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使命 疫情期间救人急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年一月底,当我和女儿同修在明慧网上看到武汉爆发“武汉肺炎”被封城的消息时,感到震惊。而后我们每天关注明慧网,看新唐人电视,知道事态越来越严重,武汉有很多人不知不觉中就被感染死亡。我就想,难道真的是瘟疫来了吗?

没几天,全国各地都封城、封路、封小区,我们所在的县城也一样,出入必须登记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甚至门牌号。在这之前,每天上午我都会和同修约好出门面对面讲真相。但因为疫情及严格的出入管制,再加上过年,路上没有人,而警车、城管车、司法车白天却在马路上停着。

我和女儿的心情都很沉重。我们作为大法弟子,作为正法时期的救人使者,不能就这样等着,世人都在恐惧中观望,我们怎样在这危难关头救度世人呢?我和女儿同修交流切磋后,决定大量做真相资料,挨家挨户挂门把。于是我们就从明慧网上下载了《疫情到来如何自救》、《疫情凶猛,自保有妙招》等文章,穿插着《明慧周报》,《纵观天下》和各种真相期刊。我们把两种不同的真相资料放在一起,叠成一份,再夹上三退卡片放入自封袋中,保证真相资料既有有关疫情的内容,又有法轮功基本真相和三退内容,同时注意有重复真相故事的资料不放在一起。

我们将做好的资料排好,穿插分拣,再将分拣好后的资料按顺序在袋的封口处贴上小胶条,胶条细小,粘度也够,不会引起世人的反感。这样,我们白天打印、叠好,晚上我和女儿同修就到住宅楼里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没几天,明慧网陆续刊登了很多有关疫情方面的真相传单、小册子、不干胶等真相资料,内容丰富,排版精美,我和女儿高兴极了,就天天打印、发放。

我们从外地同修那了解到了有真相二维码,女儿同修在封城前联系上那位同修拿来了10个二维码,同修建议可以面对面送,大量的推送二维码。可疫情爆发,面对突然的封城,为了尽快让世人了解真相,我和女儿决定把二维码夹在真相资料里发放。女儿就咨询技术同修,从天地行上下载了制作二维码的模板,自己粘贴复制,排版。正面附上二维码和使用方法,背面附上使用说明,做的虽然不专业,但测试后都能用。我们把每份真相资料都放上一张二维码,一同发放给世人,连续发放一周后,再用手机扫二维码,发现有的就不能用了。天地行的技术同修提供了制作二维码的方法和模板,女儿就学着自己做二维码,而且二维码要求用多少做多少,保证每张二维码不重复发放十次。后来,网上有了现成的二维码,既精美又专业,我们就直接下载打印。在此感谢所有技术同修为我们提供的真相资源,从技术支持到编辑文字到版面设计,每一步都融入了同修们的心血。听女儿说,同修们都很辛苦,经常是通宵达旦,休息时间很少。我听了很感动,感谢同修辛苦付出,为我们讲真相救人提供帮助和便利!

记得疫情初期,我和女儿每天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经常能看到警车在街上遛街,有时快有时慢,有时还用高音喇叭在喊话,不让人在街上走。我和女儿边走边发正念,让警车看不见,警车真的就看不见我们。北方的冬天,刮风下雪,路面有的地方很滑,不小心就容易滑倒,我和女儿就手挽着手,经常一路小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总是快速的做完所有的资料,安全返家。

发资料有顺利的时候,也有不顺利的时候,过程中都有自己需要修心和提高的地方。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女儿進到一个小区,大门口的电子摄像头的灯几乎照亮了整个小区,小区有点像四合院,南边是有外楼梯的楼,北边是没有外楼梯的楼。我俩先顺着灯光上了有外楼梯的楼,结果只有一个单元门开着,发完真相资料后,我们又返回到南边的楼,我们就在摄像头的照射下挨个做完了所有的单元。完事后我和女儿都起了怕心,匆忙离开了小区,接着的几天里我们做真相看到摄像头都有些紧张和害怕。我和女儿交流,为什么会害怕呢?因为有摄像头。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我们的正念和神通就可以制约它,而且我们的身体是由高能量物质构成的,那个摄像头是分子构成的,我们比它还微观,它怎么能照到大法弟子呢?我们被这个分子构成的物质空间的假相给吓着了,而且信师信法不够,把邪党的迫害看大了,把自己看小了,承认被迫害。“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2]我悟到:你越怕它照你,它可能就照到你。我们把心放下,发正念清除怕心和摄像头背后邪党的邪恶因素并与它沟通,让它为大法弟子所用,起正面作用,帮大法弟子照明。以后再出去发真相遇到摄像头就不紧张了。

進入四月份后,我们县城所有的小区全面实行健康码,出入必须用手机扫码,而且有专人负责,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人不离岗,这给我们发资料增加了难度。即使能走出自己所在的小区,也很难進入别的小区,我们明白,这是邪党阻碍世人了解真相,而且邪党又在电视上抛出一个又一个假新闻,隐瞒疫情,蒙蔽众生。在这期间,负责扫码的执勤人员到各家登记家庭成员情况报到社区,结果又被社区人员登记到所辖派出所,说是疫情期间为防止外来人员進行的登记。

我和女儿同修交流切磋,同时多学法,发正念清除怕心,看明慧同修的交流,正念否定这一切假相,我们没有间断做资料,为了注意安全,我们等到晚上九点以后出去,每次带的不多,快去快回。因为晚上人少,加上疫情期间,路上很少有人行走,只有警车闪着灯不停的在遛道。我们把做过的小区记下来,没進去的单元记下来,以便有机会再去。就这样天天坚持,直到全面解封。随着夏天到来,很多小区没开的单元门也打开了,我就白天背着真相资料,把没有发到的单元再补上。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的加持,明显感觉到师父在往前推自己,而自己的状态也在改变。每次出去发资料前,我都先发正念清除解体当地另外空间干扰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邪灵在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当地所有世人(包括公检法司、政法委、610、社区等人员)头脑中抵触大法的念头,解体中共恶党邪灵和党文化在他们思想中的毒素,让他们明白的一面都能看真相,听真相,了解真相得救度;大法弟子发真相世人看不见,目地是不让他们造业,看到的就是真相。

進了单元门往楼上走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对众生说:众生啊,师父派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给你们送来了灵丹妙药,让你们吐出被邪党灌输的毒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一定要珍惜!因为始终保持善念,内心很平和,所以我现在即使在楼道里发资料时看到人也能很自然。不久前我和同修C到高层发放真相资料,我们从一楼爬到顶层,从楼顶往下做,一梯三户,我们刚发了三、四层,就在我往门上贴真相的时候,我背后的那户人家的门突然打开了,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因为我发资料的时候精力很集中,我还以为是同修C呢,当我贴完后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男子时,他也看到了我,我心里咯噔一下,但瞬间就平静下来。我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真诚的递给他说:“大哥,给你一个好东西!”他问:“什么东西?”我说:“一份真相信,你看明白了会得到福报的!”他瞅了一眼,说:“我不看那玩意儿。”说着就走進电梯下楼了。我看他当时并没有恶意,但当他進电梯的时候我自己却紧张了起来,我赶紧对同修C说:“快走,赶紧离开这里。”于是我和同修C飞快的跑下楼。等我们下到一层时,那个男子也刚下楼不久,我们就看到他走到院里骑上自行车直接走出大门口,也没有進大门口的物业办公室,我俩这才舒了一口气,继续到其它单元发资料了。回家后我就找自己,虽然当时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冷静的对待了,但是为什么过后还会有怕心?怕被恶意举报?还是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还是不能够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我要在这方面实修自己,加强正念。

从“武汉肺炎”到现在,我们小组同修都排除干扰,努力做好三件事。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放下了很多顽固的观念,以前我对同修C有很多想法,不是因为同修C不好,只是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就对同修有想法。这段时间的配合,我知道是我有执着自我的东西,同修C总是默默无闻的努力做好三件事,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也是在大量的发放真相资料,而且她做事很认真,因为我们现在做的是针对当地迫害、揭露邪恶的真相信,只要我们做过的地方,她都用笔做好记号。同修A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无论环境多险恶,从未间断发真相。同修A白天上街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挂条幅,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不懈怠。真的很让人佩服。

我深感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3]责任的重大,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学好法、发好正念是正念正行的保证。我要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不负使命,力所能及的救度更多众生。我为能成为师父的弟子而自豪,我也更要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去掉怨恨心、争斗心、执着自我等人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让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