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工作者:有缘在大法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七十多岁的美术工作者。下面这首诗是我在二零零八年住院时,也就是得法的那一天的真实写照:

神奇出院

卧床医院痛非常
护士大夫无主张
诚念法轮大法
万疾消除出病房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

下面叙述的就是这个故事。

一、因果有缘

那是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一个年过花甲的退休老头,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病,每天低烧不止,乏力,口无味;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六十八斤减少到一百三十五斤,天天去村卫生室看病打针也不见好,查不出病因;随后腰痛、腿痛、坐骨神经痛,而且日复加重,起居困难,坐卧不安。

没办法去市医院诊断,结果为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等疾病。后只好住進本厂医院,由我两个二十多岁的学生轮班守护。医生对我说:此病很顽固,吃药打针无效,手术开刀很可能致残,你的下半辈子人生要在病床上度过,画画是不可能的了。此话象晴空霹雳,把我惊倒!天呀!老天怎么会对我这样呢?

得法后学习师父的著作,师尊在一九九六年悉尼法会上答弟子问时讲道:“因为今天的人类社会,人都是业滚业滚到这一步的,业力已经相当大了。”[1]现在想来:我遭这个罪,不正是这个业滚业已相当大了的缘故吗?

二、雪中送炭

就在我极度痛苦时,两位使者,就是曾经受到邪党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俩口为了避难,从北至南,来到我厂落户,男的酷爱艺术,与我情趣相投,称为兄弟;一年多,他俩未敢暴露身份。我在患病期间,他俩回老家省亲去了。

这时他俩归厂,出现在我面前,老弟见我卧床不起,高声对我说:哥,我回来了,你会好的!我惊喜万分。他俯身对我说:哥,你赶快从心里把中共党、团、队退掉,诚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字真言,保你病好,这是宇宙大法。你若不信就不好,半信半好,全信全好,一定的。

这时我猛然想到:这不就是社会上被打压的法轮功吗? 虽然当时我对大法不了解,但出于自己的本能和良知:我觉的真、善、忍当然是好,我和我的父辈就是这样的人……于是我不假思索地说:老弟,我信,我全信;党、团、队我退、全退,一心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顿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豁然开朗。

在人生的转折点上,我迈出了第一步。

三、大法神威

躺在床上的我,一边默念九字真言,一边品评他回家带来的画作,半小时过去了。

老弟说:哥,你上个厕所吧?我说:行,我正想上厕所哩。在一旁守护我的学生赶忙来拉我,老弟说:不用,老师自己能坐起来。果然我坐起来了。学生要帮我穿鞋,老弟说:不用,老师自己会穿。这时我真自己弯腰捡鞋、穿鞋,都很顺畅。学生要扶我上厕所,弟说:不用,老师自己能走。真的,我阔步挺胸,行走自如,一切正常。

回到病房,我高兴地叫起来:不痛了!不痛了!真的不痛了!全屋的人都为我鼓掌,我那相依为命的老伴见状,更是热泪盈眶。

感谢大法!感谢师尊!神奇!神奇!

此时,曾经相信了一辈子的无神论、一辈子受党文化熏染的我又作何感想呢?我愚昧,我无知,我悔恨自己被邪党洗脑,要不是亲身经历的事,我还继续蒙在鼓里呢。

四、净化本体

师尊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2]

他们离开后,我高兴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心想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谁知到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突然拉起肚子来,拉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频,一次比一次稀,后来稀的没有了,只有浓和血。我寻思:为什么会拉呢?我没吃不卫生的东西呀?饭菜都是老伴亲手做的,是怎么回事呢?

这一拉非同小可,这一夜把值班医师、护士、连院长都忙坏了,也同时把我的学生害苦了。服药、打针、吊滴,全不见效,我身体也实在支撑不住了。医生说:那你就躺着在床上拉吧。直到早上四点多,不拉了,停住了,奇迹也同时发生了:我的脸色红润,精神焕发,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上午九点多,老弟俩口又来医院看我,见我红光满面,高兴地问:哥,好了吧?我把腰不痛和昨晚拉肚子的事说与他们听后,他俩高兴地竖起大拇指:好,是好事!大好事!师父已管你了,他把你身上的业力摘掉了,收你当弟子了。于是他们把人为什么会生病、生病就是还业等因缘关系的道理说了起来……

第二天,我出院了;我把医生开给我的药物全扔了。在师尊的导引下,我从此走上了改变人生的大法修炼之路!

五、幸福美好

我的老伴由于目睹此事的始末, 从那开始,她也一同和我走進大法修炼。我俩一起学法炼功,一起加深对法的理解,也慢慢明白从做一个好人开始升华到返本归真的道理,努力清除思想中的私心杂念和各种执著心,心性都在不断提高。以真、善、忍为尺度,检查自己,指导自己。

期间,我俩身体也曾出现过几次大的反复,都是师父一次又一次帮我们消业,一次又一次为我们净化身体。从那起,我们都远离了药物与医院。家庭美满 ,生活幸福,神奇事也时有发生,下面仅举几例:

(一)老伴修炼前,疾病缠身,常年病床,肺、肝、心等内脏疾病均在北京大医院治疗无效,血液、骨质毛病也多,看上去象八十岁的人。修炼后的现在,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敢穿张家界天门山的天门洞,人家说她只有六十岁。

(二)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间,我家的门上、窗上、墙上、柜上、玻璃上以及植物上,都开有千年不遇的优昙婆罗花。

(三)二零一七年,我家修房时,民工不慎从七米高的顶楼掉到地面水泥梯上,安然无恙。当时围观的人很惊讶:那么高掉下来,怎么会不伤呢?只觉的奇怪!都说:真是神佛保佑!奇迹!奇迹!这是大法师父护佑。

(四)有一次,我手拿着开启的手动切割机,站在两米高的木梯上为一座大型室外雕塑打磨时,不慎脚下踩空,后仰着地,只觉“轰”的一声,头撞在水泥地板上,切割机还呼呼在转。可头未破,血没流!多神啊!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故事到此:感谢大法,叩谢师恩!返本归真,精進不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