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我要说的事在别人看来根本就不算事,可是我却几经周折才走过来。

破除长期形成的观念

我们北方人以面食为主,平时就蒸包子,包饺子,烙馅饼,而馅料大部份是白菜,韭菜和茴香菜。人们知道,胃口不好的人,吃韭菜容易引起胃胀,可我却恰恰相反,吃韭菜啥事没有,吃了茴香馅就难受的胃胀,胃痛,甚至肚子痛,难受的滋味简直就别提了。所以几十年我从不吃茴香馅。有一次,协调同修做大法书,我去帮忙,中午吃饭时,同修拿出茴香馅的包子,我说我吃了茴香馅难受,从来不吃,同修说:这是人的观念,去掉它。那时我想这也不算个事,也没重视。又一次,上午和这位同修忙完大法的工作,午饭时同修端出了馅饼,一看又是茴香馅的,心里暗自叫苦:不吃饿的慌,吃了难受的滋味还不如饿着呢。同修看着我,笑呵呵的说:就是针对你的人心来的。

她的话对我的触动极大,回家后,我查找自己,为什么同修这样说?发现自己有一颗隐藏很深的怕吃茴香的心,已经形成了观念,几十年的顽固观念。这么强大的人心不得去吗?师父说:“修得执着无一漏”[1]。是师父利用我在同修家吃饭这个时机让同修点悟我。找到了这颗心,那么我就不能再被它带动,我要改变观念,去掉它。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吃了难受就不想吃了,何必找罪受,又一想:修炼就得吃苦,哪有舒舒服服长功的!让我吃茴香不就是叫我感到难受叫我放弃吗?这点苦算什么?我不听你的,我要正念去掉你。经过几次反复魔炼,人心去掉了,顽固的观念破除了。再吃茴香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

去怕心

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天刚一黑就不敢出门了。要是村子里有人过世,吓的晚上睡觉就把头捂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要么通宿亮着灯,不敢眨眼。平时晚上不敢出门,总怕周围有鬼(死人)。这给我的修炼造成很大的障碍,晚上出门发资料不敢一个人出去,和同修搭伴,谁家有人死过,我就躲开,叫同修去,这个怕心一直困扰着我。

多年来我都是白天去村子和集贸市场发资料和面对面劝三退的,就觉的这个怕没干扰我救人。可它却影响了我炼功。开始我白天炼功,五套功法分开炼(不能一步到位),自从明慧提出大陆同修一起晨炼,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开始这样做,可我却败下阵来。因为平日里就我一人在家,凌晨外边漆黑一团,想炼功,就被怕笼罩着,不敢起来炼了。师父说:“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2]可我在炼功上走的磕磕绊绊。去年我想开始晨炼,虽说不能坚持如一,但从内心想突破这一关了。然而,就在去年正月,我的近邻比我小几岁的俩口子同日而亡(女的上吊,男的心脏病复发)。这一下把我那个怕又翻了出来,别说大门不出,屋门也不敢迈了,窗户都不敢瞅,脑子里都是他们俩口子的形象和信息,想控制自己不去想,但做不到,甚至怕到什么成度呢?连他们俩来我家时坐过的沙发我都不敢碰。

一个月过去了,我一次功都没炼。我也着急,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得突破它,不能被它牵着走。我开始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范围之内怕的因素及多年来形成的怕的物质。渐渐的,怕的物质变淡了,我就开始炼功。可他俩的信息、形象还会冒出来,我就默念正法口诀,把他们的形象和一切信息从我的空间场中彻底清理掉。怕死人(鬼)念头很快消失了。现在我也成为晨炼中的一员了。晨炼的感觉的确美妙殊胜。

由这两件事我对师尊讲的“逆流而上”[3]的法理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一旦人心出来,切莫放纵它,一定要反其道而行,这样才能将人心尽快去掉,前進一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