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抱不平到真修大法

更新时间: 2019年04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我是当兵的出身,转业后,二十五岁那年,因为看不惯邪党警察的那一套,跟警察干起来,他打我,我就打他,被抓到拘留所三天,亲戚托人才把我放了出来。三十岁那年,我又不服警察,又较量起来,被判刑一年。

侄女修炼法轮大法,我还不相信,还告诉侄女别修成傻瓜。后来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了,脖子上长了象鸡蛋那么大的大瘤子一下就炼没了。我想这功是真的,是佛在救人。可让我炼,我就没那决心。知道这大法要求“真、善、忍”,让做好人,可就是没认真去做修炼人。

二零零二年,有几位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一处房子被绑架了,警察问我认识这些人吗,想抓捕更多的人,我没有告诉他们。按往常,我就得与他们干起来,这么好的人你们还抓?这次我没与他们干,得忍,智慧的保护着别的人。

可我心里不平衡,出于打抱不平的心,我开始看大法的书,我看看这书什么样,我也炼。可我学法却似懂非懂,但我知道做好人肯定是没错的,就没恒心去炼。

一次有人看见一个很大的诬蔑法轮大法的条幅在那挂着,说得去把那条幅弄下来,我想我去。我就趁没人看见时给揭下来了,因钉的很结实,一下把我的手刮了个大口子,我也没在乎,就继续弄完,给烧掉了。

一次,警察来我家骚扰我妻子,让去“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就对警察说:“她做好人,又没干坏事,一不偷二不抢的,转化什么?再来就不客气。”那警察真的收敛了。

一次,妻子被带到派出所,我就去问警察:“你找她干什么?”警察说让我妻子骂法轮功师父,我就问那警察:“你为啥让人骂人?我在家骂她,她都不骂我。警察是教育百姓做好人的,你却让骂人?”妻子对儿子说:“你回家给我拿被子、碗筷吧。”意思是会被拘留,那警察赶紧说:“一会就让回家。”这些事,我就从来没跟警察客气过,我给他们讲的是道理,我也学会忍了,不再与他们动手。从我保护妻子来看,我觉的所有的家属都不怕他们警察,警察就不敢那么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

后来我就想,一个炼功有啥不行的,这个功法是叫人做好人就能好病,共产党为什么迫害他们?共产党就是钻空子,然后就整老百姓,共产党钻了什么空子呢?我得看看这书。我一看这书,没毛病啊,全是让人做好人啊。后来没人与妻子一起炼功学法做救人的事,我就陪着,做好人的事我得帮着做。

从二零零九年,我在家时间多了,开始认真看书了,每天读《转法轮》四、五讲,有时读七讲,这下读進去了,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从此走上了真正的修炼之路。

得法后,我知道修自己了。一次,我给一个信共产(邪)党的人讲真相,我说过去的三年大饥荒是共产(邪)党的人祸,他说:“那怎么不把你饿死?!”要是以前,我就得大嘴巴子过去,可这回我得修心性,也没动心。一次买一个人的排骨,买十八斤,换个秤一称,才十五斤多。我就跟他说给的不够分量,他就打马虎眼。一斤排骨就十几元钱,我也没跟他如何,就算了。

一次同修送来成箱子的真相册子,我一看,有好多本都钉错页了,我想,这么一箱子都错了,这可怎么办啊?我一着急,再看时,其它都没错,就拿出来的两本错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让我发现错的了,然后就把这两本留下,其它都可以发了。

还有一次我把脚崴了,从四个台阶上一下就崴下来了,就听见“嘎吱”一声,旁观者都说,这回肯定断了,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回了家一看,脚心都是紫色的,我就盘腿打坐,儿子让我去医院,我就不去,第二天肿的就不能动了。我就打坐,儿子给我喷药,我就抢过来,不让他喷。半个月后没事了,一切正常。以前炼功盘腿就疼,从那后,打坐炼功再盘腿不疼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警察来家里骚扰,问为什么诉江。我对警察说:“共产党就是挑拨离间,挑动群众斗群众。砸烂公检法时,把那些人可整毁了,自己人整自己人。江泽民利用你们迫害好人,也是让你们毁人害己,就得起诉他。”警察说:“那你们发小册子干什么!”我说:“要人人都做好人,天下就太平了,修炼法轮大法是做好人,发小册子是让人知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劝人向善,别跟着江泽民迫害善良人。”警察说:“就你们这么大岁数的人,能把共产党推倒了?要能推倒了,还省心了。”我说:“不是我们推倒它,是它自己把自己整倒了。”警察没话说了,开着车就走了。

这些年来,给我的最大感触就是,听师父的话,只要信师信法,就按师父要求的做,就没问题。我就是与妻子配合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一直在修心性方面下工夫。因为我爱打抱不平,脾气不是很好,得处处约束自己,时时守心性,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合格的真修弟子,对得起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