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的修炼故事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个农民,今年八十八岁。青壮年时期就体弱多病,加上长期干活劳累过度,我患上了胃肠炎、肝炎及痔漏等疾病。九八年初,我患了一场重感冒,经吃药、打针后,病情得到了及时缓解。当年三月十一日,我独自漫步在小镇的街上,准备购买一些猪油,途经一家商店,忽见店内外挤满了男男女女,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我的好奇心驱使我不由自主的往这群人里挤,听人讲:这是师父在传万年难遇的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就这句话点燃了我的求道之心,顿时使我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当时我就感到有点儿迫不及待了,立即托人请回《转法轮》及《大圆满法》两本宝书。

回家后我每天就手捧宝书,昼夜细心阅读,用心领会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同时我还参加了镇上的集体学法小组,无论寒暑,我都从未间断。本村三个有缘人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一)让监室呈现一片祥和、震惊看守所

自九九年七月之后,邪党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就开始肆无忌惮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小镇的五十多名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一直长期坚持集体学法。二零零一年三月,因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镇派出所的警察闯入我们的学法小组,当时绑架了九名同修。为了免遭迫害,我于次日离家出走,后来也遭跟踪绑架。

当晚七点多,他们将我带到国安大队办公室,一名大个子的青壮年男警对我这个古稀老人大打出手、刑讯逼供。一开始就叫我蹲“马步”,并把我的衣服和旅行包挂在我的双肩上,我被折磨得全身大汗淋漓,还通宵逼问我们学法小组送资料的同修是谁?我答:不知道。他一听恼羞成怒,抬起右手,用手心手背对我脸颊左右开弓;再问我还是说不知道,他又用左手打我脸;第三次又问,我还是回答同样那句话,只见他伸开十指用力插入我的肋骨缝里并狠抠肋巴骨,剧烈的疼痛充满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使我站立不稳,一下子晕倒在地上。一副大队长知道我已是七十岁的老人了,担心有个三长两短承担责任,赶紧对这个警察说:“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写嘛!”非法审讯完毕后,这个副大队长让我吃了一碗早已泡好的方便面,然后就开车把我送進看守所,当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钟了。

在看守所里,我与一位退休同修同铺。我们把在押人员丢弃的纸烟盒粘成折叠式的小本子,他给我抄写《洪吟》,我就给他抄写《精進要旨》,我俩每天只要有空闲时间就抓紧读和背,早晚在铺上炼功,狱警也视而不见。我还建议他把经文藏在撕破的衣服里,想法传递到女监室他妻子同修那里,这样我们就可以相互学法,共同精進提高了。另外,我还协助同修向市、县公检法各部门写了很多封真相信投入所里的邮箱。

过了不久,这名同修就调监了,我想我不能依赖同修,一个人也要证实法,救度世人。首先,我向监室内的所有在押人员洪法,并向他们劝善,他们个个都很感动,我做什么他们都不反对,一切行为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支持。同时破除了老犯打新犯的陈规陋习,有力的改善了监室里的环境,很多在押人员互相之间能够互相尊重、和善相处了。有的在押人员出监时,给我买来冰糖,有的送毛衣,以此来感谢我对他们的真诚帮助,后来我都转送给监室的其他人了。后来凡与警察有关系的、老年的在押人员都送往这个监室。

关押在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有吸毒的、贩毒的、杀人的、打架斗殴進来的,什么人都有,互相不服气、争斗的心都很强,经常发生殴打事件。是凡我遇上这种事情,我都会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上前加以劝阻和制止,我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大法的法理开启他们的善念,最后这些青年在大法的感召下,不仅放下了个人恩怨,而且还化敌为友,监室呈现一片祥和。

我共平息了八起这样的事件,不但给狱警的管理工作减少了压力,还给其它的监室做出了榜样。消息不胫而走,震惊看守所,年终还在监室的广播里大力表扬,并奖以文具、洗脸毛巾,以此对我進行鼓励。这些并非我贪恋常人中的蝇头小利,重点是体现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大法的指导下与人为善、慈悲救人的本性,同时也揭穿了邪恶的谎言、证实了大法。我深知是自己做对了,路走正了,慈悲的师父才会借常人之举给予我表扬呢!

一般的看守所是没有洗澡堂的,常年用冷水洗浴,每天只提供很少的热水,而且条件都很差。

师父教导我们做什么都要替别人着想,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我想关押在这里的人员生活的很艰苦,我就书面建议开设一个洗澡堂,此事得到了看守所的许可,规定每人每次收费五元,不久所有的在押人员都能够享受这一特殊待遇了,他们都对我心存感激。

几个月前,遇到曾经举报我,致我入狱的人,他面露愧色,向我诉说当年迫于无奈之苦,我想这些都事过境迁了,我也压根儿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尽管我在狱中受到了严刑,吃了一些苦头,但我对他也无怨无恨,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

(二)大法恩泽全家

自出狱至今,我的身体一直特别健康如往昔,而且体重还增加了二十斤。修炼二十年无病一身轻,未吃一粒药,至今已八十八周岁。

有一次去邻县发资料,我从一住宅楼直接上到顶楼,隔层往下发,到了底楼,发现大门被一把大铁锁锁住了,出不去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在心里祈求底楼有人出来开门。转而一想,求人不如求师。立即求师父给弟子开门,我来到大门口,用手一拨,门真的打开了!

我曾经两次被大型摩托车猛撞到公路上,路边住户人家与过往行人路见不平,吼叫肇事车主停车,让他立即送我到附近医院就医。我想自己是修炼人,不会找别人的麻烦,就放行了,而我却安然无恙。

一次从自家香瓜架上跌下,伤及腰、背、臀部,痛的缓不过气。前三天身体只能卧床,起居靠妻子扶助。后来自己强忍剧痛,坚持做一个修炼人该做的事,结果不药而愈,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消了一次大业,我所承受的这点痛苦微乎其微。

我妻(未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傍晚,突发疾病并出现豆大的红色毒疮,奇痒无比、心内发慌,经村医三次治疗无效,准备择日送县医院。我想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救她。于是,我就拿出纸笔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叫妻诚心读、记和默念,一周后所有症状全部消失。

大儿子在吉林省部队服兵役,并在公主岭市安家。二零一六年腊月二十八日回家探亲,当晚,我就给他洪法,他很乐意的接受了我赠送的《转法轮》宝书并存放于旅行包内。新年正月初二骑一辆旧电瓶车去镇上游玩,不料在途中连人带车滚下高岩,结果人车无损,只是虚惊一场,行人见了称奇。

小儿子明白真相,三年前接受了我送给他的法轮功真相护身符并随身携带。去年正月中旬骑大型摩托车進县城办事,到一转弯处,为避让行人翻了车,造成右脚骨折,住院三天回家,拄铁拐慢行,两个多月痊愈,到新疆打工,轻重活都干,没有后遗症。要是一般常人,弄不好就会成残疾。

我修炼二十年,收获颇多,从来没有对师对法产生过丝毫动摇,我永远会听师父的话,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大法徒,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弟子诚拜恩师!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