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归真路

更新时间: 2019年08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

悲惨往事

我于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农村一个贫穷的家庭,当时家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共十一人。我三岁时正赶上大饥荒。听老人讲:那时候我家只靠爸爸一人挣钱养家糊口,全家吃糠咽菜,经常喝面子粥。我的胳膊瘦的象大拇指一样,真是骨瘦如柴,家人都认为我活不了了,奶奶让妈妈把我扔到后山上。妈妈一看,我眼睛还挺有神的,不忍心,又将我抱回家。

在一九六六年文革期间,爷爷因在生产队干活时经常与大家谈古论今,被造反派安上“黑五类”、宣扬“四旧”的罪名,经常挨批斗,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工作勤劳认真的爸爸也被定为有“历史问题”,经常在批斗会现场陪绑。

我家邻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大学生,身材魁梧。一天晚上,造反派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将他活活打死了,身后留下妻子和三个幼小的儿子,其中一个还没断奶。

这悲惨的一幕让爸爸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担心此祸降落到自己的头上。没过多久,爸爸被查出黄疸性肝炎,时间不长就转为肝硬化,于一九七七年去世。

从此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全家没有了生活来源,妈妈只好给单位补窑衣挣点钱维持生活,家里有八十岁的奶奶,十四岁的妹妹,还有刚刚十岁的弟弟。就这样妈妈劳累过度,三十几岁就得了气管炎,不久成为肺气肿,上气不接下气,一口口的吐痰,那种度日如年的心情可想而知。

幸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大姐从某城市回老家告诉妈妈、二姐和我:我们那很多人都在炼一种功法叫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二姐原来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信佛有十余年了,虽然家里经济困难,但是每月都往庙里捐款,即使这样,她关节炎、头痛等病症缠身。二姐在大姐劝说下开始了修炼法轮功,才炼了十几天就无病一身轻。她感慨的说:我信佛教十年有余也没祛病,这大法太神奇了!

妈妈得法时已七十三岁了,她看了几天《转法轮》,师父就给她净化了身体。从那以后,妈妈的肺气肿好多了,喘气也顺了,身体大有好转,不象往常那样痛苦,精神上、心情同时改善。妈妈高兴的逢人就讲: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经常听到妈妈背法:“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1]

妈妈还说:我这把年纪了,今天能得大法,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一定做到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大法遭迫害后,妈妈经常出外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看到二姐和妈妈身体发生的变化,我也开始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之后,从前那个瘦瘦的、脸色发青的我焕然一新,真是无病一身轻。有一种感觉:好象师父把我从万丈苦海里往上救起。从此决心一定坚持修到底,返本归真跟师尊回家。

实修心性

有一次,我到一家蕨菜场打工,工作是把晒干蕨菜的老根剪掉,去根的蕨菜按斤数算工钱。这样剪掉的根越少挣钱越多。其他人都剪的很少,而我按照收购标准剪,剪掉的较多。她们还嘲笑我。可是当外贸人员验收时,就我一个人干的符合标准,其他人都得返工。

还有一次,老板分派了两个新手跟我一起到五味子地里剪枝,也是按承包数量挣钱,但是也要求质量。和我一起的那俩人一看别人比我们干的快,钱挣得比我们多,就说:跟你一起干太吃亏了。我回答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干什么都得认真负责。老板检查质量时说:别人剪的枝我都不愿看,看了头疼,你们干的活看着心里舒坦。

正如师父所讲:“而恰恰在我们自己那点个人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冲突当中,我们看的淡。谁会说你傻?谁都不会说你傻,保证是这样。”[1]

二零一五年,儿子结婚时在商店买的酒、水,办完酒宴就结了账。几天后想起了此事又重新算了一遍,发现卖主少要了两百多元钱。我马上归还给他,并告诉他我们修大法的不占别人便宜。他高兴的回答说:这人人都修大法社会就好了。

一天晚上,丈夫拉人力车时被一辆机动车撞上了,司机下车后不分青红皂白指责丈夫说:就怨你。丈夫也没和他理论。司机看看没啥大事就开车走了。丈夫一看,人力车也被撞坏了,自己的腿也不好使了,他一瘸一拐的挪到家时已经半夜了。我一看这情景,便问丈夫事情的来由,才知道司机车开得太快造成的。就开始埋怨丈夫:你怎么不把车牌号记下来?撞成这样你就让他走了?丈夫却说:我如果被车撞的特别重,给我多少钱又有啥用? 我虽然受点伤,在家养些日子就好了。我当时脑子“轰”一下,心想:人家没修炼的言行都在法上。我自感惭愧。

丈夫在家休息一个月,也和我一起学法,最后没花一分钱,身体就恢复了健康。我们再次领悟到师父讲给我们的法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

从新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动用国家机器造假宣传诽谤大法,疯狂迫害。记得在迫害前几天的一个晨炼点上,学员们正在炼功,突然几个警察逐个登记姓名,有人报了假名,我心想:修真、善、忍的,不能说假话。当问我时,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真名。打那以后派出所的警察经常骚扰我。

当时有个亲戚是警察,刚好管我住的这一片。一天,他叫一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恶狠狠的说:别说你是我的亲戚,就是我亲爸亲妈修炼法轮功我也不能放过。他硬逼我在不炼的保证书上签字。由于自己怕心重,放弃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底,单位解体,我和丈夫同时失去了工作,只好去县城打工。由于近半年不修炼,身体状况也不如从前了,心脏跳的也不正常了,总有不想活的念头,家务活什么都干不了,别说打工挣钱了。二姐得知消息后劝我说: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从此我又从新走回修炼路。

在我第三天读《转法轮》时,明显感到师父把我身上不好的东西拿掉了,我立刻觉的身体又恢复正常了。

助师正法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三退大潮兴起,我也加入了广传《九评》、劝三退的行列。开始劝亲朋好友退,丈夫(常人)也和我一起发真相资料,张贴真相标语。有一次,我在一个厂子里打工,给一起打工的小凤讲明白了大法真相,并给她做了三退。同时也给她的丈夫做了三退。我告诉小凤一定让她丈夫本人同意才能起作用。她回答:放心吧。过了一段时间,小凤跟我说,她丈夫在外地盖楼工地打工时,和四、五个工人在跳板上干活,以前她丈夫从来也不下去打水,那天不知为什么就想下去打水,他刚到地面,只听“咚”的一声响,回头一看,跳板断了,那几个人都受了重伤。她丈夫免遭一劫。小凤说:太幸运了,是大法保护了他。

这些年,我劝退的人有乡政府人员、书记、公务员、教师、医生、农民 工人、学生、当地的、外地的。这些人都有一个共识:“现在共产党太坏了,大官、小官,无官不贪,他们吃喝嫖赌为所欲为,权钱交易,无恶不作。老百姓的孩子上不起学,买不起楼房,看不起病,再看当官的要钱有钱,钱整车拉,现在又搞什么打黑除恶,没有他们恶党的政匪一家,哪有什么现在的黑恶势力,他们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希望老天早一点灭了这个恶党,老百姓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

在救人的过程中,也经常遇到出言不逊的,张口骂人的,还有的说“吃饱了撑的”等难听的话。我都好言相劝,用善心感化对方,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近二十三年的修炼历程,不管是大关小难,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恩师的慈悲看护。再次感恩师尊的佛恩浩荡、慈悲苦度。

叩谢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