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妒嫉心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七年前,我写过一篇《去掉妒嫉心》发表在《明慧周刊》上。七年后的今天,我还要去掉妒嫉心,还是和同一个人,还是同一件事。原因是我和同修A,我们两个不一样。

我们两个处处不一样:

我这些年遭遇病业、被抓、再遇病业、被骚扰,反反复复。
她这些年无任何迫害

我这些年从不精進到精進,从不会向内找到主动学法修心,真的一步步好起来了。
她这些年俗事缠身,渐渐连学法小组都不来了。

我这些年在证实法的项目中進展缓慢,我的项目可有可无。
她在同类项目中,一个人撑起大半个项目,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事情的触发点是这样的:去年,我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心和同修B说同修A忙于赚钱,不精進,正巧赶上A误入传销,打工薪水被拖欠。这几件事加在一起,同修B就理解为A家境贫困,告诉了外地同修,当时外地同修就打算资助A。我想澄清此事,但是矛盾于她生活上宽松了是否就会精進?拖拖延延的,就拖过去了。

今年就更糟了,外地同修一段日子没有得到她的消息,或许以为她生活更窘迫了,再次和我提出通过B给A钱。我找同修B提出澄清,这次同修B又不想澄清了。

今天我是带着“刺刺”的心去学法小组的,心想:她不是贫困问题,是修炼问题,钱能解决吗?同修B说:咱们还得管她,还得去找她。我说:我不去,我都拉她十年了,她光做事不修炼,这是在杀鸡取卵。再说了,她不精進,不是也没受到迫害吗?起的作用比咱谁都大,不用咱管。我就这样忿忿不平的到学法结束。

回到家,我开始捋顺:我这是在妒嫉她和我不一样啊?我看起来精進了,我坎坷不断;她看起来不精進,她一帆风顺。这是不公平吗?不是,这是“修炼路不同”[1]。我遭受的迫害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我被非法抓捕了,我过病业关了,这些谁都看得见的迫害容易令人警觉。她家庭魔难重重,上有老下有小各个不省心,加上识不破的观念认不清的执著,沉浸在名利情里头年复一年。这种不易察觉的消磨难道不是迫害吗?当然是。

由于我总是拿“功劳大小、被抓与否”当标准,忽视了旧势力向同修捅过来的软刀子,光是一味的埋怨同修为啥不精進。师父说:“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2]

既然我们是“天生”的大法弟子,精進就是必须的;那不精進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其实都是旧势力迫害的因素,或者这样或者那样,形形色色,具有迷惑性。

同修A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她被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孩子上学、照顾老人等等琐碎日常拖累下去了。由于仿佛家家都这样,人人都如此,才最不易识别,最不易突破。

我捋顺了这些,事情变的明朗起来。我还得拉同修A。之前我的那些怨气,是在妒嫉“我修的那么难,她为啥和我不一样?”原来,是我在妒嫉同修。

由此,我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又有了一个新的理解:我精進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向内找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帮同修还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别人没有必要和我一样。每个人都是走在师父安排的不同道路上,同化大法,殊途同归。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