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洗脑迫害就这样解体了

更新时间: 2018年09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二零一七年十月的一天,我正在家里学法,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我打开房门看到来的是当地国保大队的副队长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進屋后,我让他们坐下,然后问他们:你们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我这样一问,他们有些猝不及防,就岔开话题,说屋子收拾的如何干净等,我就借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修大法以后的变化,大法弟子在哪都是好人。我又问他们:你们有话就直说吧。

那个主任说让我到宾馆去“听听课”,讲课的是省里来的,并且说还认识我。我一听就明白他们是要我去洗脑班,所谓省里来讲课的那个认识我的,就是黑嘴子女子监狱出来的邪悟者。我直接问他们:是不是让我去洗脑班?他们承认说:是。

我告诉他们:“她们会讲什么?我不想见她们,在监狱十年都没改变我,听她们讲一讲我就改变了?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不能使我改变,你们回去吧,告诉她们,我不想见她们,背离大法的人连一个常人都不如,在监狱里,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张口就骂,举手就打,这样的人,还配给谁讲什么课?”

听了我的话,他们都没吱声。那个国保副队长说:人的思想谁能改变?我说:既然知道这样还来找我干什么?那个主任说:大姐,走走过场,如果你觉的她们讲的东西不好,我马上送你回来,如果她们敢骂你一句,我都不容她。我说,那我也不去。于是他们说要去找我哥哥。

我哥哥非常认同大法,我不想让他被搅扰進来。我说:那好吧,我跟你们走一趟,你俩说话要算数,我不在那呆你们就送我回来。

在车上,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他们默默的听着。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找那些帮教来?他俩说:是省厅上请来的。我说:“你们请他们来就像家里请个鬼来一样,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到宾馆以后,我看到那两个曾经在黑嘴子女子监狱助纣为虐的帮教,她们到现在还不知悔改,还在为了钱被魔利用。我平静一下心态,对她们说:你们不在家好好过日子,出来到处走,你们说的那些东西能改变谁?今天你们跟我唠唠家常可以,其它一切免谈。

听我这么说,其中一个说我对她不礼貌,拿出在监狱时的态度。我告诉她,这里不是监狱,我没犯罪,我有权利不听你的。她心虚的对我说:你也别想改变我。我说:师父传这么大的法你都不想得度,我能改变的了你吗?你不怕造业你就干下去。这时这个帮教身边的一个“六一零”女警察开始攻击师父和大法,并且让我跟她辩论,还说,如果我能说服她她就学。我说:大法无边,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大法的原则是谁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如果你真心想学就去看书了解。她说,看来说你师父你不愿意听啊。我说:你不要再说了。

“六一零”主任过来叫走那个帮教,那个女警察也走了。屋里剩下我和另一个帮教,我跟她说:不要再干这样的事,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去赚钱。死心塌地为邪恶卖命的她却不肯。这时,“六一零”主任再次来到这里,对着这个帮教说:这个大姐后背疼,得让她上床躺着。我没动,可是这个主任却过来帮我脱鞋,我说我自己脱。他急忙拿来一个枕头让我靠在后背,又对着这个帮教说,我这大姐得躺着。然后出去了。

中午吃饭,先前的帮教没有了先前的嚣张,给我道歉说:自己开始态度不好。又说:个人信仰自由。看着她们,我心里很不好受,在正法修炼中,我们有过同甘共苦,如今她们却被魔利用。吃完饭以后,那个“六一零”主任让我去楼上休息。两点以后,他叫开房门,叫那个国保副队长送我回家,还问我一句:我说话算数吧。

在回家的路上,那个国保副队长向我打听一个生活非常困难的同修下落,说要帮助解决生活困难,我告诉他,人都有善良的本性,我相信你。她的生活应该能得到解决。我希望你能善待大法弟子,这样一定会得福报。他说,我听到了。我告诉他,以后不要上门找我,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我。他答应了。

一场洗脑迫害就这样解体了。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对法轮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迫害正法修炼者的罪行不仅仅是局限在人间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报应的严惩。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我真的希望那些在无知中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司人员,能够守住自己的良知,选择光明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