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家里家外救人忙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丈夫的表叔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次,他从外地来到我家,想在我们地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我丈夫就帮他一起发。两个人发放了一宿,天亮时才回家。回来后,丈夫跟我说:“表叔走路太快了,我追都追不上。这一宿为了撵他,我汗都出来了。”听了丈夫的话,我隐约意识到大法修炼者不一般,但并没有深入的去了解。

那时的我,正饱受病痛的折磨:过敏的脸肿得高高的离不开药膏,否则就奇痒无比,整张脸跟干旱许久的土地一样,四处开裂;还患乳腺癌、子宫糜烂、眩晕症、耳鸣;腋下长的疙瘩就象鸡蛋一样大,为了不压到它们,两个胳膊不敢往下放,长期抬着;乳房更是肿胀不堪。为了治病,走遍了当地的大小医院,四处求医问诊,西药、中药和针灸全都试了个遍,可病情依旧没有改善。因为丈夫胆小,我没敢跟他透露病情,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扛着,只能背着家人默默的流泪。

走進大法修炼 无病一身轻

一天晚上,丈夫因为过敏性鼻炎和哮喘发作,憋气憋的不行,当时正值半夜两点多,无处求医问药。我见他跪在床上抵住胸口,样子十分痛苦,就提醒他说:“表叔不是叫你难受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你赶紧试一试!”丈夫听后就照做了。没一会儿他就恢复正常了。从那以后,他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表叔在我家的这段时间,问起我为什么供着佛像?我无奈的说:“有病乱求医呗。”他就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叮嘱我认真去看。可我捧起书只看了几行字就困的不行,就放下了。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邻居老太太突然来我家串门,正好碰见我和妹妹要出门,她就问我们干啥去?我告诉她:“还能干啥去,去医药公司批药呗!”老太太听后,感叹道:“看看你们这两个大病秧子,天天浪费钱在买药上。有这钱,你们买肉吃不行吗?快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吧!”

这位老太太人称她“五婶”,也是位法轮功修炼者。在修炼之前,她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曾经坐在房顶上,拍着大腿痛骂儿媳。作为邻居,我当时还去拉过架。那时的她,不但脾气暴躁,身体也不好,肌肉瘤密密麻麻的长在皮肤下,一摸都硌手,连算卦先生都说她活不过六十岁。

没想到,五婶修炼法轮大法后,脾气彻底变了,身上的筋疙瘩也都消失了。她跟我讲,有一次她想看大法书,正要去拿老花镜时,老花镜“喀吧”一声断开了。她立刻悟到,这是师父点化她眼睛好了。从此之后,她看书再也没戴过老花镜。

听了五婶的话,我心动了,我跟妹妹说:“你看五婶的变化多大啊,咱们也修炼吧!”师父看我有了修炼的愿望,就安排表叔再次来我家做客。表叔叮嘱我说:“《转法轮》这本书你一定要坚持看完,中间不要停。不然,你再拿起来就太难了。”

回想起第一次看《转法轮》半途而废的经历,觉的表叔说的是那么回事,当即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转法轮》一气看完。可当我拿起《转法轮》看的时候,又困得不行。这次我没有放弃,就坚持看。在看到第五讲的时候,因为困的不行,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捡起书,接着看。我就这样学完了第一遍《转法轮》。

我开始看第二遍的时候,突然高烧不退,一量体温,发现体温计都到头了。可那种高烧和生病不一样,一点儿都不难受。丈夫很害怕,想找医生来给我输液,我却高兴的劝阻了他,说:“我这不是发烧,是师父开始管我了!”就这样,连续高烧三天,我人不但没垮,还精神十足。凌晨五点就起床去喂鸡,走路都是蹦着跳着走,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高烧过后,我开始腹泻,可骑自行车上街时,却一点儿事也没有,但是一到家就拉肚子。就这样,整整排了三天。后来我的例假也变的不规律,出现了两次十八天、一次十二天的经期。

伴随着这些异常的状态,我身上的业力被师父很快的推出去了。一次,我在炼两侧抱轮时,感觉耳朵在扇动,脸上象有虫子在来回爬。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为我清理耳鸣和皮肤过敏。还有一次炼功时,我感觉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转过身去一看,一个人都没有。我意识到是师父在为我调整身体。就这样,四个月过后,腋下的疙瘩消失了,身体上的所有病症都不见了。

一身轻松的我居然还有些不适应,跑去问邻居同修:“我突然不难受了,这可怎么办?是不是师父不管我了?”同修听后,说:“你病都没了,还难受啥!”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再没出现过任何症状。

做生意与救人两不误

修炼之后,我承包了当地一个游乐园中的两个项目,做起了生意。我做生意,不以赚钱为目地。我走進大法修炼时,《九评共产党》已经发表,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所以每天上班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跟人们讲真相。我没有害怕的观念,看到哪里有闲人,就去哪里讲。人多的地方我也讲,最多一天能劝退十多人,少时也有四、五个人。有时为了让人们多停留一会儿,把真相彻底听明白,我还会主动赠给他们游乐项目玩,一次讲不完,就再赠一次。

长此以往,非但没有赔钱,来我这里玩的人反倒越来越多。高峰时期,日入两万元不止。因为游客太多需要帮手,有不少当地的大学生来我这里做兼职,每来一波人应聘,我就讲一波真相。工期结束时,还给学生们带上真相资料叮嘱他们回去阅读,传给同学看。过程中,不但与这群学生结下了善缘,还邂逅了不少可贵的众生。这里仅举几例:

一天,有两个小青年在我面前走过,嘴里叨咕着说要找人去打架。我一听,急忙上前讲真相,顺便告诉他们说:“孩子们,可不能打架啊!父母把你们拉扯这么大,不容易。你们要是在斗殴中出了事,他们该多痛苦啊!”我见两人有所触动,就给他们讲了善恶有报的传统文化故事。他们听后,改变了想法,不但决定不去打架了,还同意退出他们加入过的中共组织。我很高兴的说为他们起化名,对其中一位年轻点的说:“阿姨给你起个名字吧,叫阳光,就象太阳那样灿烂的阳光!”那位青年听后十分高兴,当即表态说:“阿姨,这个名字真好听,从此以后,我就叫阳光了!”

第二年,阳光带着女朋友又来到了游乐园,还专门到我所经营的项目前向我问好,说:“阿姨,您还认识我吗?”我说:“看着面熟,记不清了。”他立刻表明身份道:“你不记的我了?我是阳光啊!”我这才想起来。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现小伙子的变化可太大了!原来的他,满身戾气,脸上的表情都是恶的,如今面相十分和善,整个人精神、帅气,真的是变的阳光了。

一天中午,在游客较少的时段,我看到一对老夫妇带着小孙女坐在椅子上乘凉,我就拿了一瓶水送上去说:“天气这么热,快给孩子喝点儿水,别中暑了。”老太太急忙道谢,我就顺势讲起了真相。她听后同意三退。可老爷子的表现正相反,故意避开我往前走。我追上前给他讲真相,他还闪烁其词,说自己啥都没入过。我看他的衣着打扮象个当官的,知道他在敷衍我。

就在这时,已经明白真相的老太太着急了,对我高声喊道:“他是党员,还是个党委书记!”我就开始系统的给老爷子讲大法真相和藏字石预言。他听后,仍不表态,我看穿他是体制内的人,一定很了解邪党的本质,只是因为对邪党的残暴本性心有余悸,才会如此回避。我就跟他说:“你放心,咱们这附近没别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今天你能听到真相,是天意!我给你起个化名,你退出吧!”这时老爷子点头同意了。

我回到屋里拿出饼干送给孩子吃。这时候,老爷子整个人全变了,十分热情,和之前那个冷漠的老头判若两人。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得救的老太太突然领着小孙子来找我,焦急的说:“他大姐,快帮帮我孙子吧!”原来老太太的孙子要去北京做心脏手术,她不放心,想让我跟孩子讲退队的事。我一听,赶紧给孩子退了少先队,还送了他一个真相护身符,告诉他一定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一定会帮助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临走时,老太太让孙子跟我道谢,我说:“别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

在游乐园中,我还遇见一对外地的母女,当时女儿去买东西了,留下母亲守在原地。我跟这位母亲谈话后了解到,她刚刚失去了老伴,有些抑郁,整个人的状态委靡不振。我就给她讲了大法真相。我看见随着我讲真相,她的眼神突然一下就亮了。果然,听完真相后,老太太当即同意三退,还坚持用真名退。正在我跟她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的好处时,她女儿回来了,听见“法轮功”三个字当即阻拦说:“你跟我妈说这些干什么?妈,咱们走!”没想到老太太不但没离开,还当场拒绝女儿说:“我不走,你大姨说话我爱听,我们还没说完呢!”

见母亲态度坚决,女儿只得陪着坐下。我顺势反问道:“姑娘,你了解法轮功吗?”女儿听后搬出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就从头到尾给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姑娘听后,明白了自己是被蒙蔽了,也同意三退了。还说要给自己的姐姐、姐夫都退了。我说:“三退需要本人同意,你得告诉他们,本人不点头是不起作用的。”女孩听后肯定的说:“我会告诉他们的,他们都听我的。”我给了她三个真相护身符,她见母亲没有戴,就把自己的真相护身符从脖子上摘下来,郑重的戴在了她母亲的脖子上。老太太要给我一百块钱,我谢绝了她。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不收钱。你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心三退了,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随着真相越讲越广,我接触到的人也越来越多。得救的人有体制内的军人、有政府里的官员、有文质彬彬的大学生、还有痞里痞气的社会青年。我体会,不要以对方的身份和举止来断定人好救还是不好救,只要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前来让我们救度。

公公翻天覆地的变化

相对于给路人讲真相时的从容和自信,我在给公公讲真相时却屡次碰壁。其实,我的公公为人善良,忠厚本分。自从我结婚后,他就一直把我当亲闺女看待,有什么好吃的菜都特意给我留着。平时我做出的决定,他也通通认可,从来不说一个“不”字。

但是对我修炼后讲真相这件事很抗拒。因为他年轻时当过村里的小队长,文化大革命后期管理过生产,参与过政治,是邪党害人运动的见证者。所以,对于邪党的恐惧可谓深入骨髓。可家中的亲人也是需要救度的众生啊,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可他不但不接受,还拍着桌子冲我吼道:“你才四十多岁,你经历过什么?共产党养活你,有吃有喝的,你知道啥?”

我不放弃,一有机会就跟他交流。结果,每次我们都争的面红耳赤,还把老爷子气的不行。丈夫不让我再给公公讲了。当时我通过与同修交流,阅读明慧网、《明慧周刊》里的交流文章,意识到自己有争斗心、怨恨心和急躁心,还有一个强大的自我,这都是情,必须去掉。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就不再和公公争论了。我买了台DVD,在家中大量播放《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等真相光盘。公公对这些都怕的不行,有时气的甚至要砸电视机。后来,只要我一放光盘,他就马上离开房间。

一次,家里来了两个亲戚,我立刻播放《九评共产党》给他们看,老爷子当即用手捂着脸,侧过身去。看到他的样子,我觉的很可笑,但很快认清这不是他,是他背后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在阻碍他明真相。我当即发出一念:“我今天一定要清除他背后的这些邪恶因素!”此念一出,突然感到全身发冷,有点打哆嗦。大夏天的怎么会冷呢?我意识到一定是邪恶冲着我来的。随后,我发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解体邪恶。在正念的作用下,屋里的三个人象被定住了似的,一句话都没说,顺利的看完了《九评共产党》第六章。

后来在亲属同修的建议下,我把常人的电视频道关掉了,在公婆的卧室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每天轮番播放新唐人的电视节目。两年后,公公不但认可了大法,也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退出邪党后,还和家人一起参与诉江。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保平安,他也照做。

一次,一架铁梯子从两米多高的房顶上掉下来,正好砸在公公的头上。那时候公公已经八十多岁了,被铁梯砸中的地方鲜血直流。在他孙子的叮嘱下,老爷子马上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医院缝了八针,医生让他住院观察,他拒绝了。回家念了一宿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次日,丈夫担心的询问老爷子:“脑袋还疼不疼?”公公说:“不疼,就是有点发胀。”丈夫听后感慨道:“这也太神奇了。扎个刺还得疼两天呢,可老爷子居然没事。”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两次,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家人们都知道,这是因为公公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的缘故。

老爷子不但碰到意外时正念十足,在面对邪恶时也毫不怯懦。因为诉江,我们全家人被恶党骚扰。恶警询问老爷子:“为啥诉江?”老人直言道:“我儿媳原来浑身是病,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江泽民不让炼,他迫害炼法轮功的人,我就告他。”

不久之后,公公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如今,老人已经离不开大法了。白天在家听法,走路或睡觉前默念“法轮大法好”。老爷子现在面色红润,身体硬朗,看起来象个七十多岁的人,还能轻松的拎起二十斤的大米上楼。周围的人都说:“这老爷子,能活一百八十岁。”

如今,我家四世同堂,上有93岁的老爷子,下到六岁的小孙子,全都修炼法轮大法。一家八口人沐浴在师父的浩荡洪恩之中。

我代表全家人叩谢师尊,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与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