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拆迁的利益冲突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原以为自己的名利心都比较淡,可是在遇到矛盾时才发现要修的还很多。我就说一说和小叔子一家在拆迁过程中发生矛盾和利益冲突时,实修自己的过程吧。

老伴的老家在农村,老家有老人分给我们的三间房,和小叔子的三间房在一个院里。前几年小叔子要翻盖房子,翻盖时小叔子一家非要盖成一个院不可,我不同意,老伴同意,说院子小,盖成两个院,得留出两米的过道,这样院子就更小了,小叔子家的一辆类似拖拉机的机动车就放不下了(其实还是能放下)。这样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老伴在市里工作已退休,他年轻时是接他父亲的班,所以我们在市里住。我很明白小叔子一家的用意。我们只有一个女儿在外地工作并已经成家,我们在市里住也不会回来住,反正两家一个院,你既不能租,也不能卖。将来以后,房子还不就成他们的了。所以盖房时,我就提醒他们说:“你们可想好了,以后两家住一个院行不行?”他们还是要盖成一个院。房子盖好了,费用两家均摊,一家一半。

后来老伴在老家附近一个工厂找了一份工作,这样我们就简单的装修了一下老家的房子,准备回去住。妯娌看我们装修房子就很不高兴。搬家时连忙都不帮,看一眼就走了。住了一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就听见小叔子在院子里对妯娌说:“撵也撵不走啊!”后来老伴辞了那份工作,我们就搬回市里住了。

(一)拆迁

去年老家村庄要拆迁,因为拆迁,小叔子俩口子每个月也有了一千多元的养老金。小叔子家有四亩地,其中有婆婆留下的一亩地,卖地的钱他们领了,一亩地给十万零八百。小叔子一家不告诉我们,还告诉小姑子不要给我们说。小姑子对小叔子说:“母亲那亩地的钱,你给哥哥他们分点儿呗,多少你也得给人家点儿。”小叔子说:“(哥)他们卖房子的钱也分给我一半吗?”小叔子指的是我老伴在单位买的房子后来卖了。小姑子说:“那是人家自己花钱买的。”

老伴的大哥以前过继给他大伯了。毕竟还是亲弟兄,对于这事,大嫂对我说:“你们去找村委会要你们那份钱,母亲是你们两家一块管的,母亲的地卖的钱凭什么他们自己全要了”。听大嫂这么一说,老伴的火也上来了,说得找小叔子说道说道。我虽然不满意小叔子他们,但还是有底线的,我赶紧给老伴说:“要冷静。别被他们带动,如果干起来,小叔子一家就会对大法产生负面想法,他们就不能得救了,就毁掉了,你能承担得起吗?”老伴一听也不吭声了。

后来听说村里这样的事还不少呢,很多人正往上告呢。后来村里成立了调解办公室解决这个问题。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也没往心里去。

师父讲了:“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毕竟卖地属于大事,这个事不说一下也不行。我们就回老家问小叔子他们:“老人的地钱,你们准备怎么办?”小叔子说我老伴接了班了,老人的一切好处都得他小叔子得。妯娌也说:“婆婆的地钱不给了。”还说:“上班了,家里的房子就不该要。”我说:“村里兄弟俩的,一个上班一个不上班的,我知道的就有两家,上班那个分没分房子?不都分了吗?”她又说:“你们市里不是有房子吗?”她这样说话,我就有些急了,心想:这个人的心怎么这么不善呢。就没有守住心性,大声说:“谁说我有房子啊!”心想,正谈老人地钱的问题,你们不给也就罢了,不但没有一点歉意,连老人分家时分给我们的东西你们也想要。我们自己买的房,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也好意思提?这是个什么人哪!心想:既然你们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就说:“当时两家盖成一个院,是为了你家放车,现在地也没了,那车也没用了(当时院子里没有放车),那两家就分开吧,从中间垒一道墙分开,拆迁时对两家都有好处”。他们当时也没有太反对。

后来有一天又遇到大嫂,大嫂说,小妯娌正在为垒墙的事着急呢,说垒了墙,走路都不方便了,院子也不象样子了。大嫂还说小妯娌说到垒墙的时候叫小叔子不要管。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不好,两家要较劲了。想起自己左胳膊疼已有五六天了,原来以为是胳膊扭了一下造成的,听大嫂这么一说,我明白了,是我做错了事,师父在点化我呢!

我开始找自己,发现自己起了争斗心,还有利益心:你不是说老人分给我的房子我都不应该要吗?我们分清楚好啦,省得你老是惦记着我的房子。这不是和常人一样在争在斗吗?

我想起小妯娌有高血压、青光眼,不能着急生气,若一旦垒了墙,她算计了几十年的房子不全都落空了吗?她能不着急吗?不行,我必须退一步,把矛盾缓下来。我就给小妯娌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在街上遇到大嫂,大嫂说,你正为垒墙这件事着急呢。说觉得垒墙不方便,会弄得院子也不象样子了。我原先没考虑到那么多。反正你们在家住的多,我们住的少,还是随你们方便吧。墙先不垒了,如果将来拆迁补偿受影响了再垒”。后来听小姑子说:你们说不垒墙了,小妯娌可高兴了。

打了电话几天后,我的胳膊也不疼了。

(二)考验还在继续

村子要拆迁了,不断传来拆迁方案。第一个拆迁方案是:宅基地面积够标准数的给三套房,小于标准数的给两套房,户口不在村里的再少给一套。我们两家宅基地面积都一样,都少于标准面积,这样一来,小叔子家能分两套房,我们只能分一套房了。小叔子看见别人有分三套的,就想要我们的这套房,他找小姑子女婿做说客,说只给我们三十几万的宅基地款就得了(拆迁登记时,我们不在家,户主可能是小叔子的名字)。

第二个拆迁方案下来了:不管户口在不在村里,每户三套房,宅基地面积超过标准面积多出的部份给补相应的钱,不够面积的少的部份自己掏相应的钱。这时小叔子又叫小姑子女婿捎过话来,让我们给他二十万。我说,太贪心了吧!弟兄俩分家时不是有分单吗?就按分单办。

这一次一次的,不是要钱,就是要房子,我心里有点不平衡了:如果小叔子俩口子没有养老金,不用他说,我也会多给他们一些的,他们光卖地就得了四十多万,还有养老金,生活上没有困难,还总想着要别人的东西。我对他们有了看法,不太想理他们。

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应该突破它。学法时,看到师父说:“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应该按照法的要求做,遇事先考虑别人。我就想,虽然现在他们什么都有了,可是农民的一生和工人的一生相比,农民的一生要苦的多。他们说的没有错,老伴当年接班当了工人,虽然当时接班时老伴十八岁,小叔子十六岁不够上班年龄,但可以说家里最大的好处叫老伴得了。对此事他们一直耿耿于怀,心里一直不平衡,所以他们才会有今天的表现,他们总想多得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多得一些心里才会平衡。于是我和老伴商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去争。

今天几句话就把提高后的想法表达出来了,其实这是经过了一年多学法修炼剜心透骨的找自己修自己才达到的。

回想起来,是小叔子一家的种种表现,给我提供了一个修炼提高的好机会,使我去掉了一层利益心、争斗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还有气恨心等。这个过程中,使我只有在为别人着想的思维状态下才能走过来,尽管在矛盾中做到为别人着想很难,但是一个个矛盾的出现,一次次为他人着想的过程,点点滴滴,日积月累,一个为他人着想的思维方式就会形成,这是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从这个角度看,给我们制造痛苦魔难的人,不都是我们修炼中的贵人吗?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还会对人中的不好事不高兴吗?还会对那些伤害我们的人生气吗?就不会了,做到了这一点,不就是转变观念了吗?这不就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吗?

现在我感到看问题、想问题、对待问题的心态和以前不同了,这也许是修炼上進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带来的状态吧!

正法修炼二十年,在这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师尊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每一个大法弟子。那是怎样的看护啊!根据每个大法弟子情况的不同,给每个大法弟子安排着不同的修炼道路,时时提醒,处处点悟着我们。可是我们的不悟,给师父的救度增加了多少麻烦和难度!想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和巨大的承受,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弟子的感恩,只能任由感恩的泪水在脸颊流淌,在心底千万次的呼喊: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感谢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把我的身体给以净化,把我送上了返本归真的神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