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冤狱后的日子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

一、出冤狱后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曾被非法劳教,后又遭几年冤狱。我从监狱回家以后,就去村委会和各部门讲真相,要求安排工作,后来发现安排工作有点困难,我就申请低保,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讲我自己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以及在监狱里被迫害的经过。

有一次,我在县检察院信访办讲真相,我跟那个工作人员讲了我被迫害的经过。她说,法轮功是国家不让炼的。我说你说出来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炼了,你说出法轮大法哪里不好了?可是她说不出来。

她又问我天安门自焚怎么回事,我就给她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人民币上的那些字,又给她讲了《九评》中的一些内容,共产党杀人放火,神佛要灭它,三退是向神佛退,不是向哪个组织退。可是讲到三退,她就不敢听了。讲的过程中,她倒了杯水给我,把她们科长也喊来了。科长来了以后,我又和他讲,我把我自己写的申诉信交给他,他说他会帮我转上去的。

我去当地国保大队讲真相,在办公室里警察给我倒了杯水,我以前就找过他们的国保大队长,一般是由这个大队长来接待我,还有其他的我不知道名字的警察,我主要就是给他们讲我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在监狱和劳教所受到的迫害,最明显就是身体上的。我也是以要求工作或者低保为由去找的他们。在国保,他们就是听我讲,跟我扯些家常,有点害怕听真相。我也不管那么多,我就照样讲我的。

我也去县610,610头目和其他的人员接待我,我就以我自己被迫害的经历讲,并讲国家并没有不让炼法轮功的依据,我说:“只要你们拿的出证据来……”他们也拿不出来。610的人员也就只有一句:“国家不让炼,国家取缔了的。”我让他们拿出具体的规定来看看,他们又拿不出来。

同时我还去了县政府信访办,虽然找了一大圈下来,还是没有给我安排工作,也没给我低保,但是我却借机向他们讲了一圈真相,我也觉的值得,有什么比生命能聆听真相更重要的呢?

后来的一天,我的脚被磨光机给割伤了,有大概15公分的一条口子,当时血管和筋都割断了,血管左右蠕动还喷着血,我母亲就找来纱布帮把伤口包裹上了,但是由于失血过多,没一会儿我就休克了,邻居家看见我这样,赶忙背起我,就往医务室跑。跑到半路上,我苏醒过来,我就要求回去,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去,邻居又给我背回来。

家里人得知这个消息,赶到我家里,非要给我送医院,我对他们说:“送医院,我就没命了,因为我在监狱被迫害的已经严重贫血,我这种情况,县医院不一定能治,要是又推到市医院,这路上的时间耽误下来,我估计就没救了。”大家对我说,即使不吃药,不打针,也要去医院把伤口缝合,小舅子还吓唬我说,我要是不去医院,我这只脚要截肢的。我还是坚持不去医院,大家都拗不过我,也就没有办法,纷纷散去了。

我就在家专心学法,并在心中求师父帮助加持弟子。三天后,我就能够下地走路了,虽然还有点疼,但是已经行动自如了,几个月后,我的伤口就愈合了。这过程中,我没有去过医院,只是自己换下纱布而已。

二、接送客人讲真相

在我脚受伤后的21天,为了生计,我就去买了一辆四轮电动车,在我们县城里接送客人。

我的四轮电动车上可以播放MP3和MP4,我就在车上放法轮功基本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大法弟子的歌曲,《九评》等,凡是坐我车的人,我就根据他们坐车的时间长短,选择不同的真相内容。

一天,有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包我的车到市里的医院检查身体,上了我的车以后,看见我在放法轮功真相,他们受电视上的毒害,问我说,还敢听吗?就说他们单位有一个人炼法轮功炼的家破人亡。我就问他们是哪个人炼功炼的家破人亡。他们说是个老师,跟他们还相处的很好。他们就说那个老师的丈夫在一九九九年后,承受不住压力,就去世了。这个老师被抓了以后,她的儿子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最后也死在了精神病院。我就说:“不是他的母亲,那个老师不管(丈夫和儿子),而是江泽民迫害了法轮功。那你们说,这个老师好不好?”夫妇俩异口同声的说:“好的,而且这个老师对人也非常好。”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是被江泽民迫害的,是他个人意志,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现在即使是不修炼法轮功的人,只要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都能得到大法的福报。我又给他们放“天安门自焚”伪案。他们看完后说:“原来是这样!”我就对他们说只要你们在心里默念九字吉言,就会有奇效,你们就和你们身边的人说说,也是功德无量的。

我给他们送到医院去了,我就在医院门口等着(包车往返县里和市里),三个多小时后,等到他们出来了。我一看他们俩很高兴,我就问他们检查结果怎么样,他们两个就说,在县医院检查是说他心脏有问题,要進一步检查,要求这个老大爷做心脏冠脉CT(费用一千多元)的,才让他从县医院到市医院来做,但是到了这里(市医院)医生检查以后就说他的心脏挺好的,不用做心脏冠脉CT了,就做了一个几十元钱的彩超心电图,连药都没给他开,让他回家了。所以他们俩口子很高兴。我就对他们说正是因为你们俩一路上听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得到了福报,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他俩就又坐我的车回县里,一路上仍然是看着我播放的大法真相。

有一次,有一家三代人共四口(老母亲、两个儿子、一个孙子)包我的车去旅游,这次行程有五天,这五天里,在我车上的时候都在听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弟子的歌曲、《九评共产党》等。刚上车的时候,我车上放的是法轮功真相,他们老母亲就说:“这个(法轮功)是国家定性了的,就不要听了!”看她的样子还很害怕。我就说你们听听看嘛,谁真谁假。两个儿子倒不象母亲,也说听听看。一路上就听着,因为他们这次是几天的行程,所以坐我车基本上把法轮功真相都听完了。听到《九评共产党》时,有一个儿子专门把声音开大了,看上去非常爱听。沿路,他们也会问我些问题,比如关于“天安门自焚”,我就给他们讲讲。到第五天,结束旅行的时候,我就拿出真相光碟《我们告诉未来》、《真实的江泽民》、《九评共产党》,他们很乐意的接受了。

有一次,有三、四个当地的中年妇女没赶到公交车,我就用公交车的收费标准送她们几个到工作地点上班。她们上车后,就在我车上听法轮功真相,十多分钟的车程,下车后,我就一人送了她们一个护身符,我说:“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会得福报。”她们拿着护身符就下车了。一段时间以后,她们又碰到我,又坐我的车。她们就对我说:“上次坐了你的车,我们工作上都很顺,还有护身符吗?有(的话)我们带回家,给家里人!”我就送给她们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

有一段时间,我接送一、二十个当地农民去搞绿化,他们中有男有女,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之间。他们在我车上就是听法轮功真相,有时半个小时的车程,有时一、两个小时车程。到了绿化的地方,我也跟他们一起搞绿化,还没动手前,他们就会围着我问我法轮功怎么炼,我就炼五套功法给他们看。中午休息的时候,他们也都围着问我关于法轮功的问题,都在谈这个,我也就给他们解答。我还送他们真相光碟、护身符、小册子。大部份人都要。我一般也是,要的我才给。如果是集体送真相资料,有极个别的不要的,也悄悄塞在我车上的某些地方。

两个读中专的女生坐我的车,她们的车程是半个小时左右,才开始的时候,我放的是法轮功真相,放完了,我就放大法弟子的歌曲,放到《得度》这首歌时,其中一个女生说:“太好听了,再放一遍!”我就又给她放了一遍,又放了一遍,一共放了四遍,她连声说:“太好听了,太好听了!”到下车时,我一人送了一个护身符,她俩很乐意接受了。

四、五个月后的一天,有一次我在县里开着四轮电动车,车上有一个乘客,当时车里也在放着大法真相,我直行时,被一辆突然左转的车给撞了,因对方车速太快,我一脚踩住刹车,可是他还是撞上了,当时就把我四轮车右前轮给撞掉了,对方的小轿车保险杆和车头都撞進去一个坑。我毫发无损,车上的那个乘客吓坏了,但是除了擦破了点皮也没有什么事。对方司机跳下车来就向我说:“没事,没事,我的全责!”后来赔偿了我的四轮车的修理费。我想,是因为我修大法,师父保护我,也保护了听真相的世人,否则,右前轮都被撞掉了,车却没有翻,而我和乘客也没有什么事。

一年后,我就换开了家里以前的一辆七座面包车,那时这辆车已经开了十六年了,按理说该报废了,但是我想利用它来讲真相,我就自己保养了一下,审车的时候也就顺利通过了,我就在后挡风玻璃上贴上了“真善忍好”。从那时,我就开着这辆车去载客了。半年后,由于它实在年限太长了,我就换了一辆新车了,一直载客到现在。

前年,我们县旁边的一个县有个小区里张贴了一些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展板,我听说后,就开车和我的母亲(也是同修)一起到小区便民服务中心去。当时是五月一日,只有一个人值班,我就对他反映了这个情况,他很惊讶说:“哪里有这些宣传画?”他表示说他去把它处理掉。一个多月后,听说那些宣传画还是在,我就独自一人又来到这个小区的便民服务中心,对值班的工作人员说这件事,她对我说让我看看展板上标示的是哪个部门制作的就去找哪个部门。

我又回到小区里去看,看见展板上是当地“法制办”制作宣传的,我又回到便民服务中心,找到之前那个工作人员,她对我们说“法制办”在当地政府办公楼,让我去那里找。

我就去政府大楼,跟门卫讲了情况,但是遇到了一个从大楼下来的人,问了我是什么事,我说了后,他让我在门卫等着。过了一会儿,就来了九辆公安的摩托,还有一辆公安的车,下来了十多个警察,手持警棍,说他们是“反恐”的。把我带到公安局负一层审讯室,问我来做什么,为什么要来,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讲宣传展板的危害,我又联系我自己的经历,讲了我自己在劳教所、监狱受到的迫害。我从早上十一点左右一直讲到下午两点半,他们不但听着,还做着笔录。

中午他们去吃饭,问我吃点什么,我就拿了五元钱,请他们给买点馒头。他们给我买回两个馒头和一瓶水,花了三元钱,补了两元钱。补回的两元钱背后还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当时就递回给他们看,说这钱后面还印着字呢。

下午两点半多,警察把我停在政府大楼门口的车开来,我自己开着我的车回家了。他们本来叫我在笔录上签字,我说我签了字对你们更不好,于是我没签。

三、配合营救同修

前年有六个法轮功学员到我们当地一个乡去发真相资料,被恶意举报后都被抓了,之后有五个(最小的年龄六十多岁,最大的八十多岁)被取保候审。还有一个年轻些的在看守所。只要当地派出所核实这个“案子”,五个被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就坐车到我们那里,半路下车,我就在那等着,再开着我的车把她们送到派出所。在这个过程中,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写了针对此事的材料,包括国内目前所有涉及到法轮功的法律法规,法轮功没有违法的法律依据,要求公安局从新认定所搜去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与邪教宣传品没关系,也有这五个法轮功学员自己修炼的真实经历。我就负责开车送这五个法轮功学员到我们当地的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610、检察院、法院这些部门去送她们写的材料。因为这个“案子”反复退回侦查,所以前前后后还是有几个月时间,我也就负责每次给这五个老人家开车,去的最多的是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也在我们一次次去的过程中改变了态度,对我们也越来越好。虽然这个案子到最后还是非法判了,五个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缓刑,监外执行,另一位被非法判了刑。但是我觉的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互相配合,还是让我们当地的公检法部门深入的了解了真相。

我们当地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中年妇女,在当地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关在看守所。当天晚上我和她儿子(十四岁,也是小同修)一起去看守所要人,趁机给他们讲讲真相,看守所就对她儿子说只是暂时拘留几天。第二天一早五点多,我就和她儿子一起给她送毛毯,但是到了那里,看守所的人说头晚我们走了以后就给她转到市里的看守所了。这个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在大家的帮助下,整理一份材料,证明自己的妈妈没有罪,不应该被抓捕。我就陪着他一起把这份材料送到了我们当地的公、检、法部门。后来又找到这个法轮功学员的父母签了家属委托律师的委托书,之后又陪着父母和她儿子一起去检察院、法院去要人,讲真相。这期间还有市里的同修也一直在配合,帮助和加持这位法轮功学员,协助我们的营救。后来这位同修被冤判了一年,现在已经回来。

这两次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虽然没有能使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马上回家,但是整个过程,除了当事同修,所有参与的同修都整体配合、加持,让所接触到的世人明白了真相,在他们各自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减少同修的被迫害,这也是世人良心苏醒、明真相后的大善之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