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总有师父看护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与T同修去他们镇帮助组建一个资料点。那是A同修的家,临街的排子房,房后边是一个四方形的大交易市场。我们上午把电脑、打印机放在A同修家。当天晚上我同技术同修T去教技术。晚九点左右,到了那镇子上,由于天黑又不熟悉,就找不到A同修家了,左转右转到了交易市场,我俩正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呢,突然旁边一个小门开了,出来一个人,我们仔细一看正是A同修!A也很吃惊,他说有半年没开过这门了,今天不知为啥就想开这后门……

师父(法身)的大手摁住了车前盖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去省城進货,返回时我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的快车道上,妻子和A同修坐在后排。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突然我发现前面的车停下来了,距我的车大概只有五十米左右,而我当时的车速在一百公里左右,我马上刹车却刹不住,车轮发出刺耳的响声,妻子和A同修吓得大叫起来,眼看就要撞上了,我把方向盘向左打,希望撞到护栏和前车的左后部,这样损失可以小一点,第二次刹车的时候车猛烈的晃了一下,停住了。我们长吁了一口气,赶紧下车查看,我们的车头右前部距离前车只有不到两厘米的间隙,左边也没撞到护栏。

回到车上,看到妻子泪流满面,我以为她是被吓的,她说:“你知道你是怎么躲过这场车祸的吗?是师父(法身)的手把车前盖摁住了咱这才躲过这一大劫的!”妻子是开着修的。

马蜂的毒针扎在无名指上,一天恢复正常

二零一九年十月份的一天,我开着电动三轮车外出,停在大马路的交通灯的红灯下。忽然我感觉右手疼了一下,一看是一只马蜂叮在无名指上。我顺势把马蜂弹了下去,它的毒针却扎在了手上,拔下之后疼痛立即加重袭来。我本能的用牙咬了伤口几下。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想起了师父讲过:“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另外空间它的时空概念和我们这边都不一样,它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的物质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这个时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还是个常人的身体吗?根本就不是了。”[1]是啊,我都修炼二十多年了,我这个肉身根本就不是三界内物质构成的了,三界内一切东西,包括老病死,怎么能动得了我呢?也就是过了十几分钟吧,手指就不怎么疼了。到了库房,我还搬了几十件货。第二天,手指就恢复了正常。

电子门自己开了

疫情刚过,我开电三轮车去小区发真相资料。现在城市里的小区的门基本都是电子开关,居民出入都得刷卡。一般情况我就随着别人進出而進出。这次我出小区时,没人出入,眼看就到了门口,心里正不知所措时,门却自动开了。

每每想起这一桩桩一件件神奇事,全身就被一种温暖、神圣的感觉包围着,切实的告诉我: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