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发现自己的私心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一天上午,我遭遇了一场交通事故。我觉的完全不是我的责任,可是交警的判决出来后,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是全责。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师父说:“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1]我想,一定是我哪里不对劲儿了,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找着找着,我发现从一开始,我对待这场事故的态度,包括处理方式都有问题,那是我心性的真实反映,说明了我修炼的不扎实。 现在我就简单把过程写出来,曝光我在这次事故中存在的私心。

今天因为堵车,我开车并不快。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辆车突然从侧面撞在了我的车头上。我当时很恼火,打开车窗,甩过去一句:“你怎么开的车啊?!”对方是一个年轻女孩,很显然,她吓了一跳,赶忙道歉说:“对不起。”我又甩过去一句:“这个不是对不起就能解决了的啊!”然后,我就下车拍照,打电话给交警报案。我心里很肯定的认为,这完全是对方的责任。路过的热心司机也说是对方的全责。

为了让交警确认是她的责任,我没有把车挪到旁边人少的地方。我怕一挪车,破坏了现场。交警来后,我很含蓄的跟他说:“我开的好好的,这辆车突然窜出来,把我的车撞了。”那个女孩是个新手,被吓哭了。她解释说她是着急带孩子。我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她的感受,只是简单的说:“没事儿,你交给保险公司处理就好了。”

后来,我们就一起到交警大队做事故认定,就有了上面的结果。结果出来后,我简直不敢相信,确认了很多次,满肚子委屈:我认认真真的开着我的车,既没急、也没抢,莫名其妙的被别人撞了,却认定是我的全责,简直让我无法理解。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事故发生后,我的第一念就是不善的,所以指责脱口而出,我认为都是对方的错;看到车被撞的挺厉害,自然而然的就想既然是她造成的,就应该由她的保险公司来负担我修车的损失;这一念,暴露出了我的利益心,在个人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我是不愿意吃亏的;当看到她哭了,我也没有真正的站在她的角度上,去考虑她的感受,发自内心的安慰她,这就是没有慈悲心。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现在这个人就是这样,遇到问题首先推责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2]、“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2]对照师父的讲法,我感到非常羞愧。我就象师父讲的,遇到问题首先推责任,而不是看看对方有没有事;在对方解释了她是因为急着带孩子才开快车的,我明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依然希望她那方对我的车進行补偿。这些都是不为他人考虑,都是自私的表现。

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性标准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如果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我不去管自己的得失,而是先带那个女孩把车开到不挡路的人少的地方,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担心,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报案,也不会要求你赔偿损失。”我的善,说不定能打动她,我还能给她讲真相,救了她呢!可是,我当时根本没有站在这么高的基点考虑问题,想到的都是个人的得失。我知道,这是因为我还没有那么坚实的修炼基础,所以在遇到突发情况时,真实的心性层次就自然而然的反映出来了。

就在我向内找的过程中,还有狡猾的思想一闪而过:如果当时我不想着让她负全责,不报案,私下商量个人承担一半的责任,岂不是比现在的结果好的多?明年也不用涨保险费了。看着好象是后悔当时的行为,其实还是在算计自己的得失,只是变的更加隐蔽。还好,我及时发现了这个假我,排斥它、清除它,现在写出来曝光它,不让这种狡猾、肮脏的思想在体内留存。

这颗自私的执著心被我找到之后,它并不想被消灭,在思想中翻腾的很厉害,打出很多负面的情绪在我的大脑中,时不时的让我觉的委屈、沮丧,甚至不想学法。我出去走了一圈,然后逼着自己背法。终于,我慢慢的平静下来。

晚上,又发生了一件让我生气的事:我在炼第四套功法的时候,孩子恶作剧,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弯腰随机下走时,头“咚”的一下撞到了她的脑袋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心里顿时火冒三丈,虽然极力压制怒火,但还是脱口而出:“你有毛病啊!开玩笑也不看看什么时候。炼功这么严肃的事情,你也恶作剧!”说完,闭着眼睛继续炼功,但一股很大的怨气在心里闹腾。炼功结束后,我又把孩子批评了一通。孩子低着头,非常郁闷,似乎想哭,又没有哭出来。

事后,我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件事,不就是上午撞车那件事的翻版吗?在我觉的很疼的时候,我只顾自己的感受,怎么没有想到孩子其实和我一样疼呢!她虽然开玩笑的方式不对,但她也一定没想到会撞的这么狠,我完全可以忍一忍,等炼完功后,好好的跟她说,而不是这样恶狠狠的指责。这次考验,我又没过去。

一天发生两次类似的事情,我认识到,我真的应该继续提高心性了。平时的情况下,我能做到尽量为别人着想。领导说我心态好、很阳光;家里保姆也说我总为别人考虑。可是,当我觉的被别人伤害了,或者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了,我的第一反应还是自我保护,这种时候就不太能换位思考,甚至产生怨恨的心,很久不能放下。

在学法时,我觉的师父的这段法象是专门对我而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

我还悟到:上午的车祸,其实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师父已经给我拿下去很多了,所以只是车子轻微受损。而我自己承受的这一点,也是师父摆在我修炼的各个层次中的无数份业力中的一小份,就是利用它来提高我的心性,转化我的业力,长我的功。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呢?这是一件好事啊!它又能让我看到自己修炼中的问题,从中提高上来。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师父时时刻刻的保护和点化。双手合十,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