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第四次救了我的命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今年正月十六,我和七十多岁的同修老姐约好晚上去家乡那边发真相资料救人。我们送了四个村子,顺利的送完了。回来时,老姐开着三轮车,到了离家还有二十多里地时,车速已经是太快了,我想:这么快,刹车都控制不了。可还是没提醒老姐,冻得也不想说话。在过一个拆除了的收费站时,车子忽然斜着向左侧方冲去,冲到宽宽的马路左侧,就听“哐”的一声,又“哐当”一声,这时我看到车后轮撞到一个涵洞的水泥垛子上,左侧车厢被抬了起来。我当时想车要翻了,身子使劲往反向用劲,手没处抓。

当我意识到自己趴在地上,抬头看时,看见老姐在我旁边弯腰在喊我。这时听见一人说“这俩人捡条命”,我顺着声音一看,一个人好象是从一个低处,爬上一个高坎子,朝我们走来。我记不清是谁要扶我起来,我说我自己起来,当我站起来的一瞬间,一下子真真切切的想到:师父救了我!再一看,看到三轮车在路旁边侧翻着,一辆轿车停下来,走过来一个男的。先到的那男的说:你把她们送回去吧,这两人捡条命!我跟这俩人说:受累,帮助把车推到道边吧。我们把车扶起来,车轱辘落了地,四人用力把车推到道下。先前那人跟后来人说你把她们送回去吧,我以为他俩是一起的。我说:碰上你们两位好心人了,谢谢你们!并请后来的人把我们送回家,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到了家我给了他二百元钱。他一再要送我们上医院,要给我们家人打电话,被我们谢绝了。我们下了车,他还好心的再三嘱咐去医院。

在第一眼睁开看的时候,我就觉的脸上糊住一个盖子,象戴了一个面具。等起来后,嘴也不好使了,说话说不清,左眼封住了,右眼有一条缝儿。

我们的样子怕吓坏了老姐夫,就去了亲戚(同修)家。到了亲戚家,我没说啥,跪到师父法像前,磕头跪谢师父救了我们!起来我就在师父法像前炼功。这时亲戚们直接找同修给我们发正念。同修们快速的来了。我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的第三遍时,连哆嗦带要吐,就跪在了床边。后来四位同修帮我们发正念,我两位亲戚同修找人往回拉车,等把车拉回来已是夜间两点多了。

开始发正念时,我胳膊、手掌疼的没处放,两手背都摔坏了,脸杀着疼,还老要吐。发正念一段时间后,渐渐的不呕了,身体和脸疼也轻了。又困的不行,同修不让我睡,让我心里喊师父救我。要亮天了,同修们让我听着师父的讲法让我俩睡了。我睡了一会儿,就难受的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看了一下脸:整个脸摔平了,象一个大发面饼,只有右眼还有一条缝儿,满脸摔坏很多处。没有一块儿能找到像我的地方。两颗前门牙磕晃动了,嘴里肿了,腮被咬破。我以为吃不了米饭,没想到,等吃饭时,嘴张开了,能吃!我感叹:师父,谢谢师父救了我!师父不但第四次救了我的命,又哪里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痛苦?!

老姐回忆说,车侧翻后,她脚疼把她疼醒了,不知发生了啥事,她脚被车砸在底下。也不知道有我在车上的事了。看到地上还趴着一个人,才想起来了我。上前扒拉我两次,我没反应,她才想起来求师父加持我。喊师父两声时,看到我动了一下。一协调同修看到我时,她一下想哭,后来一念正了过来,不能哭。我亲戚看到我摔成面目皆非的样子,在我面前没敢哭,等去往回拉车时,在路上放声哭。老姐摔的轻,脚上青了一块,腰摔的坐下站起来费劲。她家老姐夫知道后说,这要是摔着别人(不修炼的人),倾家荡产也还不清。同修们都知道了,来亲戚家帮助的,在外面帮助的,都在帮我们发正念。

等到了第四天,我身体轻快的走路一路小跑。这天我女儿知道我在亲戚家,想让我和亲戚帮着哄孩子,来了亲戚家。一進门,看见有好几个人在客厅,我坐在几人中间,她没看出来我,后来她特意盯住我,“哎呀!”一声,我说话了,她又惊又吓,我告诉她不要告诉家人,是师父救了我,有师父,什么事都没有。女儿信师父,但看我这样子,不一会儿,姑爷也来了。女儿又避开我偷着给她爸爸打了电话,她爸爸当即挂了电话就从外地赶了回来。一家人感叹师父救了我!

我每天早晨三点十分起床,三点二十到五点五十炼功,白天学法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找到了那么多执着心:最近一两年,自身修炼放松了,救人的事更是没做多少。以帮女儿看孩子为借口,不炼功不学法的情况多了。不学法心性也守不住,没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以自我为中心,什么人心都有,特别是怕心和情重。心性差的啥事都围着自我转,不顺着我就心里生气,有时还发脾气。帮女儿看孩子,老怕耽误了自己。这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是带着不纯的心去的。姑爷出差,女儿自己看俩孩子,看不过来,让我帮她照顾两天,等她过几天上班(找了新工作),我就能该干什么干什么了。可我想这几天学了法,刚状态好点,再哄孩子又不行了,心想不去帮了,但没跟女儿说。没处理好关系,以救人为名掩盖私心。这为私为我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不但让师父为我操心,又耽误了同修救人。我下决心一定修好自己,修出慈悲,修出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第四天,我的左眼闪了一条缝,能重新看到东西了。第六、七天上,我就自己能打车出去了。第八、九天上,我能骑车了,但很慢,因为看不清道。又几天,我和同修出去粘贴大法好救人了。出去粘贴时两条腿没劲,东一脚西一脚的,贴了一会儿好多了。连着浑身疼了好几天。两胳膊腕子都肿了,左小臂都青了起来。两条腿也肿着。二十多天后的一天早上,刚上厕所,一蹲下时,腰部象脱了节,晃荡了几下疼上了,再起来时站不起来了,站在那抬不动脚。同修看到后,边发正念边鼓励我,否定迫害,扶我走了两圈后,我自己坚持走,不断坚定正念,边向内找,炼了第一、三、四套功法,发了几次正念,不那么疼了。下午集体学法,我们又整体向内找,互相坦诚交流,去掉了奸猾心、躲避心、怕得罪人的心、不负责任的心等,我们整体都有了提高,相应的干扰自灭。

一个月后,同修捎口信看我能不能去配合发资料粘贴不干胶,我本打算和我经常配合的同修晚上发真相资料去,我想应配合整体。但答应后人心上来了,老找借口不想去,最本质处发出的真念应该去,后天形成的观念、怕心假我老想退缩,折腾的我没了力气、也没了正念。怕坐车身体不适、怕被抓、怕走不动、怕翻车……

坐上车时困的睁不开眼,我就心中喊师父帮我,自己并不停的发正念。到了远方的村子,我思念这一方众生的心一下使我神了起来。我和同修几年没来过这里了,多么盼望离我们路远的众生能接到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开始我贴时,走不动,贴几张累的站不稳,有时贴到电杆上,手和胳膊撑着身子动不了了。到了后半夜,我身体越来越轻快,在月光下,走在救众生的乡村路上,我的身心是那么的舒畅、美好,心里为众生有了希望而喜悦、为师父的无量洪恩而感慨!浑身忽然有种使不完的劲。粘贴完后,又散发了些资料,到家已是第二天九点多了。

神奇的是,同修们近天亮时都困了,我却非常精神。离家十多公里时才困了,但不敢闭眼,心象撕裂一样怕翻车。

从这次救众生回来后,我走路比原来还快了,身体一下有劲了,骑车正常了,家务活也正常干了。

无限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一次次救命与时时的保护!弟子一定实修自己,心系众生多救人,完成使命。

叩谢师父!感谢多年来帮助我的同修。

注:前三次师父救我,其中是两次车祸,把我都当场摔“死”了,师父救我活了过来。一次是晚上头疼,睡着后“死了”,身体僵了,身上出了水洗汗,大便便到了裤子里。同修喊师父救我,四十多分钟后,元神回到身上,我活了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师父第四次救了我的命-396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