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历史图片:难忘的时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同修送来一些劫后余存的照片,看着这些当年的照片,很有感触,回望那美好的时光,真的不平静,使我想到很多……

图一:冬天的炼功点(1996年拍摄)
图一:冬天的炼功点(1996年拍摄)

我生活的城市虽地处东北边陲,但就象春天迟早要到来一样,法轮功于一九九四年四月就传入我市,从十几个人的炼功点(图一)开始,由亲传亲,友传友,之后,人越来越多,短短几年,在这个当时四十几万人的小城市全面铺开,到底有多少人修炼法轮功,不好统计,但当时每次印发师父的新经文就是一万份的数。在我市辅导站刚成立时,师父还专为我市写下了辅导站要走正的法,我们至今珍惜着这份属于全市大法弟子的崇高荣耀。

我与大法有缘,有幸参与了本地区修炼洪法活动的全过程。

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在全市办录音、录像学法班,单在电教馆一处就办了十四期录像学法班,每期七天。先得法的同修带亲朋好友、家人一同来听法,那情形就象师父精彩而又形象的描写一样:“俩俩相继而来”[1],那两年在我们心中,这就是我市最大的事,学员内心的冲击,莫明的内心喜悦,今天我们还能记得,天天早晨到公园、广场炼动功,不管刮风下雨、下雪,还是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从未间断。晚上背着装大法书的小书包,拿着打坐用的坐垫,去一座小学的走廊,利用学校广播,学法,炼静功。我市大部份学员都是这两年得的法,奠定了我们那一方世界众生得救的希望(图二)。

图二:录像学法班的听课证(1996年拍摄)
图二:录像学法班的听课证(1996年拍摄)

一九九七年,在师父经文的引导下,重在向内找,注重实修,那时经常开心得交流会,不但在本市开,还到哈尔滨、长春取经,记的那篇经文《和时间的对话》,当时很惊奇,原来时间就是神,师父的话至今响在耳边: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2]

这一年对我们触动最大,是啊,修炼就是向内找,在开讨论会时,常常有跟不上趟的感觉。

可是修炼毕竟不是一般的事,特别是刚得法的初期,每一个人都有魔难,有考验,但都是在师父的点化、帮助下,一点点提高,一点点升华。

还记的一件有趣又影响很多人的事,那就是带把鸡蛋的故事。(图三)

图三:带把的鸡蛋(1997年拍摄)
图三:带把的鸡蛋(1997年拍摄)

有一家,老杨头反对老伴修炼法轮功而吵闹不休,老伴则认为这个大法好,非要炼,因此老俩口矛盾越来越尖锐。逼的老伴关过不去,老伴绝望了,她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这日子过不了了,老头更是火上浇油,说你死吧!姑娘见状镇静的问爸爸:你为什么反对修炼法轮功?妈妈在家什么活都干,身体好,不花钱买药有什么不好?她爸也说不出啥,就是反对,他说他啥也不信,这个那个的你们谁见了?姑娘说你没见到的东西不等于没有!他说:“如果鸡蛋有把,我就修法轮大法。”

说这话是九七年的正月初二,正月初四上午,他家唯一的一只小乌鸡,下了一个带把的鸡蛋,老杨头惊奇的目瞪口呆!心里有些害怕,嘴里叨咕着:神了!神了!

不管这个蛋怪不怪,奇不奇,这带把的蛋下的时机是偶然还是什么,老头从此再也不骂老伴了,不反对她修炼法轮功了,而且每天晚上还为老伴炼功回家留门。

经过这些年的中共血腥迫害,老杨头饱尝了无神论的恶果:自己有病无钱住院,在这个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社会,无路可走,看着老伴修炼一点病也没有,七十多岁了,骑个车子满城跑,最终做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也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图四:佳木斯市集体炼功(1998年拍摄)
图四:佳木斯市集体炼功(1998年拍摄)

图五:佳木斯市集体炼功(1998年拍摄)
图五:佳木斯市集体炼功(1998年拍摄)

到了一九九八年,在个人提高的基础上,焕发出要把这好功法传给更多人的热情,集体炼功洪法达到鼎盛,在市广场、公园,上千人的大集会,宏伟壮观,产生巨大的能量包容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在唤醒每一个世人、每一个众生。(图四、图五)

从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功的传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短短七年的时间里,法轮功洪扬神州大地,其势有如排山倒海,用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修炼群体在改变社会,他们的所为让世人刮目相看。

在我市有这样一件事,当年在政府广场晨炼的法轮功学员,每次下雪,不仅扫炼功点的雪,而且还将偌大的政府广场的雪全部打扫干净。此举曾感动了当时的市长,市长亲自叫来新闻媒体现场采访,利用电视、广播、报纸充分赞扬。这张就是当时现场留下的珍贵照片,见证了当年法轮功在佳木斯那不可磨灭的美好印象。

一九九八年,真的是很难忘的一年,是大法洪传的顶峰。

图六:长春市集体炼功(1998年)
图六:长春市集体炼功(1998年)

图七:长春市集体炼功(1998年)
图七:长春市集体炼功(1998年)

一九九八年,虽然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到长春察看法轮大法修炼情况,客观上推动了法轮大法的洪传,全市集体炼功铺天盖地,蔚为壮观。(图六、七)

但是,中共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无端诬陷、迫害,公安内部下达对法轮功调查的密令,当时哈尔滨法轮功辅导站、辽宁省大连法轮功辅导站主动开展了一次调查,对本市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都做了一次“法轮大法学员健康与精神文明调查”,真实的反映法轮功学员修炼的情况,在我们地区也是,找政府相关机构官员开座谈会,修炼人以自己亲身体会讲收获,收到很好效果。就我本人,在一九九四年底大连报告会上,因是初期传法,师父给每一个与会者去一个病,我从小的肺结核,师父挥手一抓,病不翼而飞。不亲身经历,谁敢相信?这种人人都感受好的结果使当局意想不到,更吸引了更多人走入修炼行列,而警察用特务手段摸底的统计却让我们知道了我们还不知道的数字:当时在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

千百年来,古今中外有多少圣贤都在寻找生命的真谛,渴求获得宇宙的真相,今天的人类多么幸运,遇到了这万古不遇的机缘,遇到了创世主亲自来到人间传大法,这种幸运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真实感知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在深入的修炼中,人的心灵得到不断的升华,人们认清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修炼法轮功就是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邪恶的赤龙在大陆上施暴,到处弥漫腥风血雨,企图阻断亿万人回家的路……五千年的历史犹如一台大戏,其实质是:人们都在等待大戏的最后一幕——大法洪传;五千年的历史它就象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淘尽泥沙,留下熠熠闪亮的真金;依然走在正法路上的修炼者,紧随师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新纪元开始,法船就要启航……

这么多年的风雨过去了,我看着照片,我的眼睛模糊了,那密密麻麻的人,那些小点点,这种感觉就象在深圳大厦旋转餐厅俯视街上的人流;那些小点点,就象儿时看地上忙忙碌碌的蚂蚁。生命不在他的大小,生命的根本在于他的归宿,照片中那些炼功的人群,当年的一亿人,那些小点点今天都在哪儿?不能与大法擦肩而过,错失千古机缘,那些迷失的人,回来吧,师尊叫我唤你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0/【庆祝513】历史图片-难忘的时光-273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