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制裁落地之后……

——从“纽伦堡审判”到“马格尼茨基法”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8月初,美国宣布制裁11名香港和大陆高官后,被制裁者曾不屑一顾。然而时至8月下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接受大陆官媒采访时表示,被美国制裁后,信用卡不能刷了;同时,有媒体报道,其家人也受到影响,社交网站同时受到限制;香港中资银行暂停被制裁官员开户,其他高官面临同样的处境。

当制裁落地时,被制裁者才知道它的份量。从对外的经济联系、社交平台、子女学业、出境安全等等,都受到了根本的制约。这个被称为“马格尼茨基人权法”到底是怎么回事?该法案的普遍推行对于独裁国家的权贵意味着什么?

对冷战的反思:纽伦堡审判

早在70多年前,二战结束后,国际社会面临着一个全新的课题,即在第一次大战中也未遇到的情况:如何清算大规模的反人类罪行,一些法西斯罪犯声称只是执行上级命令,并非主观意愿参与大屠杀。经过216次开庭,在激烈的争论之后,纽伦堡审判大法官最终以对普世价值的认同结束了争论,“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

纽伦堡国际法庭经过十一月的审讯,参与二战集中营屠杀的超过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余人被判死刑。这场审判的意义,对于反人类罪行、灭绝性屠杀留下了重要的历史参照。

数十年来,纽伦堡法庭留下的判例,一直在清算着冷战时代的余孽,如直至2019年,二战集中营警卫93岁的布鲁诺·约翰内斯·D.被以“协助帮凶”发起公诉,这个“杀人机器上的螺丝钉”最终难逃法网。

对于二战之后的反人类罪行,国际刑事法庭同样依纽伦堡法庭判例予以裁决,依据普世管辖原则,在2006年,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发起诉讼;2018年,红色高棉的杀人魔王被押上国际法庭受审。

没有硝烟的战争与普世管辖原则的较量

对于动用武器镇压屠杀民众的萨达姆、米洛舍维奇、红色高棉政权,国际社会依据纽伦堡法庭判例纷纷予以追究。然而,面对没有动用军队、没有使用枪支冷兵器,而且还披上了一层法律外衣的“人权灾难”,国际社会应如何处置?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于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从一开始江泽民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勒令司法机关,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将法轮功学员强行走司法程序判刑。这样的傀儡法律,居然蒙蔽了许多人,许多不明真相的国内外人士,一度认为法轮功触犯了某一个法条。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江泽民集团将司法环境带向一个极度扭曲的变异过程,在司法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红头不如黑头,黑头不如笔头,笔头不如口头,简单说就是法律(红头文件)不如司法解释(黑头文件),司法解释不如领导批示(笔头),领导批示不如领导说话(口头)。

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共表面上都按照法律程序走,实际上却没有可以依据的法条,按照“法无明文不定罪”的原则,在中共的法条下找不到任何可以加罪法轮功学员的依据,中共六一零的电话通知、口头传达,就直接代替了法律,而且不准录音、不准记录、不准外传,外界很难得到六一零传达法庭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证据。

难以想象的酷刑、洗脑班、劳教所、精神病院,在迫害的高峰期,江泽民动了国家财政的四分之一用于打压法轮功。2004年,一位辽宁省的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所说的:“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秘密抓捕、秘密审判、秘密关押,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片岁月静好”的铁幕之下,是一起又一起惨绝人寰的迫害。

就是在这样荆棘遍布的情形下,法轮功学员以坚韧的意志,不懈地讲清真相、揭露迫害。

2009年11月19日,西班牙国家法庭历经两年多调查,决定按照国际法“普世司法管辖权原则”的法条裁决,对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5名中共官员发出传讯令,要求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行为进行解释。

“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纽伦堡法庭留下的普世原则,顽强地呈现着正义的光芒。

从“纽伦堡审判”到“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作为冷战时代的国际法则,纽伦堡审判原则主要针对国家、团体以及相关嫌疑人,依据“刑事判决”程序,处罚以逮捕、监禁为目标。

“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则是冷战结束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产物。有别于冷战时代的“刑事问责”,“马格尼茨基问责法”是史上第一个针对个人违反人权行为的全球制裁法案。

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核心要点是:

禁止以国家或体制之名施暴的有关人员拥有美国签证和资产,并禁止使用美国以及和美国有关的银行系统。

由于世界上没有几个银行敢说自己和美国银行系统无关,所以一旦被这个法案列为制裁对象,基本就等于在全世界都无法藏匿和转移资产,再大的银行,也不可能为了几个客户而放弃整个美元业务。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制裁中共党官,而香港中资银行紧随其后。彭博资讯(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共四大银行的美元资金规模为1.1万亿美元。虽然中共官方力挺被美国制裁的11名香港官员,但在香港经营的多家中资银行为了在美国的业务和外汇交易不受影响,却以实际行动来配合美国的制裁令。

《马格尼茨基法案》看起来不过是一个针对特定案件、特定官员的普通法案,但由于其开创了制裁“个人作恶”的先河,具有极大的延展性,在全世界引发了蝴蝶效应。

由于之前没有大面积执行,可能它的威力和影响还不明显。但是真的落实到个人,其带来的震动令行恶之人心惊胆颤。

自1999年以来,迫害“真、善、忍”修炼群体的江泽民集团,走到哪里,就被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告到哪里法庭,大多数明白真相的法庭都纷纷开出传票,认定其触犯了“反人类罪行”,然而往往由于外国领导人豁免权等各种情况,使得这些人权恶棍往往能够脱身。

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有21年,国际社会对于中共的残酷迫害多次发声谴责,但也由于种种原因,迄今为止,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仍然逍遥法外。他们只要不出国门,就可以在中国大陆为所欲为,其子女、亲属利用他们手中枪杆子、刀把子的权力,大割百姓韭菜,鲸吞国家财产。

2011年新浪微博曾有一则很快被删除的消息透露:美国政府统计,中国部级以上的官员(包含已退位)的儿子辈74.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孙子辈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达到91%或以上,如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等。另据中共中组部2011年的调查,几年来中共高干家属、高干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的一共有108万人。这个名单上就包括2008年移民澳大利亚的、原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去澳洲的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两个儿子。

早在2019年8月,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教授转发了一则消息,指2019年4月17日,瑞银公布有100位左右的中国人,在瑞银的存款达到了7.8万亿元人民币。有消息透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巨额“私房钱”,坊间将江家称为“中国第一贪”,数额以几千亿美元计。

任何一个独裁者及其帮凶,在正义的清算面前,都无法逃脱法网。2011年,中共的老朋友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美国和英国分别冻结了其370亿美元和120亿英镑,意大利和荷兰冻结了90亿欧元,加拿大、奥地利、瑞典等冻结了60亿美元,法国冻结10亿美元,瑞士冻结9亿美元。

此外,在2018年7月前后,美国还驱逐了五千多名伊朗高官的子女,同时冻结了他们在美的近1500亿美元银行存款。

世间正气回升,红魔覆灭在即。2020年7月20日,来自欧洲、北美、中东、亚太和拉丁美洲的30个国家606位政要,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援法轮功学员,赞扬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抗中共暴政的精神,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

7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对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的迫害已经太长太久,必须停止。

《通告》与“明慧网恶人榜”公布后,恶徒的个人信息和恶行陆续记录在案。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制裁恶人”的行动已在中国引起很大反响,有效震慑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奉劝所有榜上的公检法人员勿存侥幸心理,凡作恶者,早晚都将出现在制裁名单上。中国大陆所有相关人员应引以为戒,对迫害政策不予配合、执行,不要堵死自己和家人日后赴西方国家定居、学习、旅游或经商之路。

俗云:“狡兔死,走狗烹”,被中共利用完后,自己仍要承担苦果。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公检法各级人员,应该赶快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才能忏悔赎罪、将功补过,以免它日伏法,再多悔恨也无益。机缘稍纵即逝,切莫蹉跎贻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