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佛恩浩荡 众生得福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一九五六年,我出生于四川贫穷的山区农村,八个月大时,妈妈就怀上了大妹妹,我被断了奶,之后,就不能得到细心的照料。父母又都忙农话。

一、从小经历磨难

到一岁多时,我就得了一种怪病,肚子老大,鼓鼓的,面黄肌瘦,整天哭、吵闹,也吃不得东西,眼看就不行了。这时,我还没出嫁的幺姨知道了,把我背回外婆家去,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幺姨在很远的地方请了一个自种草药的土医生给我治病,那个医生把吃饭用的瓷碗打碎后,用那很细很细的碗渣给我冲水喝下去,还采了一些草药,给我治好了病,免去了一死。

在两三岁时,又遭遇了中共搞的“大炼钢铁”、“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等带来的连续几年的全国性大饥荒。

男女老少全部集中起来搞军事化,集体出工干农活,自家的粮食、物品归集体统管,没有了小家,大人们吃集体食堂餐(其实大人们也没有的吃,干一上午的活,干一天的活,到吃饭时,盛回来的饭,上面是水下面有一些米和菜。他们也是饿着肚子干活),小孩全被送(其实是关)到公社所谓的幼儿园、托儿所(其实并没有人认真的看护我们)。小孩每人每天一两米,就是这一两米,都要等幼儿园、托儿所所谓的老师、阿姨吃饱了,才有我们这些小孩吃的。我的整个幼年,实际上就是在没有被饿死的状态下度过的。

就是因为随时都处在饥饿中,我两岁多那年,才饥不择食的大吃别人给的霉烂了也没有去皮的嫩土豆,一直吃到我翻着白眼、口吐白沫,昏死过去。幸被及时发现,及时排毒,才没有死。

更要命是,我读书的小学离我家有十几里路,虽说只有十几里路,可要翻几座山,且全是悬崖边的小路,我七、八岁那年上学的一天早上,不知怎么的一下就掉下悬崖了,没人知道我掉下了悬崖,因路边长满了杂树野藤,也没人看到我掉下了悬崖,因为悬崖有十几丈深。可是,我正在家里忙着干活的妈妈,却突然清晰的听到了我的叫声,我妈妈说,是大女儿的叫声。可我掉悬崖的地方离我家至少有一公里多的水平距离,她是怎么听到我的叫声的呢?这不就是神佛在指引我妈妈吗?

她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边喊着我的名字,与我父亲从家里直往我上学的路上奔。他们走到悬崖边,看到我掉下了悬崖时打倒的野草和小树枝,他们顺着我掉下时留下的痕迹,攀着树枝和野藤往下几层楼高的方向找,一直找到离悬崖底四、五丈高的地方,看到了我正悬挂在离悬崖底(悬崖底全是尖尖的大石头,其实就是深谷乱石窖)只有几丈高的一根碗口粗的野藤上。我妈妈边哭,与我父亲费了很多周折,才把我抱了上来。

那时我已人事不知、昏迷不醒,好险啊!那要是再翻一下,可能连尸体都找不到,别说得救。后来我学大法才悟到,可能是师父一直在管着我的。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因我从小经历了许多磨难,吃了不少苦,身体不好,到现在,我都有一颗乳牙没换。从小经常头昏痛,必须睡一会儿才行。长大后,工作压力大,随着年龄增长,头昏痛后需要睡的时间越长。到三十六岁时,不论睡多久都不行了,并伴随着头痛、呕吐,就只好靠吃头痛粉缓解。随着症状的加剧,逐渐增加头痛粉的包数,开始吃一包、两包、三包,后来一次吃五包都不管用,有时甚至一次吃十包,由此让我患上了严重的糜烂性胃炎。满嘴全是溃烂了的溃疡,严重的妇科病,人非常虚弱。一天到晚,眼睛睁不开,昏昏沉沉,就想躺下睡觉,但从来没有睡着过。为了治病,经常是大医院进小医院出,这家医院看了不行,又到那家医院去看,家里的钱都用在治病上了。

四十岁的我,看上去就像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皮泡眼肿,头发干枯蓬乱,满脸都是黑斑。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四十二岁时,实在无法撑下去了,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到重庆大坪医院去医治,三天就花去一万多元钱,什么作用也没有,医院开了三千多元钱的药叫我回家治、养。其实就是医院没法治,把我推出去了。

回家后,一切还是那样,人迷迷糊糊,成天就想睡,但睡不着,想吃饭,但没法吃,因满嘴全是溃烂了的溃疡,整天就躺在床上。六岁的大儿子说:“妈妈,你别死了啊!我还小,我还要读书呢……”

二、神奇的得法

就在这生不如死绝望的当口上,我得到了救命的大法。

我们单位的一位三十多岁就病退了的A阿姨和我住一幢楼,她住二楼,我住三楼。A阿姨来看我说:“某某,你这个样子,只有去炼法轮功才行。”并递给我一本书说:“你看看书吧!”我一看是《转法轮(卷二)》,翻开书一看,是一位佛,我当时有气无力的说:“好嘛!”顺手把书放在电视机上,送她出门,因她要马上去炼功。

她走后,我想,我是给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去看病的,这才几天,别人看见我炼功,会不会说我是装病啊?我就立即下楼找A阿姨,她已经炼功去了,我告诉她丈夫说:“叔叔,请你转告A阿姨,我明天不去炼功,等我假期满了再去炼。”

还未等我转过身,就开始流鼻血,我捏着鼻子跑回家,血就从嘴里流出来,我到水龙头下用水冲,结果越冲血流得越快越多,后来血干脆成块的往嘴里涌。我马上想到,我是从不流鼻血的人,为什么今天流得这么凶?是不是就是叫我明天要去炼功啊!

想到这,我马上从电视机上拿着《卷二》捧在手上,对着东方说:“神啊!你是不是叫我去炼功啊?那我明天就去炼!”就这样一说,鼻血立刻不流了。我又马上下楼告诉叔:“你叫阿姨明天等我,我要去炼功。”

三、听法、炼功、洪法

第二天,阿姨先没有带我去炼功,就带我去一同修家听师父讲法录音,那天听的是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的第九讲。当听到一半时,他们都问我:“怎么样?能坚持吗?”我回答说:“好啊!我觉得越听越舒服。”

听完后,一位同修大姐(这家主人)高兴的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三位女子从一条河的上游冲下来,我急着想救她们,就把拴在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放在水里,有一个女子的手抓住我的裙带上岸了,另两个被冲走了,原来被救的人是你啊!”

从那以后,我不管是天晴下雨,一年四季,从不耽搁我学法炼功。开始时是阿姨每天早上六点带我去炼功点,炼一~四套动功,晚上七点,带我去学两个小时的《转法轮》,再炼静功。白天继续找地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一起学《转法轮》和《精進要旨》。真是提高的非常快。

我炼功后不到半个月时间,我的身体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原来所有的病:严重的妇科病、脑震荡后遗症、糜烂溃疡、脑血栓堵塞等等全没了!走路一身轻,每天精力充沛、精神焕发、脸上白里透红。

我单位里谁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那三千多元钱的药全送给单位一位同事了。谁都说:法轮功神奇!炼法轮功好!就连我们单位的领导也请了一本《转法轮》去学。

不到半年时间,我们那个炼功点炼功的人太多了,就站不下了。我主动提出我去买录放机,另组织一个炼功点。这样组织一个炼功点不够,再组织一个,两个,三个……不到大半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就有上万人学炼法轮功。

四、在家乡洪法

一九九八年寒假,我带着得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满心喜悦,怀着对师尊的无限崇敬与感恩,回乡下娘家过年,并洪法。

我给亲人们和左邻右舍的乡亲们讲大法的种种神奇与美好后,他(她)们都很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我各方面的变化,都想来听师父讲法。正准备给他们放师父讲法录像时,打开影碟机,它就是不播放,没有声音,也没有图像,检查机器又是好的。我想这是为什么?这怎么办?大家都在盼着、等着呢!我就想,快求师父!我马上说:“你们都别急,我去给我师父敬香,求师父帮忙。”

我点燃三炷香,对师父说:“师父啊!您看这么多人都坐在那儿等着看、听您讲法啊!可是又播放不出来,请师父帮忙清场啊!让播放机正常播放吧!让他们都得救吧!”

当我正说着说着,有人就来对我说,听见屋里很多地方发出响声(师父在清场),之后,播放机就播放了,看见师父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有些远处的亲人朋友看到我娘家这一大家子和周围的人学炼法轮功后,身体状态、言行习惯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家庭经济也比以前富裕,都在议论,传播,这样远远近近的很多人都找着、问着,上门来学炼法轮功。这些人得法后,他们各自的家也自然的成了学法点、炼功点了。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当时在当地都在传,那时每天早上在我娘家的顶楼上,至少也有十几个人集体炼动功。有一天早上六多点钟,这十多个人正在一起炼动功,炼着炼着,突然乌天黑地下起大雨来了,但这十几个人都没有离开炼功场,一直坚持炼完动功。虽然雨没停,可是他(她)们的身上衣服没有被雨打湿,地上也是干干的,当时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说:“感谢师父啊!”更坚定了他们修炼的信心。

这样大法就在我娘家周边洪传开了。

五、亲人们得法受益

(一)母亲

我母亲一生命运坎坷,由于生活得艰辛,一身是病。就在看了师父讲法录像后,当晚睡觉时,母亲就使劲的吐啊,吐。她吐完了,就睡着了。从那以后,她几十年的中耳炎、胃病、胆囊炎全好了。也用不着六月间大热天把头用棉花、帽子、黑青布、白布帕子包得比洗脸盆还大了,就是冬天,也不需要包裹了。

母亲现在都八十多岁了,没读过一天书,一字不识。可她就是听得懂师父的讲法,不知什么时候,她自己就能读《转法轮》了,别人看着她都觉得很惊奇,问她说:你也没有读过书,八十多岁的老人不戴眼镜,还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自己读的那么上劲儿?她总是笑眯眯的说:“我师父教我认的字。”

曾经孱弱的她,如今神采奕奕,精神十足,脸色白里透红。每天就是学法、炼功,只要是晴天,就出去给人们讲法轮功真相。

(二)父亲和弟弟

我的父亲、弟弟最能抽烟,最好抽烟。我父亲没修大法时说,谁要不让他抽烟,除非他鼻孔里不来风了,那意思是死了就不抽了。可是他一听师父讲法录音和看师父讲法录像,很自然的就不抽了。

我弟弟看了、听了师父讲法,还抽,结果有一天,他又抽,抽着抽着,自己就由站着蹲下去了,蹲在地上很长时间,十多分钟都起不来。他悟到这烟真不能再抽了,这是师父在警醒自己呢!就这样,他们两个大烟棍就再也没抽过烟了。

我弟弟最早在乡镇企业上班,最后他自己离职,做生意去了。后来做生意亏了,在家闲着,就在家里开麻将馆,自己也打麻将,不是赢钱,而是输钱,麻将馆开垮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成天萎靡不振。

在九八年底,弟弟喜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弟弟满面红光,神采奕奕。他自己家是学法点,也是炼功点。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弟弟被当地当作积极分子迫害,早晨八点,弄到派出所去,晚上八点钟,送回家,目的是要他说出谁来洪的法,当地有哪些人在学法。可是派出所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就只有放他回家。这样半个月后,就将一家人监视居住,再也没有安静的环境修炼了,弟弟经常独自一人坐在河边哭。

九九年底,那时弟弟已经满四十岁了,在师父的安排下,无意中被人在一个县城里介绍了一个临时工干上了,干了不到半年时间,就转成了在编的正式工,有了正式工作,有了修炼的环境。这都是因为自己有师父管,才得到大法的福报。这是常人谁都想不到的。

(三)我的表妹夫

我的表妹夫,二零零八年得了一种很怪的病,从他下身小便头上不断的流着一种白色的液体,就像女人的妇科病白带。人全身无力,无能干活,性情也变得急躁。为了治病,有名的医院、大医院都去治过,但治不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偏方、草药都试过,没用;求神拜佛都不行。这时家里的钱也都花光了,绝望之中,表妹夫找到我弟弟,说了他的情况。

我弟弟说,你愿炼法轮功吗?他有气无力的说:“炼嘛!”我弟弟就放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给他看,看完一讲后,我弟弟取出碟子,准备换第二讲碟子,可是就在取出碟子,还没有放进碟子时,大约两、三分钟了,师父的形像还在电视屏幕上不离去,我弟弟借此叫我表妹夫自己悟。

表妹夫请了一本《转法轮》,拿了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回去学炼法轮功了。二十多天后,表妹夫打电话告诉我弟弟说,他的病好了,不用吃药,不用住院了,也能干活了,精神十足,一年后,又生了第二胎女儿。现在他是村主任了。

(四)丈夫

我丈夫九八年前左脚背上鼓起一个像鹌鹑蛋那么大个包,去多家医院看过,检查过,那些医生、专家都说无法动手术,因为那个包长在脚背的筋上,如果动手术切,肯定切不干净,因为怕伤着筋,那么切不干净就还会长。这可怎么办啊,愁死人了。

就在我得大法后,我们炼功时,丈夫也跟着在我们后面比比划划,不知不觉那个包没了。多年的洁癖顽疾也烟消云散了。

丈夫没有修炼,但他对谁、在哪儿都说:“这法轮功太好了。”从来没改过口。不仅如此,尤其是在我修炼大法后一年(九九年七二零)就开始,至今的十八年,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的年年月月中,无论环境险恶还是宽松,丈夫对我们的支持、帮助、配合都是无条件的。

(五)我的儿子、媳妇

二零零八年,当地国安、六一零在我不在家的情况下,欺哄着放假在家的孩子,骗开了门,非法闯进家里,抢走了打印机,过塑机,电脑等私人物品。在这过程中,我儿子机智的将大法书(特别是我得法时的那本《转法轮(卷二)》)藏起来了,保护了大法书。

第二天,他们又陪我到国安去要我的东西。我儿子站在我旁边,理直气壮的说:“叔叔,你把《转法轮》书还给我妈妈吧!是他救了我妈妈的命”,等等。就因为我儿子维护大法,支持大法弟子,在他那年高考时,以最低的上线分考入了一个最好的大学,还没有正式毕业,就被最好的用人单位招聘了。

我的媳妇帮我和同修们打印、整理诉江状,平时给我师父敬香、敬水果,相信大法好,也是还没有等正式毕业,就被最好的用人单位招聘了。

每过新年,我的丈夫、儿媳、孙子一大家人,按顺序跪一排排,叩拜师父新年好!感恩师尊的苦度!就因为全家人支持我修炼大法,他(她)们都维护大法,帮助大法弟子,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讲真相的事,因此我的小儿子从一个单位被另一个好单位调去了。我的小媳妇离职,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一个月挣几十万,等等,这些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福报。

其实在大法中受益的亲朋好友世人太多了,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写出这些,只想让世人、众生赶快找真相,了解法轮大法,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感恩我的师父!叩拜师父!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尊的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