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新唐人救度众生是我的荣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看到新唐人的救人力度,我决定走入新唐人安装项目中,以此救度众生,从中修炼自己。

一次给一位老同修家装“新唐人”,因为她没有告诉家人,安装中,同修的老伴回来了,一看就大吵起来。没办法,我一边安慰大叔,一边拆下撤回。不两天老同修又来找我安装,说工作做通了,可以了。谁知快安装结束了,老同修的大儿子突然回来。见面就问我多大岁数了,我如实相告。他说:“你这大岁数了,鸡蛋硬石头硬你知道吗?”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他,我又连忙道歉,说声“对不起”,并忍痛割爱,再次把锅拆下,半天的辛苦泡汤了。开始,我心里有些不平衡,甚至抱怨。但毕竟修炼大法多年,知道必须向内找,最起码没有发出强大正念清场,致使邪恶钻了空子。记下了这次教训,不能抱怨世人。后来通过勤发正念,才使“新唐人”在她家顺利播出了。

还有一次,一同修要给亲属安锅,去了一百多里外的乡下。因为他家大锅支架烂了,只好用小锅。一锅双星带“中九”配双模机。这就牵扯切换调台问题,虽不很复杂,但对乡下年岁大的人来说确实需要熟练,看他漫不经心的状态,就想常人电视除了王婆卖瓜,就是谎言欺骗,调不调出其它台他能看“新唐人”就行。谁知我回来不久,他亲属打来电话很不满意。同修告诉让我自己骑摩托车去处理,说他亲属脾气暴躁需多加注意。

事情出现不是偶然,是我没有站在别人角度考虑问题,常人是我们救度对像,不能让他们误解。早早起来就想上路,因说天气降温就想吃点啥暖暖身子,一看没有剩饭,只好热了一碗稀粥。上路不久风就越刮越大,顶风还可以,忽大忽小的侧风吹的车身不好平衡。砂子打脸疼点不怕,只好半闭微睁。渐渐脚冻的难受,看到路边垃圾堆里的方便袋灵机一动,不管干净不干净,套在脚上确实管用。没有看表不知何时总算找到了他家,本想進屋暖暖身子。谁知主人此时仍余怒未消,脸比外边的天更阴沉。不管他家中还有几个客人,就对我开口便训,此时的我不光是身上冷,心里更是拔凉。好在我有备而来,那几天学法还算认真,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的一举四得,谈到“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原来是提高的好事来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呢?观念的转变我不再感到委屈,并真诚的表示歉意,经仔细查找,锅没有问题,耐心教他如何切换调台。他熟练后我正要走,发现他家很是清贫,衣着不太得体,于是把我还很新的呢子大衣给他留下来。

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刚一進他家多想喝口热水驱寒,然而热水倒上我又无颜端那水杯。一碗稀粥跑了一整天不知饥饿,留下大衣我却没有感到寒意。我知道这是大法的超常,是师尊的慈悲。多年的风风雨雨中还有许多神奇。有时长途驱车,我在背法,车轮飞转,就象腾云驾雾一样,不知不觉中已是几百公里。有时风雨突至,瞬间湿透的衣服包裹着身体。骑车风大如果常人会感觉遭罪,可我却觉的虽无浴池水温高,不凉不热倒也随意。

也有许多细心的同修得知我的经历,几千几万的拿出钱,要我买车用以遮风避雨。过去我曾梦寐以求,而今我不能不为救度众生考虑,同修的钱是大法的资源,作为修炼人只是修心吃苦消业,不讲享受与索取。在此深深感谢同修的美意,因为我不想放弃我的摩托车,它是我的宝马良驹,它是我的法器。

项目中不都是艰辛,更有欣慰。一次去一地安锅,确切的说是换锅。当时因信号不稳,风声又很紧,许多人拆锅,这家主人要换大锅。看到院外一些闲散人员在聊天,我问大姐是否等人散去再装,不料大姐胆气十足的说:不怕,你给我安,我自己花钱买的安在我家不安他家,信号天上来的不偷不抢,天天吵吵“伟光正”老百姓安个锅都吓那样,你给我安。我不禁为之一震,锅体组装好之后往房顶一放,不用调试信号最强,真是神奇!后来听说大姐经常把院外之人请入家中泡上好茶,收看新唐人,能为这样家庭安装,哪里还有艰辛苦累!

一次去外地安锅,同修是一个老妇联,经她介绍把村长、书记、现任村长和书记、会计、包工头子等家安装好几个。据听说,开会时他们说:“那法轮功也没啥不好啊!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

每当听到众生明白真相后的赞美之言,我就想起师尊的教导:“一路征尘一路风 万恶除尽万众生 劳心力解渊怨事 难得欢心看风景”[2]。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师尊在为众生承受巨难中,力解渊怨,“难得欢心看风景”[2]。我们大法弟子在救人项目中所经受的冷语腥风,艰辛困苦算得了什么?只感到大法徒的自豪,救度众生使命的荣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留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