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重视发正念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前几天,有个同修请我帮忙发正念,并说:“你修的好,正念强。以前某同修感觉到你发正念时的能量场强。”我说:“不是我修的比你好,也不是我正念比你强,可能是我比较重视发正念。”

同修的夸奖我确实有愧。自从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以来,我一直按部就班的做。可是由于没有任何感觉,我一直并不清楚发正念到底有多大作用。明慧上有很多关于发正念的文章,看了很震撼,但大多是开着修的同修写的。我一直是闭着修的,而且在人中我是很不敏感、反应很慢、很迟钝的一个人,所以我只是做,并不很重视。

我看到周围很多同修也跟我一样,不大重视发正念。没想到的是,在实际做的过程中,师父多次给我机会、点化我,让我逐渐的认识到发正念的威力。

最早一次,是一位过病业关中的A同修,肚子剧烈疼痛了很长时间,先生总是要求她上医院,她强忍着疼痛,不想让先生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她来到我当时住的地方,告诉我情况。看着A同修痛苦的表情,我不清楚该怎么办,只觉的应该发正念。于是,我对她说:“我帮你发正念吧。”我并不很自信的开始盘腿,就在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突然全身发热的很厉害,感到从未有过的、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在加持我、鼓励我。半个多小时后,我停下来,同修说,她很多天都没有像刚才一样平静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俩人都有了信心。通过她的过关,我们俩人的收获都很大。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资料点有位B同修被恶警绑架,由于我认识该同修并跟同修家人很熟悉,我每天尽量遇到整点,都为同修长时间的发正念。开始感觉效果很不好,感觉动不了邪恶,自己很虚弱、很无力,坐着都觉的吃力,好像没什么用,坚持一两天后,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发下去。在迷茫中我想:不管有感觉没感觉,师父教我们的发正念一定有用,我一定要发。就在我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一下子又全身发热的很厉害,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到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又在加持我、鼓励我、点化迷茫中的我。后来该同修正念从洗脑班闯出来。

师父还通过常人的口来鼓励我、点化我。有个常人朋友有段时间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她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她知道我要发正念,我们在外就餐、走路,到了发正念的时候,我就不再跟她说话,结束后,她总是说她有很强烈的感觉。有时正走在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很吵闹,我发正念很难静下来,而她却说感觉到翻江倒海、很强烈的感觉。我听了很震惊,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没有任何感觉,就借她的口鼓励我,给我信心。

最近两年,我有多次帮助同修发正念的机会。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的收获也是巨大的。有一次,和几个同修一起面对面长时间帮助“病业”中的同修发正念,我的小腹部又麻又胀,很奇怪的感觉。过几天,我突然想到,那不是法轮在转吗?是我发正念时法轮不停的转,小腹部才又麻又胀。我以前从来没有明确感受过法轮,这是唯一的一次。“病业”中的同修当时也有明显改善,本来十几天没吃东西,也不想吃,在我们发正念半个小时后,主动要求吃了一碗面。

以前由于受无神论教育影响,加上闭着修,我对发正念没太大信心。这时候,我常想师父讲的有关正念的法。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大法弟子啊,你们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们每个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无比。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1]“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1]。“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2]

我和难中同修交流发正念时,一定会提醒同修:别忘了师父就在每个人的身边,不管有没有人帮助,我们有师父,其实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但是难中的同修有时正念不足,我答应都一起发正念,但有时还是不自觉的怀疑自己的能力。

在不断的学法和实践中,我越来越坚信每个大法弟子都一定是有能力的,即使我们有时能力不够强大,但只要我们做的事在法上,师父和正神也都会加持和帮助。当我们的思想在法上的时候,我们的能力是上不封顶的。师父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3]“我在正法中看到个情况: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4]

有一次学法看到:“发正念这件事情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5]突然,我觉的非常震撼,因为发正念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没有把发正念和“非常伟大”联系在一起,就想:为什么师父说我们发正念的事情非常伟大呢?我理解是师父给了我们特殊的荣耀和能力,这种荣耀和能力是前所未有的,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偏得,师父教我们怎样发正念,我们就可以除恶、更有力的助师正法。反过来说,师父赋予了我们这种神圣无比的能力,我们却不知道珍惜,不重视,不认真去实践,不好好的发挥正念的作用,我们又怎么对的起师父呢!我把我的想法和别的同修交流,有些同修非常认同。

二零一七年我两次参加了帮助被法院非法庭审的同修发正念。第一次是夫妻同修两人被非法庭审,我们三个同修在一个同修家里发正念,从上午9点到11点,发了两个小时。后来听说现场正义律师辩护的非常好,整个气氛非常好。

第二次被迫害同修是新学员,后来,我听到了现场非常详细的反馈。我们还是三个同修在一个同修家里发正念,本打算从9点开始,结果晚了半小时才开始,中间累了,就换着休息一下,始终保持有人在发正念。当时我心里全力以赴的对着法庭现场发出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及中共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式,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从而毁灭众生,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度……。

到11点时,另外两位同修有事,要先离开,我只好也准备走,其中一人说:“你再接着发会儿吧。”想到正常庭审到11点就结束了,我在犹豫。后来想,就多发一会儿吧,也许没结束呢。然后一同修跟我交待一些事,差不多半小时后,我一个人又接着发,一直到全球统一发正念。

几天后,听到同修反馈,那天律师的辩护非常成功,产生非常好的效果。本来迫害大法的相关部门的人看到被审同修是新学员,受迫害后,精神状态不太好,认为同修好欺负,就让社区组织了大量的人员,想让这些人员都来受诬蔑诽谤大法的所谓教育,选择了最大的一个法庭,还安装了视频设备,在另外房间还有相关部门的大量人员在旁听观摩学习,当事法官也想趁机表现表现。

由于人太多了,开庭拖延到10点才开始(看来我们晚半小时开始发正念也没有耽搁事)。开庭之前,律师对受迫害同修很担心,觉的她状态非常不好,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了这样的压力。开庭前,律师还看了周围,问家属:“这边就我们几个人吗?”估计律师心想怎么没有其他大法弟子在现场发正念呢?看到对方现场组织了那么多人,律师就说:来这么多人,就都借此机会受受教育吧。

开庭后,没多久,律师平和的辩护就压住全场的气势,很多人包括当事法官都听的目瞪口呆,有一次听众还发出掌声,最后法官完全控制不住现场,与公诉人象个小丑,理屈词穷。受迫害同修现场表现超常(我们认为是师父加持的),让律师都没有想到,该听见的问题都听见了,并做出非常合适的回答,不合理的问题全部没听清,叫法官无可奈何。但是到了11点的时候,邪恶气势有所抬头(此时,我们发正念的同修停止了),差不多半小时后,又没了气焰。

庭审结束后,法官对律师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由之前的傲慢无礼,变成客客气气。几周后,又听到反馈,所有参加的社区人员都在议论这事,说律师讲的太好了,法官真是丑态百出,法轮功完全是被冤枉的。这件事在当地公检法部门引起非常大的轰动,有的同修付出非常大,我们只是在庭审当天发正念。大家认为,发正念还是很重要的。

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3]我想我们大法弟子发的正念,是无比强大的物质,在另外空间里威力无比,坚不可摧。而且我们在这边发正念十几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在另外空间可能是更长更多的时间。师父说:“说这个人在常人的空间里打坐了一宿,人家一看,说这个人真了不起,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六年了。因为我们一个时辰是那边的一年。我们人类是个极特殊的空间。”[3]

师父还说:“其实呢,人的身体不是表面这一点点,层层层层都有你的身体,都有你的思想,都有你的细胞,都是你的一个整体;在做一件事情的表面上的行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整个细胞都在运动、都在思考,同时又不在一个空间中。越微观它的时间是越快,他的能力越大。你这边你觉的是经过这么微微一想,可那边已经想了说不定过去好几年了,因为它不在一个空间。”[6]我就想,我们在这边发正念这么微微的一想,在另外空间说不定已经除恶好几年了。

每当我背着一包真相资料要去发的时候,都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平安的把发资料这件事一直做到最后。对着满街的摄像头,我也反复的发正念:所有的摄像头,你们都是正法时期的生命,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三界,也没有你们,请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大法,你们要帮助大法弟子,不要帮助邪恶,选择美好的未来,清除摄像头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资料发完后,我都发一念:让所有的资料都被有缘人拿走,大法真相一传十,十传百,谁看谁得救。

当和家人或同修有矛盾时,我过后基本都能认真查找自己的执著心,最近发现,所有的执著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私”“我”。师父要求我们“无私无我”[7]。师父说了:“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8]

当然,发正念是我们三件大事之一,我们还要同时做好另外两件事。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8]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