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信师信法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我得到一份礼物,一本《转法轮》。但直到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六年的五月十号我才真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曾经在其它门派修过几年,可以赤脚在炭火上行走,还有其它一些很强的功能,但这都没有让疾病远离我。我患哮喘已经二十二年了。我的一位来自另一个国家的朋友去她丈夫的故乡,临走时把我的《转法轮》也带走了。她和丈夫曾经在互联网上读过法轮大法的信息。自此,他们开始修炼了。八个月以后,朋友将这本神圣的书还给了我,他们说从没见过比这本书更有价值的东西。我决定试试修炼法轮大法。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用我以前学到的东西和积累的经验给人治病,在当地很有名气。我那时并不知道在给别人治病的同时,我也得到了很多的业力。随着名利双收,我学到的东西不再重要,我的眼中只剩下了荣耀和利益。正如师父说的:“你从此以后产生执著心了。执著心一出,你治不好病,你要着急。有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于他看病的时候想什么呢?这个病叫我得了吧,让他的病好。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1]

我曾经以为给人看病、帮助别人是我生活的意义,但当我治疗过的病人五年后又回来找我治病的时候,我不得不思考:“我在做什么?我真的是在帮他们,还是在和他们一起垮掉?”此外,我的腿开始疼的利害。“久而久之,你身体里面全是黑的,那就是业力。”[1]我停止了给人治病。

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陷入一种绝望中。我觉的自己是一个在这个世界中迷失了的灵魂。我意识到这不是我的世界,但又不知道如何从这个世界中解脱出来。

师父说:“真正修炼的时候,你可就够呛了,你怎么办?你得吃多少苦才能把它转化成白色物质呀?很难的”[1]在修炼刚开始的时候,对我来说真的非常艰难。我不得不忍受各种艰难和痛苦。当我第一次打开书时,我恰恰看到这句话:“真正修炼的时候,你可就够呛了”[1]。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修炼中的一件事,它使我加强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二零一七年十月,我探亲路过妹妹家,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打电话告诉我,说我一个儿时的朋友正好在她那里,第二天就要离开,非常想见我。那天正好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傍晚时雪开始融化,路面有点滑,但我还是决定去见她。

我要穿过一个灌木丛生的沼泽地带,我只能沿着一条窄窄的木板路走过去。我很小心的一步一步的走,就在我刚刚走过一个危险地段后,突然脚下一滑,人就掉進了一个坑里。我听到骨头断裂的声响,有一瞬间我失去了意识。我头脑中出现“骨折”的思想。我立即否定了这个思想,不停的告诉自己:“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绝对不承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所有安排。”并不断的重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试图从坑里出来,但身体的剧痛使我无法做到。周围没有人,木板路穿过灌木林。我求师父帮忙。我用左手把自己拉了起来,够到了路边,然后爬上了木板。我的右手吊在那,不能动。在我摔倒的时候,右手着地,整个右手臂扭转向身后。我用积雪清洁了一下弄脏的衣服,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但最后我意识到我只能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妹妹家,决定不告诉任何人我受伤的事,我妹妹还没回来。我打开师父的讲法录音,但是剧烈的疼痛使我无法集中注意力。不好的想法立刻钻進了我的大脑。我想到当我遭遇巨难的时候,当非常糟糕的事发生在我头上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人陪在我身边。剧痛甚至使我无法哭泣,虽然我真的很想哭。

当时我只有一个正念:“我是师父的弟子,他不会离开我的。”我躺不下,我就坐在床上听法,听师父的声音。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我想起了我那些悲惨而艰辛的生活,我从童年起就没有三天好日子过。我在一个俄罗斯乡村的大家庭长大,家里有六个孩子。在我的记忆中,我们总是处于半饥饿状态。我要做很多劳动。我是家里的老二,我必须照看弟弟妹妹们。从七岁我就开始做饭给他们吃。最近的城市离我家有三百五十公里。到处都是寒林带,基本的生活条件都非常匮乏。我必须到一公里以外的河里取水回来吃,去河里洗衣服。尤其是夏天,父母去收干草,我就带孩子。在这样的经历中,我学会了对人的怜悯之心,并愿意去照顾别人。

我在回忆中自哀自怜着,直到妹妹回家。

妹妹说我们现在去看亲戚,开车去,然后坐出租车回来,因为妹夫要去上班,不能开车接我们回来。这时,妹妹注意到我的脸色不太对。我告诉她我去看朋友,摔了一大跤,弄脏了衣服,然后就回家了。我们准备好东西就开车去了亲戚家。

在亲戚家我们呆了两个小时,我疼痛的几乎无法忍受,但我尽量不表现出来。两小时后,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我准备坐在前排座位,这样谁也不会碰到我的右边身体,而且下车也更容易,受伤的右手也不会有什么妨碍。但是事情没有象我想象的那样進行。司机的孩子已经坐在了前面,我只好费力的坐進了后排座上。

一路上我都在想我要怎样下车。外面很冷,我只穿着毛衣,因为我没办法穿上外套。妹妹问我为什么不穿外套,我只是告诉她我不冷。在车里,我却感到非常冷。妹妹注意到我很冷,而且我的声音也在颤抖。我勉强下了车,進到家里。妹妹立刻问,“你的手怎么了?吊在那里。”我注意到当别人开始同情我的时候,我会想要哭。妹妹刚刚表现出对我的怜悯,我就开始哭了。

妹妹在医疗领域工作了三十三年,不需要X光,她用触诊手法,立刻就诊断出我的锁骨骨折了。她想叫救护车,但我流着泪告诉她,她不应该为我担心,我有师父保护。她叫来了亲戚们,所有人都坚持要送我去医院打石膏。我承受住了来自他们的压力,若没有师父的帮助,我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晚上,我一度几乎失去了知觉。醒过来的瞬间,我听到自己用微弱的声音在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戴上耳机,一整晚都在听师父的讲法。我甚至感到有微风吹过,似乎有人握着我的手,甚至剧痛都消退了。我思绪万千,我意识到自己的一大块业力消失了,不用说,这完全是一件好事。但我一直都有担心回乌克兰时要忍受那么长的旅程。途中要转机,还得带着我的行李。

一天早上,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并试着去炼功。我盘上腿开始炼第五套功法。但我只坚持打坐了半小时。傍晚,我用我的左胳膊炼功,尽量去做哪怕是很小的动作。但是太痛了,我意识到我根本无法炼功。我决定专心发正念,并向内找,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情?我找到了很多执着和人的观念:怨恨心、显示心、色欲心,在某些方面自以为高明的心,评判他人的心,固执己见,等等等等。

一些不正的想法也出现在我头脑中,它们起源于人的观念、情和自怜。我想起《转法轮》中提到有一个修炼人怨佛,当魔难到来的时候,她怨佛不保护她,觉的事事都是对自己的不公正对待。同样的感受使我从小就打开的天目也看不清了。我想到一个人不可能承受我一生所遭遇的所有魔难,我尽力否定所有这些想法,我问自己:“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忍受的是什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在考验我对师父的信念。我在读明慧网站的文章时一直以为奇迹只发生在大陆的同修身上,因为他们的修炼环境非常恶劣,他们来源特殊。

第二天,我尽力去炼功,虽然很痛,但我仍然靠左手完成了一些炼功动作。这对我是一点鼓励,我接着听法,做一些炼功动作。晚上的时候,有一个在美国的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我应该炼功,骨折只能影响肉身,师父下的机制是起作用的。放下电话后,我再试着炼功。但要弯下腰做第四套功法非常困难。试了几次之后,我觉的我没办法再继续弯腰,因为太痛了。

那天晚上听完法,我决定第二天清晨炼功。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发完正念,决定炼第五套功法。但我的右手没办法保持一个姿势不动,我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右手下面。我盘腿坐了半小时。妹妹走進了我的房间,又要我去照X光,打石膏。我拒绝了,结束了我们的谈话。

大约两小时后,我决定炼一些功。我有一种直觉,我相信只要我能炼站桩,就可能会有什么事发生。平时炼第二套功法的时候,我总是感觉特别舒服,尤其是手举起来的时候,我会感到热流贯穿全身。

我用左手尽力把右手举起来。这时,我已经痛的汗流浃背,我站在那里,所有的思想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念头:“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是他的弟子。”我就这样站了两、三分钟后,我突然看见另外空间的一个画面并听到一下声响。另外空间里的一种设备,发出一种奇怪的嗡嗡声,在对着我的肩膀做什么。我甚至看到右侧的亮光。突然,我的右手一下子回到了正常位置,完全康复了!

这来的太突然,我放下手臂,泪流满面。是师父让我的胳膊恢复了正常!我心中充满无尽的喜悦。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对师父的正信。就是这样,有时候你突然找到了真正的信。我无限感激师父!

我的亲人也因此受益。我的姐姐不了解大法,因为我修炼而与我有冲突。她在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后开始让我教她炼功。我对她的请求感到震惊,我曾经给过她一本《转法轮》,她放在书架上八年了。我让她把书还给我,但她总是拒绝并表示还没到读的时候。

在我启程回家的时候,很多亲属都来送我,甚至包括那些母亲去世后和我们关系不和的亲戚。亲戚们对我表示感谢,分手时我们放下了对彼此的不满。我的两个妹妹也开始学法了。

我的最小的妹妹告诉我了一件事,她在儿童病房值夜班的时候,一个生病的孩子深夜被送進医院,他全身青紫呼吸困难。医生用尽了办法都没有效果。他们决定早上用直升机将孩子送往地区医院治疗。他们希望孩子能活到早上。这时,妹妹想起了我曾经教她的救命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正法理”。她当时只记得“法轮大法”,就开始在孩子的耳边不停的说“法轮大法”。开始什么也没发生,然后,孩子的脸色开始变的红润,很快呼吸也正常了。孩子睡着了,妹妹下班回家了。两天后,妹妹上班,孩子已经出院了。

在我修炼的路上,我经历了很多的考验,更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明慧网上同修们的修炼故事总是激励着我。这篇修炼体会我写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因为读了《天目所见:庄严的法会》这篇文章,我可能还在写,一段一段的删除我不喜欢的段落。

所悟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