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是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

一、应聘送奶工 广发《九评》书

我今年六十七岁,九八年年底得法,得法后无病一身轻,九九年江鬼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制造的谎言象瘟疫一样扑向中国大地;我没有被吓倒,而是更加坚定的相信师父,在那段最艰难的岁月里,除了干活就是学法,十多年来没吃一粒药,骑电动车象年轻人一样轻松自如。

一九九九年年底,我搬至城里女儿家,人生地不熟的,心想:要是能跟同修联系上该多好啊。有一次在超市碰到两个人,我问她们:你们这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啊?她们说她们的房东有炼。我很高兴,心想终于找到同修了。

但见面后,我失望了,因这个房东怕心重,怕被迫害,不敢炼了。她说她知道大法好,她炼功四、五年没吃一粒药,身体很好;她家房产很多,怕被迫害后失去。她把大法书都给了我,还有一本《九评共产党》。我第一次看到《九评》书,写得真好,都是真事 ,年岁大的人都亲身经历过事实。我就想找复印店多印一些送给更多的有缘人看。

当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帮我。我终于找到一家能帮复印的店铺;因当时我手里的那本《九评》书是一评一本的那种,而且A4纸需要再切开的那种,要印很麻烦。要把它对接起来。再一张一张的打成底稿才能印。我女儿怕我不懂,她说她去印,我给她发正念;结果老板正印的时候,一个警察進来,站在老板身边看,他呆了一会就走了,好象什么都没发现。我女儿平安回来后,她跟我说:妈,我当时腿肚子都在发抖。我说:我们有师父,师父会保护我们,不怕。

后来都是我去印。有一次老板正印着,眼看就印完了,一个警察進来了,站在老板的身旁问:你印的什么?老板说印书。警察说:你还会印书啊。这时我赶紧发正念求师父:千万别让他拿起来看,叫他快点走。过了一会,警察坐在电脑前看起电脑,老板就迅速的把《九评》书收好。在师父的保护下,又一次有惊无险。

为了老板的安全,之后我都等晚上九点过后再去印,老板印的时候,我就到屋里去发正念,或跟印刷的小弟讲真相

老板说他以前是记者,对这些事挺感兴趣的。不然也不会给印的。怪不得每一份他都多打一张自己留着。后来老板俩口子都三退了。

我住的地方离军区很近,周围还有好几个干休所,但那里管的很严,干休所还有当兵的站岗。我想:怎样才能把《九评》送進去?我有这个想法后,师父就给我安排了机会。我有个朋友的丈夫是送牛奶的,通过他我去面试,老板说我岁数太大,爬楼不方便,不合适。过了一个多星期,我朋友告诉我说,那个老板又叫你去,因为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救人机会。去了之后,老板就带我先去熟悉一下路线,第一站就是军区,我想太好了。

第二天送牛奶的第一站就是军区里面,進去之后,我发现有不少人都是从一个方向出来的,我想可能是会议室,以后每天進去首先对着那个黑窝发正念,然后再去送牛奶;有的楼没关门,屋里没人,我就把《九评》书放在合适的地方,再找东西盖上。有一个干休所,我第一次送的时候,站岗的不让我進去,非得要身份证,我说我没有。这时另外一个送牛奶的直接就進去了,我说她怎么就進去了?站岗的说:你就是不能進去。我知道这是烂鬼在操控他,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灵烂鬼。我说:那好,我把客户的门号和牛奶交给你,你给送去,我就不進去了。他说不行。我说:那你说怎么办吧?他没办法,说:算了,你進去吧。

有的家属住一楼,也有个小阳台晒衣服,我就用他们的毛巾或小的衣服把《九评》书包好,放到窗台上。是凡我能進去的干休所,我都首先看哪地方放资料合适;到小区也是一样,有的小区每个楼道都有门,要用密码。有时哪个楼道门正好开着,即使没送牛奶,我也赶紧先跑上去,把资料送進去。

有一次我送完牛奶,下楼的时候,看到门把上挂着资料袋,我知道这是我们同修过来了,大家都在做着救人的事,虽然没和同修见过面,但心里感觉很亲切。

经常有人跟我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送这个。我微微一笑,心想,我这不都是为你们得救嘛。

二、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我经常晚上出去讲真相。二零零六年的一个晚上,我出去转了一圈,劝退了六个人。心想回家学法吧,走到十字路口有三辆电动车,每一辆后面还载着一个人,我想把这几个人退了。我就走过去问:小弟,你们都入过党没有啊。其中一个说:我们没入党,我们大队长入党了。我就走到他跟前说:小弟你入过党吗?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说:跟我到局里去说。我把手给抽回来,赶紧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同时发正念。这时他又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又把手抽回来了,问:小弟你是哪里人啊?他说:你别管我是哪里人,咱们到局子里去说。他又把我的手抓过去,我一下又把手抽回来了,其实都是师父在救我,不然他们都年轻力壮的,我感觉我的手都没怎么用力手就拽回来了。我说:你们都是那里面的吗?一人说是啊。我一听转身就走。他们象是被定住了一样,没反应。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的回家了。回想这件事的发生,我向内找,是自己的心不纯招来的麻烦。回想一下,遇到的麻烦都是自己的心不纯招来的。

二零零五年,过年了,我怕复印店都关门了没地方印资料。就提前多印了些真相资料,准备过年发。过年的头一天,我想今天不忙,先去发一部份,就拿了一部份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走進一个卖对联的店铺,我就给了他一张,他一看是法轮功的资料就大声喊:你好大的胆子,敢宣传法轮功。我没理他,还是往前走;到公园发给里面的人。许多人接到资料后坐在那看。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坐在那,我给了他一份,他一看说:你别走!他拿出手机要报警,我心里想:你打不通。结果就看他拿着手机拨了打,打了拨,打了半天也没拨通。这时围上来好多人观看,我就对着人群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说完我就走了。而那人还在拨手机。

讲真相中什么人都有,有一次我给一个民工讲三退,他是党员。刚好警察下班,路过这里,这个民工故意大声喊:警察都是党员,你问问他们,他们退我就退。一连喊了几遍。我没动心,微笑着对他说:“小弟呀,我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样呢?”而那些警察就象没听见一样,谁都没理他。他也感到无趣。

还有一次,我给三个年轻人讲三退,其中一个马上暗示另外一个打电话报警,为了稳住我,故意问这问那的。其实我早就看出他们的用意,但是我也不慌。就听打电话的那个人说:在什么什么路,你们赶紧过来。我想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转身就走。那个跟我讲话的人说:阿姨,你别走啊。我说:小弟,我还要回家煮饭啊。他们象是被师父定住在那里。

那时我还没跟当地同修联系上,干事心强,还好有师父保护,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去理发店理发,给一个老太太讲真相。她说:我们是同路的。从此我终于找到当地同修,有了学法点。认识了技术同修之后,我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从此再也不缺资料了。

我感到能跟师父走到今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很幸运的,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关键时刻,我会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向内找,去掉骨子里形成的那些不符合法的各种物质,修好自己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以报师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