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大法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单位,我听说两个同事在炼法轮功,还有书。我请她们把书借我看看,可很长时间也没给我。以后问起这件事,她们说我不能吃苦,坚持不下来,后来想这是对我心诚不诚的考验。

找到大法 沐浴佛恩

我想既然是个功法,那公园里一定能找到。记的那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四日星期日的早晨,我一大早就来到公园,那里有好多功派,问了两个都不是,当问到路过这的一个人时,她让我跟她走,她好像在赶时间,我紧紧的跟在后面,没说一句话,很快到了一个场地,好多人,大家都站好了,她微笑着说:就在这,找个地方站好,有辅导员,他们会教你。

一个辅导员把炼功音乐打开,大家都非常自觉有序的站好,音乐中,有师父的口令,大家开始炼功,当做到推动法轮时,我的两个手象车轮往前滚动的姿势,这时辅导员走到我跟前,叫我两个手分别在一个平面推动,并把着我的手教我动作。当我一闭上眼睛的时候,满场是一片红,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那时,我就感到整个场非常祥和、非常舒服,当时从我的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一定要一修到底,决不放弃。

炼完功,我就问到哪儿能买到书,同修告诉我晚上到学法点去请。当天晚上,我就把宝书《转法轮》请了回来,辅导员说我太幸运了,《卷二》就一本了,让我给请到了。从此以后,我走到哪,把书带到哪,只要有时间就学法,自己就象一个大容器,干装也装不满。在学法点大家切磋,我一句也说不出来,就知道高兴,就知道大法好。

还不到一个星期,家里人说:“你怎么不头疼了呢?”是啊,我才想起来,在得法之前我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有时都下半夜三、四点钟还睡不着,家人就得陪着我用手戳我的头,才能缓解。现在我功还没学会,第五套功法腿还盘不上呢,头痛哪天好的都不知道,真象师父讲的“无所求而自得”[2],不知不觉中就好了,只知道在家学法时,刚一学完,就困的不行,马上就能睡着,而且睡得很实。

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就睡着了,后来学法才知道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

还有各种状态,比如:我一打坐,两腋下就流汗水,两肋有凉凉的,象水流一样的往下流,打哈欠,两眼流泪,这种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还有能量流时不时的从头灌到脚,有时是热的,有时是一般能量流在往下灌。

一天,家人发现我的腿快到膝盖的部位上边是白白的,有光泽的,很干净,往下就是淡淡的黑紫色,两腿是齐齐的往下推,一直到两腿的脚面,还看的到,最后黑紫色不见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真正灌顶,在另外空间里看,人的骨头从头到脚都变成象白玉似的。就是用功、高能量物质净化身体,整个从头灌到脚。”[1]

从得法到今天,从来没有吃过药,没打过针,走起路来一身轻。以前的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气管炎都不见了踪影。每天都很充实、开心,知道怎样去善待他人。师父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3],遇事就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

一天我的家人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躺在沙发上,手舞足蹈的说:“你看你学了大法,身体好了,我也跟着好了(以前头疼睡不着时,他就得陪着按头,缓解我的头痛),以前老挨你骂,现在你不但不骂我了,我骂你,你还不生气了,这不都是你的师父给的吗?”

是啊,大法改变了我的身体,也教会了我如何做个好人、一个更好的好人,使我们全家都沐浴在法光之中,使我们幸福快乐,我们全家都感谢师父!

提高心性 大法显神迹

刚刚得法的一天下午,从学法点往回走的路上,迎面过来一个男青年,走到我跟前,停下来说:“你好,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好吗?”我一点也没有迎合他,说:“我们素不相识,交什么朋友呢?!年轻人多想点正事。”

第二天,又遇到一个男人跟在我后面。怎么回事呢?是我该修去色欲心了吧!师父说:“这种形式有魔的干扰,也有师父指物化物演化来考验你,两种形式都存在,因为人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我们从常人开始修炼,走的第一步就是这么一关,人人都会遇的到。”[1]修炼就是一关一关的过,很快这一关就过去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

我每天晚上六点之前就得去学法点,所以我每天都是把饭、菜、汤、水果都摆好了,家里人下班回来,就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每天学完法,炼完功回来,就得八点半多了,有时回来时,看到满桌的残渣、剩饭一片狼藉,很不舒服,我就提醒自己不能生气,我是修炼人要守住心性,就默默的收拾好,当作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从一九九三年开始,我们单位的买卖就不太好做了,单位开始裁员、整顿,正好赶上老财务科长退休,我是单位唯一有会计证的,领导却让我做人事工作,因财务在单位举足轻重,有些人就想做这个工作,我没有去争,师父在《转法轮》中举了这么个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师父告诉我们在哪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我就愉快的接受了这份工作,而且做得很好,得到上级和单位领导的好评。

还有一次,一个朋友叫我给弄一张空白发票,说给一千元的报酬,我当时就有一张,是我当业务主管时用五十元买来的,留着走账用的。我学大法了,就得用法来要求自己,这样的事是不能做的,我就把它撕掉了。

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所以在哪都能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我身上也展现出了大法的神迹。在一次炼功时,刚闭上眼睛,天目就出现一片红,又出现一朵大大的菊花,金黄色,开了就翻过去了,又出现一个连续的开,就象《转法轮》中写的“修炼一段时间,他发现前额逐渐发亮,亮过之后要泛红。到这个时候它就会翻花,就象电影、电视中那样,花蕾一瞬间开了,会出现这个镜头。那红色原来是平的,一下从中间鼓起来,不断的翻,不断的翻。”[1]

还有一次,我躺在床上,就听到有呜呜的声音,我的身体就在颠,我一惊,是地震吗?看看床和其它地方都没动,我知道是法轮在转,可能是调整我的身体。

还有一次,中午吃完饭,返回单位,门锁上了,平时上班时间都不关的,那时还没有手机,要下楼找电话,心想电话不好找,恐怕上班还晚了。正着急怎么办呢,就听“咔嚓”一声,很清晰的声音,门开了。我还以为是我敲门时正赶上谁听到给开的呢,我正要说谢谢,可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弟子。我在心里不停的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做饭时,不小心把右手的三个手指触到烧红的炉盘上,刷的一下,三个手指肚烫坏了,冒的黑烟都是肉烧焦的味,当时也不是很疼。第二天早晨发现三个手指肚跟正常手指一样全好了,真是太神奇了。

还有一次,在家人去世后,因家里的存款都在他的银行卡中,我不知道密码,得需要到公证处公证,拿公证书,才能取款。孩子算了一下公证费得四千多元,她的同学要给办,说给点好处费,就不用拿那么多了,我没同意,我是个修炼人,不能搞不正之风,是什么规定,我们就怎么做。

结果我到股票证券公司时,正好遇到管理员,他和我的家人很好,他知道卡中有一个业务是三个月结一次利息,现在还没结账,当我去办转账业务时,业务员让我办销户,才能把资金转到银行卡中,我告诉他有一个业务是三个月一结,他说,那就得月末才能办,结果办完利息是三千多。

更神奇的是,销保险缴费卡户时,手续都办好了,电脑坏了,怎么修也修不好,就对我说:“现在手续都办完了,你到银行哪个网点都可以办,什么时间都行。”当时正赶上中午就没办。过了几天去办时,卡里多了一千多元,我让工作人员给查一下,她说:“也不是少钱,是多钱。管那个干什么,销户了就完了。”我没那么做,我想修炼人不能要不义之财,我找到保险公司才知道,是他们多扣掉的给返还的。

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就按照规定办,一点都没少,想起来真是神奇。是大法改变了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