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走正路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在银行一线工作,曾担任过中层干部,在金融系统小有名气。一九九六年,我在病痛的煎熬中走入大法修炼

无望生命现曙光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因健康原因辞去中层干部工作在家治病。当时三十多岁的我就得了各种老年病,最严重的类风湿使我三伏天不敢开窗户,象有一股风浑身窜,窜到心脏那不敢喘气就象要死掉一样。尤其一到半夜就上不来气,感受到人要死亡的状态。我的左腿、右胳膊、右脑也出现瘫痪前的麻木状态。有病乱投医,省内各大医院看不好,吃药也不好使,就找巫医看,也不好使,还弄来一身附体。家务活儿一点不能干。

在最无望的情况下,小时候的邻居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宝书,我一看书中师父的照片,象是在哪见过那种亲切感。我边看书边流眼泪,师父让我明白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是返本归真的天梯。我庆幸我有师父了,高兴的象绝处逢生了一样。

看书第三天,我有一种从头顶到脚底下全身通透的感觉,从此无病一身轻,整个人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把所有吃的药收拾收拾全都扔掉了,几天后我就上班了。

从此在工作中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早来晚走,兢兢业业,领导分配什么工作从来不挑,一个人承担好几个人的工作量也无怨言,节假日报表从不计报酬。一些企业财会人员在年节给一些物品我都拒收并向他们洪扬大法。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神奇的法力,身体在短期内发生了巨大变化,满面红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单位的同事都惊讶的看我,说:“你炼的是什么功,能不能把书借给我看看?”因此单位同事大多数都看过大法书,从行长、工会主席到一般员工,还有得法炼功的。原来认识的人都说我炼法轮功变漂亮了,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我知道第二次生命是大法赐给的,今后就要证实法,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

身体力行证实法

我单位的行长,在考核他当行长时我没有挺他,因此对我耿耿于怀。他升任行长后,利用调整二线岗位员工的机会,把两个年轻的员工调整到一线,把她俩的工作加在我身上,再加上我原来的工作,等于一个人干三个人的工作量。

周围的同事背地里议论纷纷,说:“这不是整人吗?”还有两个同事打赌,男同事说:“她肯定不会接。”女同事说:“她肯定会接。”因为她知道我炼法轮功和以前不一样了。几天后,行长找我谈话,我乐呵呵的把工作接过来了。

由于工作量大,我每天提前半个多小时上班,有时行长还额外分派统计报表工作,干不完,我就晚走也要把工作提前赶出来。有一次,行长亲自到我办公室来看我,说都下班了,别人都走了你咋还不走?我说:你要的报表我今天得做完,明早好交给你。他说:明早再做吧,赶紧回家给孩子做饭吧。随后他说:“我问你个事,原来你身体那样,班都不能上,现在干这么多活,还完成得很好,没累咋样,还越干越精神,你心里咋想的?”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大法赐给我一个好身体,我要更好的回报社会,干好本职工作。”行长说:“看来法轮功真挺好。”有一次,他当着其他员工的面对我说:“全行这些员工,你干工作我是最放心的。”

修炼一年后,我被上级行推荐参加全国金融系统大赛。当时年龄快达到要求的年龄段,我不想参加,也早把名利看的很淡。上级行领导亲自来劝说,我只好把它当作一项领导分派的工作任务去完成。就参加了本行系统在天津举办的选拔赛,结果成绩优秀被选中。然后记者来采访,我婉言谢绝了。我说:建议你采访年轻的,他们有培养价值,对单位、对本人发展都有好处。那位记者说:现在象你这样的人太难找了。我说:因我炼法轮功看淡名利,一切都要为别人着想。她听了我的建议。几天后新闻报道就出来了,单位领导知道后,都说我炼法轮功炼傻了,别人想得都得不来的名誉你却让给别人了,太傻了。

紧接着大赛在广西北海举行,我获得了名次。比赛结束后,总行领导举办活动,庆祝考试成绩比预期的好,为感谢参赛选手取得的成绩,给选手(大约三十人来自全国各地)每人发一张五元券,有什么要求都写到这上面。代办员(临时工)写的是要求转为正式职工,其他的有要求提干的,有要求分房优先的,有要求调转工作的(后来听说他们都如愿以偿),我就写:祝愿我们的银行越办越好!我回到当地后,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当年被评为巾帼女英雄称号,总行奖励现金六百元,我把钱捐给市里的抗洪救灾了。

两次开除不得逞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我上省政府和北京证实法,被当地非法关押。行长怕我影响他来之不易的职位,找我谈话说:“你干工作我是一点也说不出来啥,就是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来。可是你炼的法轮功政府不让,我好不容易刚当上行长,别因为你给我整下来。”我说:“我炼法轮功你也看见了,我原来身体啥样,脾气秉性精神状态啥样,修炼后身体、精神面貌和思想境界啥样,政府不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可是你知道我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行长执意向省行上报,将我开除留用两年,工会主席找我谈话说:两年之内再有啥事,直接就是开除,到那时你家的房子(公房家属楼)都得倒出来。大约不到一个月,行长找我到他的办公室说:“你的开除留用两年未批,省行又报到总行,总行答复是不予批复,原因是你工作干的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我再次带着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到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证实大法。十二月末,行长瞒着我,找我丈夫宣布:将我开除然后直接返聘,工资差额由我丈夫补。并称不让我本人知道,怕我承受不了打击。我丈夫问开除的理由是什么,行长谎称是省行叫开除的。我丈夫当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我再三追问才说出实情。第二天上班,我到行长办公室直接和行长说:“情况我都知道了,既然开除的文件已下来,就请行长把我所有的工作找人办理个交接吧。”行长连忙说:“你先干着,听说你丈夫和你弟弟今天到省行去找了,说不定能找回来呐。”临走时我说:“我还要劝你一句,不管将来我如何、政府如何迫害法轮功,请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说完我就往出走,他说:“你等等,你都这样了还劝我呐。”他那意思是“我都把你开除了,你还这样为我好”。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于是很认真的说:“我记住了,不就‘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嘛。”

我丈夫和我弟弟去省行问其原因,才知道是我单位行长执意要将我开除,并编造了所谓的四条理由。我丈夫当时就针对这四条一一讲明了真相,并说:“你们知道她炼法轮功是怎么炼的吗?上班早来晚走,领导分派什么活从来不挑,而且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节假日报表从不计报酬。”省行领导听明白后,表示:“如果下面报的材料有一条不符,我们都不能开除,她是对我们这个单位有贡献的,我们应该保护。”就这样开除的事撤销了。

否定迫害归正路

由于长期迫害,我又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学法跟不上,正念不足,把邪恶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消极承受,不向内找,产生怨恨心,怨当地同修一有风吹草动就都躲起来了,我有工作不能躲,邪恶就知道抓我。别的单位都有买断或内退的,我也买断或内退,邪恶也找不着我,这多好。

念一不正就招来迫害了。二零零五年,我在单位被绑架到“六一零”洗脑班,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大法抹了黑。真是痛悔不已。邪恶并不放过我,“六一零”头目邪恶的说:写三书什么都不算,你必须出卖同修,出卖佛,堵死你的反弹路。

我当时就警醒了:真是太邪恶了,邪恶想从生命本质上往死里迫害我。我当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现在有两条路:一是立即当着邪恶的面严正声明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绝不出卖同修。二是只要我能出去我就跑。

结果第二天下午我就得知明天单位领导要来接我回去上班的通知,“六一零”要求我晚上还回洗脑班。我知道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有罪不争气的弟子,还给弟子安排最好的路。出来后我想宁可工作不要了,也不想再被邪恶迫害。上班第二天交代完工作我就跑了,邪恶气急败坏的对我進行非法通缉。

在流离失所的一个月里,一位生活比较困难的同修收留了我。通过每天大量的学法,我反思自己。师父讲:“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修炼人证实法,宇宙的历史中也没有过正法这样的事情,连神都没有听说过“正法”这一说,如何在世间证实法就更没有参照的榜样啊。完全靠着大法弟子自己在正法这条路上走出来、趟出这么一条证实法的路来,给未来,给未来的众生,给未来的常人社会,给未来的各界众生留下了未来的、不同层次的修炼、证实法和生命所存在的方式与状态。所以是至关重要的。你们如果在这次正法中走不好,那么也会给未来带来损失;你们走的越好,对将来、对未来就会奠定更加坚实、圆容不破的生命之路”[1]。

我觉的愧对师父,师父传这么大的法让我给走偏了,失去稳定的工作造成世人对法的不理解,对救人起了负面作用。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请师父加持弟子在哪摔倒在哪爬起,走偏的路从新走正,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悟到做到,否定非法通缉,先回家。单位和家属楼是一个院子,我求师父加持弟子给单位的同事和门卫加善念,由早晚出入到白天正常出入,有时派出所刚给单位打听完我,我就回来了,单位的同事智慧的用行里内线电话通知我赶紧走,单位同事和门卫几次的保护我。

两个月后,我开始到单位要求上班,刚上班第三天,有好心同事告诉我:说你被非法通缉了,一会就来抓你,赶快走!我听到后马上就走了。警察扑了空。后来主管行长给我打电话,说给我安排最好的工作,看监控录像。我说怕被抓,现在还不敢回去上班。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给我机会,让我回去上班,可我还不能全盘否定非法通缉的迫害,不敢回去上班。把那段路走的歪歪扭扭。

二零零七年初,单位有工龄买断的说法,主管行长给我打电话征求意见,说总不上班也不行,我当时就答应了先报买断工龄作为缓冲余地。

几个月后,我又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被取保候审回家,摘掉了非法通缉的帽子,我才回到单位要求上班。这时已换新来的年轻行长,他说:你的买断工龄省行快批下来了(因报时的条件和批时的条件不符,我有权拒签),你签个字就能得七万多元,你要想上班就必须写一个保证,保证今后不参加法轮功活动。我说:法轮功没有活动,谁想怎么做都是个人行为,我不能写这个保证。

经过几次的交谈,我发现了自己的念不正,这两年我为什么不敢回来上班,就是当初那不正的一念求来的,怕上班了邪恶再来绑架我,不能从根子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有一次,行长说:大姐你好好想想,你如果买断立刻得七万,听说你家里也挺困难需要钱,然后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警察想找你也找不着。如果你上班,警察再来抓你,你不但钱得不着,人还得進去,那不是人财两空吗?

我一听,我心里想啥他知道,这旧势力真是不放过人的一思一念進行迫害,真是正邪较量啊!我马上归正自己,说: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相反警察、“六一零”人员抓我是他们知法犯法,我一个守法的公民,一个好人怎么能怕坏人吓得不敢上班了,我今后就要堂堂正正的上班,我不怕。从此行长再不提这事了。

几个月后,我堂堂正正的上班了。真正体验了师父讲的法:“念一正 恶就垮”[2]。我深深的知道在我的修炼路上,溶入了慈悲伟大的师尊多少艰辛的付出与承受。路归正了,讲真相也好讲了,原来因我没上班不理解的人也得救了。

修出慈悲救众生

有一次,明慧网把我个人揭露迫害的经历内容,编辑成当地的真相特刊。我看到后有点怕心,向内找是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师父让我修成为他的生命,达到正法正觉。明慧网拿出来就是救人的,应该有一部份众生因此得救,我不能阻碍师父正法救人。怕心没了,才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弟子帮弟子救人呐。真相资料在当地散发后,有力的揭露了邪恶的迫害,也得到了世人的正面反馈,起到了救度世人的作用。

我单位同事基本都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未来。一位负责安全保卫的男同事,当初迫害开始时,没少出主意参与迫害,同事都不让我去给他讲真相,说:“他最坏,你管他干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和大法有缘的人,不能因为他对我不好就不让他和大法结缘不救他。”有一天我到他办公室给他讲真相,他全听進去了,同时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并两次双手抱拳感谢我救他,并说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恳请我原谅他。当时看到这个生命真正得救,我不自觉的眼泪流出来了。我说:“你要感谢就谢谢我师父,是我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人的。”他回家后给他妻子、女儿讲真相,他妻子和女儿也做了“三退”。后来我们单位每年都有大学生分配来,这位安保同事说:“你好好教他们技能,然后你好给他们讲你那个。”意思叫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这是众生明真相后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公安局原政保科科长,我头几次被非法关押都是他办的案。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追问资料来源,我曾被他用双层塑料袋套头,差点窒息而死。他说:“我们本来不想动你,可你竟往我们枪口上撞,数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五百年后给你立个碑!”我出来后得知,他跟其他同修说:“我真佩服她,这样迫害还这么坚持信仰,了不起。”有一次,我在大街讲真相遇到他,当时就给他做了三退,临走时他还说谢谢我,让我也保重。

原政保科一个警察,他一直没有参与迫害,也声称如果他负责,谁要举报法轮功绝不去抓。但他就是不三退,直到邪恶头子周永康遭恶报后,他才同意三退。临走时说:希望这些年你的罪没白遭,希望到最后你们法轮功是胜利者。

原“六一零”主任曾参与绑架过我。有一次在大街上相遇,他说:炼法轮功的我最佩服你。我给他做了三退。他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在“六一零”工作,这段工作让我感到耻辱。”他说曾多次向主管市长建议解散洗脑班,否则早晚会出事。这是众生明真相后作出的明智选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众生赎罪的机会。

结语

我行几次轮换行长,有一位外地轮换来的行长召开一线员工会议时,当着所有员工的面说我:“她不但法轮功炼的好,工作也干的好。”

十九年的迫害,我不但什么都没失去,工作、家庭、孩子及亲人都得到大法的福报,丈夫患腰椎间盘突出在家观看神韵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站起来就好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随后开公司赚了不少钱。女儿大学毕业师父赐给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工作。我弟弟也转变了态度和我丈夫说:“我姐炼法轮功没白炼,那些年蹲监坐狱吃苦遭罪,福报给孩子了。”并说:“我姐炼法轮功就是个人信仰,身体好了,精神面貌好了。我佩服我姐在那么大的压力下坚持信仰,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种坚持,这种意志力,只有法轮功能做到。”

弟子叩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恩!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