的信息。他们其中的很多人也知道这个事实,但没有反抗。他们习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挣钱、能过日子就好。

然而,日子真能这样“太平”下去吗?


一、“自焚?!”

1、形象突变
二十年前,也就是二零零一年的一月二十三日,正值大年三十,第二天就过年了,中共媒体却突然声称北京天安门广场有五人点火自焚,并宣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到那一天为止,人们只听说过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倡导按照真善忍提升道德。当时的中国,从平民百姓到高官,平均十个人里就有一个人是炼法轮功的,因此对法轮功多少都有好感。

然而,在突如其来的媒体轰炸中,原本认为“取缔”是无稽之谈的人害怕了;原本劝慰法轮功学员的人突然侧目而视了;原本支持家人修炼的亲属突然急于反对了。在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中,在全国范围组织的签名和揭批中,很多人忘记了自己曾经因为听信宣传而憎恨过地主富农、资本家,憎恨过“走资派”和“天安门暴徒”。

有人说,“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就是人类从不接受任何历史教训。”这次又不幸而言中。的确,这一次,太多人再次选择了紧跟央视宣传,从此谈法轮功色变!

彼时仍是中小学生的孩子们更是难以幸免。中小学生年少,尚无社会阅历,父母、祖父母也不会跟未成年的孩子谈论“政治”。但是,家长们在为孩子的学习、健康忙着挣钱时,却不知江泽民一伙将央视版“自焚”搬入了课本。孩子们在学校学的是“跟党保持一致”,历时二十年,学校在一批又一批孩子们童真的心灵上,刻下了对法轮功的恐惧与仇恨。

二十年后的今天,当时的孩子已经走出校门,在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奔忙。但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很多家长,一直没有意识到,“自焚”谎言至今还刻在这些年轻人的心里,并在本次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威胁着他们的生命安危……

2、环境和背景不同,待遇和认识悬殊
《远东经济评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报导,“北京[江氏集团]说台湾是法轮功宣传的一个来源,也许是吧。无论怎样,法轮功在两岸的遭遇有天壤之别。”

对法轮功的态度,除了大陆和台湾两重天之外,修炼界与非修炼界的认识也有天壤之别。很多修炼人当即意识到:中共的自焚宣传会让许多人失去未来、在劫难逃。怎么办?

很快,明慧网文章,真相传单,当面的苦口婆心,真相光盘。一份份善意,一片片真心,多少修炼人冒着家破人亡的危险,为了世人有个好结局而日夜奔忙。


二、“自焚”真相

如果把二十年前的央视版“天安门自焚事件”录像画面进行慢镜头分析,便会暴露出很多疑点,说明这场“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场骗局:

1、《焦点访谈》录影证实,刘春玲没被火烧死,却被军警用重物击打头部倒下。
2、天安门巡逻的警察,几分钟内从两辆警车里拿出二十多个灭火器和灭火毯,应付该起所谓的“自焚”和所谓的“突发”事件。
3、在“自焚”事件中被大面积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被切开后四天就能接受采访并唱歌。
4、北京积水潭医院治疗“自焚”大面积烧伤者,不作任何防护,允许记者近距离采访,被紧紧的用纱布包裹,完全违反医学常识。
5、“王进东”衣服已被烧焦,但是最易燃烧的头发还在头上,他腿间的盛满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

6、除此之外,《华盛顿邮报》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头版头条发表了调查报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自焚的动机乃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邮报记者亲自到自焚身亡的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

7、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发言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天安门自焚案)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确凿证据,中共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

8、二零零二年初,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资深记者李玉强(女)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王博时,有法轮功学员当面问李玉强“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更多目击者见证,可参见明慧文章《目击者:让我来告诉你天安门自焚内部吧》《“是我们部队干的”》《天安门是“最大的摄影棚”》


三、插播的效果和代价

夜以继日,法轮功学员经过三年的努力,面对十几亿中国人,明白自焚真相的人还是少之又少,而深受自焚伪案欺骗的人却不计其数。终于,“自焚”之火点燃了“插播”的想法——我们没有媒体,没有学校,但我们有真相、勇气和善心。

1、吉林长春插播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吉林省长春市有四个城区的部份居民,八个频道的有线电视用户接收到了插播内容,看到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与《是自焚还是骗局》录像,时间长达五十分钟,有幸观看的人都震惊不已。霎时百万长春民众知道了自焚真相,人们互相打电话告知让亲朋好友观看电视。

一个自焚伪案,激发了无数善良行动;长春的一次正义行动,数百万民众闻真相,五千法轮功学员被抓,其中长春市绿园区医院CT室医生、34岁的刘海波(男)等十几人被活活打死。

2、黑龙江鹤岗市插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耀明、王树森、郭忠权、郭兴旺(郭兴国)、杨永英,不顾个人安危,利用电视插播了二十分钟的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片。流星划破了中共谎言。当时的鹤岗市委书记张兴福气急败坏,疯狂叫嚣:宁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一时间,全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五、六百人,其中包括张耀明、王树森、郭忠权、郭兴旺。

王树森(男,五十岁左右)家住鹤岗市兴安区,曾担任鹤矿集团兴安矿地测科副科长。二零零二年十月,他被中共判刑十八年,郭兴旺十五年,郭忠权十三年。王树森入狱前还是个中青年人的形像,在狱中被迫害得满口牙都掉光了,象一个干瘦驼背的老人。

郭兴旺被呼兰监狱迫害致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九年才得以保外就医,一个月后于零九年六月三日含冤去世。

3、长春市双阳区插播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长春市双阳区四十六岁的刘海啸(男),与另几名当地法轮功学员不畏疯狂迫害,在双阳进行了电视插播真相。二零零三年,刘海啸和栗怀明被非法判十六年,武子龙被非法判十三年。

4、贵阳两次三地插播
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十月十九日,在贵州省省会贵阳市,有法轮功学员两次成功使用电视系统,插播了《见证》、《自焚真相》、《三十六名西人学员北京和平请愿》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节目。据了解,真相节目成功播放了两个小时左右。两次三地的成功插播,使得贵阳市部份地区的近十万民众看到了法轮功真相。

5、北京多次插播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中央电视台多个频道在全国范围内播出法轮功真相节目。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卫星专门针对农村播放节目,一套、三套、四套、九套、七套等几个频道,同时接收到法轮功的真相节目。这几天又有很多次的发射,很多地区都收到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晚上,在北京TV教育3频道电视插播成功,插播的画面、声音十分清晰,揭露江泽民犯下的八宗罪。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上八时左右,北京卫视被插播《风雨天地行》真相电视片。有看到节目播放的观众说,看到大约十来分钟左右,内容放到了“谁是幕后策划者”这一节;也有的说看到大约三十分钟,之后信号被切断,也没有恢复日常的节目。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晚七点五十分,北京卫视出现“共产党杀人党,共产党流氓党,共产党邪教党”等文字,持续时间大约好几分钟,邻居来告诉说看的很清楚。

法轮功学员梦兰二零零二年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不仅被打毒针,每个星期还要被强制抽两次血。梦兰说:北京丰台区公安局局长姓王,他蹦起来说,“李洪志这么多弟子都没有插播,你想和我插播!”“今天我就活摘你,给你送到西藏去!”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北京市丰台区法院(或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非法审判黄建、魏世均、马俊、李凯、王桂清(黄桂芹)、孙敬平案。原因:“散发真相传单”和“预备插播”。黄建被判十二年,魏世均、马俊、李凯各判十一年六个月,以上四人被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王桂清(黄桂芹)八年、孙敬平七年,以上二人被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

北京石景山法轮功学员孙敬平,当年三十多岁,患有小儿麻痹,因电视插播真相节目被判刑七年,后又被劳教。

北京石景山大法学员黄键于六月份被抓后,被关在团河劳教所劳教一年,后被转往天堂河女子监狱关押。由于其坚修大法不肯写保证书,天堂河劳教所的公安竟然将其关在了通电的铁笼子里,使其不能动,一动就被电击。

6、河北衡水、沧州、北京和保定的涞水、易县、涿州、高碑店等地插播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继长春之后,河北保定等地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又在衡水、沧州、北京和保定的涞水、易县、涿州、高碑店等地多次成功在电视上插播《是自焚还是骗局》、《见证》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三部真相片。

参与插播的这十七名法轮功学员是:安国市李锋,安新市韩卫新,高碑店张艳青,博野陈淑芬(女),蠡县电力局职工王向辉,雄县李爱阁、马增军,易县付淑玲(女),深州张立群、谢树桓、张富明,安平县谢秀改(女),任丘市谢占芬(女),石家庄市牛敏婕(女)、赵卫民、范庆军,邢台市郭祥宇。

中共国家安全部两次到保定督办,军警、特务、公安等在保定市大街小巷巡逻、设卡,蹲坑、跟踪、监视、查车、翻包,入室骚扰,从八月底至十月保定地区有近百人被绑架。

7、青海和甘肃插播
二零零二年七月间青海省和甘肃省的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真相电视节目。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十九时,青海省西宁市城东区和城北区两处,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二十一时,青海省民和县,在短短三天内,共两省三地有线电视网络被成功地插播了法轮大法真相电视片《见证》、《历史的审判》等内容。真相插播达半小时之久,覆盖面达百分之八十。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七点十五分左右,白银市白银公司的有线电视节目中被插播了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画面,约持续了十五分钟。该有线电视系统覆盖面约三公里,白银公司的十万职工及家属都能看到。

甘肃省白银市插播真相片之后,中国公安部、甘肃省公安厅均到白银,给白银警方施压。

甘肃省嘉峪关市甘肃矿区四零四厂工业学校教师李玉海(男,一九七一年出生)被判十四年。被关押在酒泉市监狱期间,他受尽折磨,曾被狱警打昏死过去四次,曾被注射不明药物,中枢神经受到严重损害,精神曾一度失去控制。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重判十~二十年有期徒刑,其中李文明、王鹏云、魏俊仁为二十年,孙照海、强晓宜、刘志荣、苏安洲分别为十~十九年。白银市白银区法院也重判法轮功学员张广利十二年、常具斌十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张荣娟被判刑二十年,贺万吉十七年,李崇峰十五年,段小燕七年。张荣娟、贺万吉、李崇峰、段小燕随即提出上诉。贺万吉是青海省西宁市铁路分局公安处警察。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贺万吉在浩门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三岁。

8、贵州省插播十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九月黔南州都匀市杜贵林,因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被抓,被非法判重刑八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晚八点左右,贵州省某有线电视被插播了《见证》、《自焚真相》、《三十六名西人学员北京和平请愿》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节目,成功播放了两个小时左右。部分片区的群众收看了。胡大礼参与上述成功插播而被中共判刑十年。在都匀监狱,胡大礼遭残酷迫害,致使下肢瘫痪,浑身遍体鳞伤,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乌当区法院在贵阳乌当区一偏僻地方,在没有陪审、没有辩护律师、没有通知家属到庭的情况下,将莫代琼、王尚春、杜贵宁、吴学兰、郑刚等十二位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判刑,最高刑期达十六年。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均上诉到贵阳市中级法院。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们坦荡正气地阐述事实,中共人员在匆忙中草草收场。

9、安徽插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报道说,在中国东部的安徽省,有八名法轮功成员因插播当地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信号被判长达十三年徒刑。

10、内蒙古插播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左右,内蒙古莫力达瓦旗(简称莫旗)法轮功学员韦昌峰(男)、夏秀文、崔桂凤于,在黑龙江省讷河市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播放四十多分钟。江泽民震惊,罗干亲自调查。中央610办公室派专案组到讷河市,地方610办公室和当地全警对讷河市法轮功学员家进行抄家和疯狂搜捕,在讷河市及所辖三十多个乡镇抓捕二百多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韦昌峰因两次插播被判刑十三年。崔桂凤在遭电棍电击、老虎凳等酷刑后,被劫持到讷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

11、四川和重庆插播
二零零二年,重庆市电视插播了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节目。法轮功学员靳卫、李向东、苏剑秋、李伟,分别被枉判十六年刑期、十五年刑期、九年刑期、七年刑期。

靳卫,三十多岁,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因电视插播真相,被判刑十余年,关押在重庆市在女子监狱。

刘春书,女,四十五岁,重庆市职业高中教师,曾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并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离开人世。在她去世后,中共还因真相插播事件对其判刑十三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成都法轮功学员徐卫东因两次插播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

12、安徽省插播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安徽省霍邱县法轮功学员张家林,与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试图在有线电视网插播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视频,没有成功。张家林那一组的设备被有线电视工作人员查到,报告给公安。二零零二年,张家林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孙方熙原是安徽电视台的工程师,由于插播法轮功真相被判了十三年,现在仍在宿州监狱。

13、更多插播
插播事例远不止上述这几个地区。如张明学在北京被判刑十一年,后转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黑龙江省哈尔滨、大庆、双城、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鹤岗、双鸭山、鸡西等市的法轮功学员统一在各地市采取利用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相录像片的正法行动。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昊明因参与当地真相插播,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黑龙江省佳木斯大学电子工程系教师黄敏(男,当时61岁)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黄敏一身的病都好了,他又重回告别八年的讲台,因此他见人就说大法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二零零二年,因用电视插播的形式讲真相,黄敏被非法判二十年,关入山东省监狱。从二零零四年五月开始,监狱每天强制给黄敏洗脑,每天用三个犯人用尽各种手段。黄敏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二零一七年七月末,黄敏的儿子千里迢迢从东北到山东济南监狱医院,看望已经不能行走的父亲。黄敏被抬到轮椅上推来见儿子,黄敏仍然语言不清、不能说话。儿子见状要求放人,狱方却说,得再观察半年、看实在不能自理了再放人。

14、广播插播
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还利用广播电台、mp5、真相喇叭等形式,揭露谎言、传播真相。如大连、哈尔滨等地,就曾成功的在当地广播电台插播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自焚真相等事实。

《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后,云南、山东、河北、山西、江苏扬州等地都出现电视插播。

据明慧资料记载,二零零五年二、三月份,在山西省清徐县、晋城市、阳城县等地区,都有老百姓看到了电视插播的《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真相,时间持续十多分钟。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半,山东济南市多个电视频道的日常节目中断,播出了电视片《九评中国共产党》,号召有良知的党员退党。济南市民反映,该插播节目持续了十多分钟。一些已经读过《九评》原作的济南观众表示,希望向插播电视的正义人士致敬。

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晚八点左右,山东冠县26频道冠县二台插播“退党”广告片,河北临西县内清河电视台也插播了“退党”节目。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八日晚八点,在滇缅边界一带,有人用定时播放设备对大陆中央电视一台和云南电视一台进行了大约半小时的插播,当地群众反映看的很清楚。因播放信号覆盖面积很大,初步估计,大约有两万云南地区的人口清楚收看到插播内容。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扬州有线电视频道被插播与法轮功和《九评共产党》有关内容,持续了一夜。

还有很多信息未及收入此文。一亿人修炼,假如有十万分之一的人认为插播合情合理,那就得有一百个人、几百件事。篇幅有限,不胜枚举。

* * *

结语:历史将怎样评价插播?

回到开篇纳粹和犹太人的例子。历史将怎样评价这些在此种历史情况下插播纳粹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人们呢?当今还敢说真话的世人,又是怎样看待被迫害的法轮功信仰呢?

以下是发生在北京的一个真实故事:

二零零二年九月间,北京地铁从天安门到万寿路这段路。地铁里有两个人不知为何争吵了起来,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一个人在旁边劝道,天这么热,省点力气吧。大家都不容易,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吵架的两人不吵了。车厢里有人问那个劝架的说,你是谁呀,这么好心?劝架的说,我是修真善忍的。车厢里立刻就有人喊道:“真善忍万岁!”“真善忍好!”后来满满一车厢的人都齐声高喊:“真!善!忍!高!高!高!”

传闻说这件事很快就上了中央的《新闻简报》,成了罗干“工作不力”的证据之一。后来北京从天安门到万寿路这一段的地铁上安插了很多便衣。可是乘车的群众认出了他们,看见他们就讽刺说:“天这么热,在这儿瞎起什么劲儿?有本事抓贪官污吏去!”

怎么样?“公道难以灭绝,善恶在我心间。”每个人心底的善念,只要自己殷勤守护,岂是他人能够夺走?

眼下,武汉肺炎再起,很快就会人人自危,比去年最坏的时候还要严重许多。疫苗赶不上病毒变异的速度,全民核酸检测只能增加群聚感染的机会。这一次,我们每个人能否幸存?如何得以幸存?

在中国,受过传统教育的人们都认为,瘟疫是由瘟神带来的,是对坏人的清理和惩罚。在西方,《圣经》告诉人们,瘟疫是神对“人背叛神”的惩罚。总之,中西方传统文化都认为瘟疫流行是因为道德沦丧、亵渎神灵而招致的。这些,不知可曾有人为您讲解?

共产党鼓吹的无神论,至今只是一个假设,至今无人能验证。而神的痕迹,千百年来无法抹去。

愿真善忍走入您的心中,在最黑暗的时刻,为您守住希望、照亮前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