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外孙女身上再现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我的外孙女曾患先天脑瘫,在大法中获救,她今年已经六岁了,长的聪明伶俐,又漂亮,完全是个健康的孩子。孩子从出生到一点点长大,我经常给她听师父讲法,领她出去玩儿,就借机和世人讲真相,讲外孙女身上的奇迹,大法的美好。她喊“法轮大法好”,每次喊完,我养成了一个习惯,竖起大拇指,夸她:“真棒!”而孩子只要一看到我竖起大拇指,就喊:“法轮大法好!”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打工,忽视了带孩子听法,让邪恶钻了空子。今年八月的一天,外孙女在小区里玩儿,有一个八岁的孩子举着外孙女往单杠上抬,她自己也往上爬,我女儿在旁边没注意看孩子,结果外孙女头朝下摔下来了,脸都摔肿了,眼睛里有血块,最严重的是,到医院检查拍片子脑袋里有血肿,很严重。阿城医院没敢留,马上去哈市医大二院,我娘家大嫂子知道后,让我女儿去找那个八岁女孩的家长,让他们负责,女儿去他家,说小区里有监控,能看到,证明是那个八岁小孩儿把外孙女抬那么高才摔下来的,想让他们负责,因为到哈市医生看到片子,说必须要做手术抽血,手术费就得三万元,而且过程中还有危险,八岁女孩儿的家长说先去看病,他们负责拿药费。

这次医生给外孙女拍片子,CT上显示当初刚出生时的脑瘫症状还在,脑囊肿还有,脑瘫已经成了积液,如果只看片子脑囊肿压迫孩子大脑,肯定会有症状,但是医生看到孩子一切正常,以上片子症状对孩子不起任何作用,这是实证科学解释不了的。

第二天我还没到家,就听说外孙女的事,因为女儿没告诉我,当时住院手续全都办好了,女儿、姑爷和女儿婆家人都在,就等我和丈夫到拿个主意,再决定做手术。路上我娘家嫂子还说,让我们去找那个八岁女孩儿家,让她家负责,我和丈夫一致认为不能找人家,更不能讹人家。

到医院之后,姑爷讲了医生看到片子说孩子很严重,必须做手术。我心里发正念求师父。到医院后,我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脸都摔肿了,是挺心疼的。女儿跟我讲去那家找的过程,那家同意拿药费。我严厉的说:你肯定看孩子没用心,溜号了,只顾看手机了,你这么大人不看好自己的孩子,摔成这样还去让一个八岁的孩子负责,你是怎么想的,都是小孩子,懂什么?责任在咱们自己身上。女儿辩解:那孩子要不把咱孩子抬那么高,她自己上不去,也不至于摔这么重。我说:也许是咱们孩子就有这个劫难,无论如何,咱孩子到什么程度,你放心,咱家决不去找那八岁孩子家,让她负责。做人到什么时候都得把心摆正。当时医院里人很多,他们听着我和女儿的对话,就有好几个人说:你这个当妈的可真行,太讲理了,现在象你这样的人太少了。我就借机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并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他们都认同。

这时我对躺在床上的小外孙女一竖大拇指,外孙女马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让孩子起来哄她玩,给她好吃的。因为“七分精神三分病”,我不断的让孩子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孩子说:我是大法小弟子,就归师父管,什么病都没有,哪儿也没坏,不做手术,不许邪恶迫害,求师父帮我。我一句一句的教,孩子一句一句的学念。我们在走廊来回走,来回念。不断有人问孩子怎么摔这样,我就借机讲真相,并有人三退,夸我好,心正,并说好人有好报,孩子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手术有危险,但从表面上人的理我也不能说不让手术。我在心里发正念,决不允许给孩子做手术,并且在心里求师父帮帮孩子。孩子后来在走廊来回跑,我逗她玩儿,这时女儿婆家人一直在旁边观察孩子的情况,一看孩子又吃又喝,玩儿的特别高兴、开心,就都说这孩子怎么瞧着不象有病的样子,医生还说很严重,非要手术,这怎么办呢?再说手术毕竟有风险,好好的孩子冒那个风险也不值得,万一手术不好反而害了孩子。

一家人见孩子这么活泼,没了主意。最后决定再做个磁共振好好检查一下,医生就给孩子灌肠打安眠药,想让孩子睡觉,然后再做。结果孩子打完安眠药,肚子就拧劲儿疼,孩子大哭,怎么也睡不着,上卫生间折腾了好几次,就是不睡觉,肚子疼,最后磁共振没做上,见孩子也挺好的,就决定先回家再观察,过几天再看看。

回家后我就向内找,自己只顾挣钱,放松了修炼,没带好孩子,遇事就知道找师父,自己不精進,给师父添麻烦。我决定在女儿家住几天,带孩子听法,发正念。孩子特别愿意听师父讲法。

女儿心里一直担心,这次就是要给孩子手术,我在她家带孩子修炼她就不高兴,给我脸色看。我也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不动心,就上市场买各种好吃的感化女儿。女儿想赶我走,就说:你还不回家呀?我一听,明白女儿的意思,但我修炼多年,也明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逼我放弃孩子,不让我管,就控制女儿刁难我,我不上当,说:我不回家,就在这儿守着孩子。因屋里热,一室一厅,我在客厅住,结果姑爷也找麻烦。大约住了一个礼拜,我回到家里,一到家丈夫就告诉我,女儿明天就去哈医大给孩子做手术,任我百般劝说女儿、姑爷,他们都不相信,非要做手术,我又去哥嫂家,结果哥哥急了,说:孩子那么严重,你不让做手术,孩子万一有什么事你负责呀!我一看,明白了,哥嫂也是常人,不可能理解我的想法。

我和丈夫说要跟着一起去医院,丈夫对我说:姑娘特意告诉了,不让你去。我一听,心就起来了,就想:我这么费心为你们好,你们却不领情,都不让我去,心里开始动摇,想不管了。但是回想起当初跪在师父法像前发愿,将来负责教孩子学法炼功,求师父救孩子,如今却要失信,不守承诺,我离开女儿家的时候,孩子哀求的目光,让我心动,我一走她就哭,不让我离开,并说:姥姥,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她很聪明,还和我说她妈妈要给她手术,她很害怕。我又想,如果我不管孩子了,她父母都不修炼,孩子又小,我不管能推给谁管呢?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不让她做她就做不成,我坚信这一点,他们去了也没用。而且我相信孩子这一难看似摔得很厉害,其实师父都已经给消减很多了,不然的话,孩子说不定摔成什么样呢,我不能上魔的当。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的思路清晰了,也有底了,我对丈夫说,吃完饭贪黑也要把我送到女儿家,明天上医院,我必须跟着。丈夫把我送到女儿家,女儿不高兴,我也不管,我给孩子听法,女儿一下子给关掉了,不让听,我一看就把播放器拿到客厅里听,外孙女出来到我身边说:姥姥你借给我听听,行吗?听完我睡觉时再给你送回来。我给她拿去,孩子这回听法女儿没管,睡觉时孩子把播放器给我送了回来。

到了第二天,我和女儿及她婆家人一起到哈医大住院处,拿了三万块钱,我家拿一万,婆家拿两万。到那里我才知道女儿手续提前都办好了,前几天她又领孩子做了一个CT,做完CT拿片子去哈医大给大夫,大夫一看片子特别严重,说必须马上做手术。到了那里之后,我一直在发正念。女儿让我给看东西(看堆儿,住院用的东西都拿来了),我不干,领着外孙女跟着女儿去见医生,抓住机会,我对医生说:大夫,你看看我们的孩子。我指着又蹦又跳的外孙女,对医生说:这就是你说要做手术的孩子。

医生一看,有些惊讶,说:这就是那个孩子吗?我说是啊,医生说:这孩子做什么手术啊,这孩子不是完全正常吗?我们说:是啊!女儿一听,就问医生,不是你说的孩子可严重了,而且必须做手术吗?医生说:我只看片子也没看见孩子这样啊,这孩子手什么术啊。然后又问我们:孩子头疼不疼,晕不晕,吐不吐的?女儿和她姨婆也都说,医生说的症状孩子一样都没有,孩子能吃能喝的,一切正常。医生说:那你们赶紧回家吧,这孩子根本不用手术,接着拿着片子让旁边的医生看,说:邪了门了,你看这片子这么严重,又指着孩子说:你看那孩子,啥事儿没有。片子和人一点儿都不符。

我当时一听,只顾高兴了,拉着孩子就往出跑,跑到看东西的姑爷面前,告诉他医生说的话,孩子不用做手术了。姑爷一听,说:这不是和以前出生时一样吗?片子有病、孩子没病,孩子和片子不符合。我问他,是不是师父在管?姑爷连连点头,说确实是师父救了孩子。

女儿的姨婆又一次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发自内心的认同大法好,这回真是心服口服了。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天师父为什么没让做成磁共振了,因为当天孩子脸都摔坏了,片子拍出来那么严重,根本区分不出来孩子和片子不符合。那天如果做成磁共振,必须立刻做手术,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的苦心,现在孩子外伤全好了,一切正常。

这回女儿、姑爷及他家的所有人,加上我的家人及亲属都服了,因为孩子的事亲属都在关注,这回谁都相信了,是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孩子。没做手术,女儿的姨婆省了两万元钱,乐坏了,我也把一万元给丈夫,说:这是师父给你的一万元。丈夫也是感慨万千,更加相信大法好,感激师父。

我在多年的修炼中也体会到,这么好的法,我们坚信师父,多学法,多在心性上下功夫;在关难面前看住思想,别动念,不动摇,同时顶住身体上的难受,这时邪恶也往思想上攻,让你想,生出怕心:觉得自己哪儿坏了,不行了,是不是得什么病了,甚至要死了等等。其实这都是假的,可千万不要上当,把自己当做修炼人,有师父管,没事儿。物极必反,顶过极限就好了,一定会有个大的变化。这个过程也是最难的。看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到什么程度。

我也体悟到身体和脾气是对应的,任何病业假相都是通过做好三件事,修心、改脾气、转变那顽固的观念,才去掉的。因为一切难都是业力所致,业力是可以转化的。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放松,看住自己的思想。再一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