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就是帮自己

更新时间: 2018年04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去年初入冬天,我地八十一岁老年同修A,突然出现半身不遂的症状,在家里学法,发正念两天不见好,家里人想把她送到医院治疗,同修A十几年来一直承担传递真相资料的责任,在大家看来她修的很精進,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魔难?

我与A原来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是机关里所谓干部,都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知道她的情况后,我赶到她家里,帮她发正念,又通知其他同修帮助发正念。铲除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生命及因素,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后来她家里儿子、儿媳坚持要送她住医院,这时同修A正念又不足,结果她就住進了医院。事情来的突然,她家里有很多真相资料还没有及时转给其他同修阅读。

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想不能因为这事影响其他同修发真相资料救人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谁想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要主动承担点什么。

于是我牵头做了以下的事:一、通知同修们每天晚上八点到九点定点为同修A发正念;二、找两个年轻点的夫妻同修和资料点取得联系,由他们负责传递资料;三、是到同修A家整理没有发出去的真相资料;四、是给她老伴進一步讲真相,帮助他们清理家里的旧书刊杂物等净化家里的环境;五、是到医院和她進行法理上的切磋,增添她的正念。

任何事都没有偶然的,我遇到了肯定就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在每天为她发正念时,我首先向内找,觉得平时在法理上我们交流切磋的少,在资料的需求上有依赖心,没有主动为同修A分担些任务,致使影响了她的学法时间,同时吸取教训查找自己不足的地方,我也存在学法不入心,浮躁,对法理理解不深,针对这些我发出很强的正念,不管我们个人和整体有多大的漏,我们都会在法中归正,一切都由师父安排。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来迫害,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请师父加持,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清除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那段时间发正念时感到能量很强,全身发热,汗从头上脸颊往下流。

我和另一位老年同修B到同修A家看看还有什么资料,发现她们家能装东西的地方几乎都塞满了大法的各种资料和大法书,装衣服的大衣柜、厨房里的碗柜、写字台的抽屉里、书柜里及大小纸盒子里都有。真相台历百十多个,大的真相挂历三十多本,真相币几千元,真相贴、挂坠、护身符积压了不少。

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大法书随便放,桌子上、床上、放杂物的柜子上都是,壁柜里还有毛魔头的书,邪党的书和一些其它的杂书,一个修了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怎么能这样呢?难怪她这几年每年都出现一次大的关难,这是被旧势力钻空子往狠迫害呀!

师父讲:“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他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它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2]

师父的法讲得很明白,明慧网上报道过不少学员由于不敬师不敬法,被旧势力钻空子,遭到迫害的例子,这次一定要帮助同修A把这个事重视起来,把这些大法书应该放到一个最好的位置,我买了四个质量比较好的整理箱,把同修A家里大法书从各个角落集中放到整理箱中,然后放到壁柜里。又帮助她买了礼品包装纸,用于包书皮,把大法书都包上了橙黄的书皮。帮助同修A把写字台的各个抽屉都清理干净,有个抽屉专门放置平时学习的大法书。

从这件事情上我们進一步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过去小道修炼者都非常珍惜经书,摆放在高高的地方,这部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书更要珍重,怎么能不万分珍爱呢?!

还有上百本的台历、挂历我就犯了难,过去是其他同修需要几本就带几本到花园,现在是同修A家在北城,我家在南城,搬来搬去的很费劲,怎么办?觉得自己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产生了畏难情绪、怕心,在发正念时突然一个念头打入脑中,在同修A家附近发,我觉得这是师父的点化,谢谢师父!我和同修B分三次给A家附近的小商店、车站、马路上、修鞋的、摆摊的和过路行人发放,在发前先发正念,清除阻碍世人了解真相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让邪恶便衣警察看不见我们,头脑里什么也不想。就想救人,我让同修B在附近发正念,我就到一个个门脸進去,大大方方说:送您一本“吉祥宝宝”新年台历,祝您新年吉祥;生意兴隆。一般都高兴说:谢谢!并愉快的收下了。也有的人说,没地方放,不要。什么人都有。

在这过程中也有一些感人的事:那天在修鞋摊位给等修书包拉锁的中年妇女一本台历,她看了又看,精美的封面让她爱不释手,说你也给他(指修鞋的)一本,又对修鞋的人说,可好看了,你也要一个吧。等我走远了后,她又使劲喊我,“大姐,再给我婆婆一个吧,她也喜欢。”我说台历没有了,给她一本真相挂历吧,她说那太好了。那天我在商店外边给正要進去买东西的女士一本台历,一个骑自行车的五、六十岁的男子,一边放车一边大喊,发什么呢?给我来一个。他走近后看清楚了,说给我一本吧,我正想找这个呢。有的还帮家里的兄弟姐妹要台历。分三次我们把一百多本发完了。在这过程中我修去了怕心,顾虑心,增强了正念,看到世人盼望了解真相的心情,也感到了救人的紧迫性。其它真相资料、真相币等等都及时分给了同修。

在帮助同修A家清理旧书刊时,也提升了自身的修炼,她老伴退休前在单位是邪党书记,性格非常强势、固执,一方面对邪党各次运动整人的邪劲有一定的了解,一方面又对邪党有一定的“感情”,还在写歌颂恶党的回忆录,并坚持恶党文化那一套说辞,我们之前曾劝过他退党,让他把邪党的东西清理一下,可最后免不了要辩论一番,也没有说服他。因为我头脑中党文化的东西也很强,正如师父说的“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2]。我们走后他还要和同修A吵架。所以同修A就不让我们在老伴面前提起三退,她说她会慢慢跟他讲。可几年来她老伴也没有改变。这次A身体这样,她老伴真着急了,我决定借这次机会一定跟他讲真相。

我们觉得她老伴这人人缘很好,平时对A修炼大法很支持,同修们到他们家从来不说什么,只要一提三退就认为是搞政治,他是被邪党的运动吓怕了,其实是被邪党绑架了,不敢越雷池半步,让共产邪灵给他捆的牢牢的。我们觉得首先要转变自己认为他顽固的观念,站在他的角度善意的理解他,加强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心平气和的跟他探讨,不指责、不争论。当我们自己的心性到位后,他的态度很快发生了大的变化。我们说共产邪灵这东西对我们炼功人干扰极大,这些年您老伴经常出事,无缘无故摔了几次跟头,有时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等等,这次又遭这么大的难,您想想哪有偶然的事情啊!跟他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讲九评,这次他不反驳了,他说:我现在怎么办?我们说我们帮助您把两个壁柜的书处理了。他同意处理了,说让儿子弄走吧。过几天我们过去再一看邪党的东西没了,还有许多历史书、辞典等等其他书,我说你们年岁大了,眼神又不好,这些书看不了了,不要的就都卖了。他说这都是好书。我讲:这些书再好,它对我们炼功人也有信息干扰,还是搬走吧。他同意了,这在以前他的东西是绝对不许别人动的,我们借机就一本都不剩都放到另一间屋里,他再慢慢收拾。

这次我也深深体会到师父关于讲真相不能讲高的法理,其实世人都有他明白的一面,有时由于我们大法弟子有人心、观念、党文化的极端、高调的做法,不但没有救了人,相反还把人推了一把,使家庭环境没有根本改善,给同修修炼带来干扰,帮同修就等于帮自己。

同修A好了后,我们还经常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从法理上交流。使她对这次经历的魔难总结出以下教训:

首先做事心,她自己也认可,表面上是事情多,做资料的同修大包小包往她家里送,各种真相期刊、粘贴、半成品挂坠、真相台历、挂历、真相币等等要她先分类,根据每人的需求量分配包装好,再分给其他同修去传播,有时为了方便同修发放,要把粘贴一张一张的剪出缺口,把真相挂坠一个一个串好,老同修做这些事很认真负责,当然给其他同修带来了方便,得到了很多赞扬,助长了同修A的做事心,把做事当成修炼,耽误了她静心学法时间。

二是有些资料点送来的各种的大法书,由于她家里地方狭小,两间房,所以这些大法书没有安放在一个好的位置,有的放在锅盆碗灶下面的盒子里,有的包一包放在油盐酱醋瓶子后面,还有的放到杂物柜里,在敬师敬法方面犯了大忌。

三是她家里存有共产邪灵的东西没有完全清理掉,她虽然也处理了一些,但是房间有两个专门存书籍壁柜,里面有存放不少邪党的书。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完全清理。旧势力利用这个邪灵下了狠手,去迫害同修。师父讲:“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2]

四是同修A和老伴几十年家庭矛盾不断,修炼后注意了修自己,但是争斗心、埋怨心一直很突出。她最近反思自己觉得妒嫉心在很多方面都有表现,这些执著心长期不去,让旧势力钻了空子。给修炼带来了负面影响。

我们体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转变人的观念,才能在法上精進。

以上是通过同修A这次魔难,我们的一些做法和体悟,非常肤浅,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