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县张巧蕾家人控告警察违法行为遭报复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张巧蕾,2020年12月9日下午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朱文鑫等绑架、非法抄家。不法警察绑架的借口竟然是2020年2月27日张巧蕾告诉善良人二次瘟疫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因此被10多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警察扣除了抢走的其中三千元钱说用做取保费用。

张巧蕾失踪几天了,家人非常着急,找朱文鑫要求联系见一面或通个电话确定一下是否在本地拘留所,朱说不可能让你通电话,你就上长流给张巧蕾存钱,疫情期间不让存衣物。家人说:“我们也不能你说往哪存钱就往哪存钱啊,你们拿执法记录仪不录你们抄家时的违法行为,我们自己录的你们又强行删除,而且连门上贴的‘行善事百福临门,积重德财源广进’的对联也撕毁。”朱文鑫说:“你别跟我说这个,这事就是我负责。”

针对两次抄家过程中警察的明显违法行为,张巧蕾家人咨询和查阅了相关法律条文,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依法写了一封控告信。朱文鑫一直说他对张巧蕾被绑架一事负责。张巧蕾家人考虑到多人控告可能会导致朱文鑫丢掉工作,决定只张巧蕾女儿一人控告朱文鑫,控告的目的只是希望警察能了解事实真相,不要再做执法犯法的事,将来司法公正时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幸。

张巧蕾家人于2020年12月17日将控告信送达相关人员,希望善良人能帮助老百姓维权,共同抵制不正之风。

张巧蕾女儿因接到朱文鑫电话让去公安局取批捕通知,于是2020年12月21日上午10点左右,张巧蕾两个姐姐陪同张巧蕾女儿到达公安局后,张巧蕾女儿看到朱文鑫正在办公室看控告信复印件,张巧蕾女儿问:“我的控告信怎么会在你这?”

朱文鑫让张巧蕾女儿在逮捕通知上签字,同时对张巧蕾的姐姐威胁并骂骂咧咧。张巧蕾女儿说:“这个字我不签。”

这时张巧蕾姐姐对朱文鑫说,那我录照一下吧,于是拿出手机,这时一警察和朱文鑫开始抢张巧蕾姐姐的手机,门外进来一帮人,其中一人拿着执法记录仪,朱文鑫不断翻看张巧蕾姐姐的手机,这时一个警察对朱文鑫说:“把手机给我。”朱文鑫说:“等会儿,我把这个删掉。”

张巧蕾姐姐对着执法记录仪说出了刚才发生事情的经过,并问朱文鑫为什么随意看自己手机中的东西,还要删除自己手机里的东西,怕什么呢?

这时上来好多派出所警察将张巧蕾家人强行送往派出所诱供,在派出所期间一直有国保人跟着。派出所警察在讯问张巧蕾家人时朱文鑫突然进来并把张巧蕾姐姐的手机放到讯问警察面前,不知对手机做了什么手脚。

张巧蕾姐姐从拘留所回家后发现自己手机里的个人录照一个也没有了,有些东西如“匿名登录”等也被打开。在派出所的非法关押中,不断听到警察和朱文鑫通电话。

21号下午,国保大队队长徐岩告诉张巧蕾女儿要对她家违法抄家问张巧蕾女儿同不同意,张巧蕾女儿说当然不同意,后来又问张巧蕾姐姐:“到你家抄家你跟不跟去?”张巧蕾姐姐说:“你们在违法,你们这是非法抄家。”

具体抄家过程不清楚。从拘留所回家后看到家里很多地方被翻,连鞋盒也不放过,将私人电脑抢走,连去世亲属的遗物——两个大箱子和打印机也被搬到派出所,还有几本大法书,几封串门时在别的楼里看到的2017年左右的给公检法人员的4封信和一个小本《九评》也被抄走,还有上面写有“真善忍好”的一张年历。抄家前没有给出任何抄家的理由。

在派出所,警察拿出一份印有通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印章的所谓鉴定书,将张巧蕾女儿控告警察的信鉴定为×教宣传品,借口是控告书上有修炼法轮功不违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及拥有法轮功相关资料合法的法律依据。张巧蕾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讲真相被绑架的,那控告信中当然要列举张巧蕾不违法、而参与绑架的警察在犯罪的理由和依据。不然拿什么维权?把家人抓到拘留所还怎么维权?当时抓到派出所时的理由是张巧蕾家人扰乱办公秩序,到派出所后又说是利用×教危害社会要送到拘留所。

张巧蕾家属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时,于济升等几个警察在看着家属,张巧蕾的姐姐问于济升几点了,他说下午一点了,张巧蕾姐姐说超过24小时了为什么不放人,于济升说:“时间我们说了算。”张巧蕾家人在派出所被关了近30小时,于2020年12月22日晚上被送到通化县看守所。

在拘留所,拘留所医生指着材料让林洪飞警察看,意思是不合格,林洪飞警察看后要把医生指的那份材料拿走,明天再送一份,医生让林洪飞签字按手印之后拿走,林洪飞签完字按了手印说明天再给送过来。送拘留前,警察强行将三人带到通化县医院进行抽血等检查,并欺骗说不配合检查就无法让张巧蕾女儿出来考研。

到拘留所后,张巧蕾姐姐向陈树国(原二密派出所所长,扫黄打黑时被举报被撤职,被举报前几个月曾强行将张巧蕾姐姐送长流拘留所拘留十天)警察要纸笔。陈树国两次表面答应却不给拿,有的警察说县公安局告诉的:别的被拘人员要纸笔给,炼法轮功的不给。张巧蕾姐姐又要法律方面书籍,警察说没有。

在拘留所期间,政法委的人(好像叫朴渊)和县国保大队长徐岩找张巧蕾女儿,让她签三书。张巧蕾女儿说:“我要签那控告信不白写了吗?我就是为了证明我妈合法才写控告信的,看你们挺善良的、不像坏人。”他们二人再没说什么就走了。

2020年12月30号一薛姓人员(据说是通化市政法委的)领一帮人(包括徐岩、于济升等国保的人)说要开展所内政治教育,张巧蕾女儿问薛姓人员看没看自己的控告信,薛说没看,只听徐岩说的。张巧蕾女儿用其中一名人员的手机查出了国家新闻出版署50号令第99条100条,那个警察说:“废止了但没说让出版,废止是指一个新的文件废止旧的文件,代替旧的文件。”张巧蕾女儿让他找出新的文件拿出来看看,他说他没有。薛姓人员一直追问张巧蕾女儿信不信法轮功,临走的时候还对周围人说听张巧蕾女儿说的话应该也是学法轮功的。

到期出所时,张巧蕾两个姐姐没在释放书上签字,当班警察把解除拘留证明书给了两个姐姐。到张巧蕾女儿出所时是陈树国的班,张巧蕾女儿不在解除拘留证明书上签字,陈树国就给拘留所所长李伟打电话。张巧蕾女儿问陈树国叫什么名字,陈树国不告诉。

张巧蕾女儿出所后,张巧蕾姐姐在门外等张巧蕾女儿,张巧蕾姐姐要看解除拘留证明书,张巧蕾女儿想起陈树国没把解除拘留证明书给她,于是通过门岗向陈树国要,等了很久没有回复,又问门岗什么时候给解除拘留证明书,旁边看守所士兵说:“是应该给人家通知的”。门岗说刚才打电话了,那边说不用管他们,让他们等着吧。

后来张巧蕾女儿又麻烦门岗给陈树国打电话,等了好久陈树国才出来,张巧蕾女儿在门外听陈树国对门岗说法轮功彪呼呼的。陈树国出来后,张巧蕾姐姐说释放时通知书应该给我们一份吧,陈树国说字都不签还想要,说着从兜里拿出解除拘留证明书。张巧蕾家人说,签字对你们不好,陈树国一脸不屑,便往回走边说无所谓之类的话。回家后发现后陈树国给的解除拘留证明书是复印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