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病业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1]这句话,过去看师父说了很多遍,一直没有走心。终于在长达一年半的病业关中悟到了他的一层内涵。在我明白这层法理后,在我精進的过程中,那个用手摁着很疼的地方,在我悟到去掉执着心的时候,一下就不疼了。

师父讲过“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2],这个我很清楚。可是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标准要求我却没有认识到。

因为不精進,在我过去看来漫长的迫害,师尊一次又一次的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对此我非常的不理解。我觉的人都这么坏了师尊还要去救。虽然我也尽量的去讲真相,可是心里很不情愿,是师父让做我不得不做。不精進不看书,开始往下掉的时候,师父点化我,我还能立马惊醒。后来,有一次看见我掉啊掉啊,掉到最下面地上的一个粗圆木上坐着。我低着头心里想爱咋地咋地!我这时看见师父就陪着我在我的左边坐着。再后来,都忘记自己是修炼人了。有一天睡觉梦见窗台上面一个大佛像,佛像上面写着三个字“老天爷”。醒来以后我知道那是师父在告诉我他一直在我身边。

前年夏天,我觉的自己胖去减肥,竟然不惜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去跑步,不上班,也不做该做的家务,跑了几天,两条腿膝盖部位都疼。我没当回事,停了几天稍微好一点继续减肥,后来发现实在是腿疼,就停下来了,可是过了几个月还是疼,我有点纳闷。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继续减肥,同时和一起锻炼的人讲大法真相,腿疼的越来越厉害。有一天我看到两个人,我想等我转一圈回来再和他们讲真相,等我转一圈回来那两人都走了。那天我回到家后腿疼的无法走路了,这时候我悟到是自己心性有问题了。把所有的知道的执著心挨个去一遍。可是每去一遍就减轻一点,作用不是很大,这让我很郁闷,非常非常的郁闷。一年多了我甚至怀疑会不会是病。晚上梦见我去减肥走路,我把腿疼看成是病了,醒来知道那是师父点化我肯定不是病。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哪。

二零一八年的元旦过了,我早已经不去减肥,变的比过去精進了,可是那个腿还是那么疼。过去心性好的时候消业最多也就五、六天不会超过一星期,超过一星期、两星期肯定是心性有问题。我觉的我的执著心都没有了,为什么还疼啊,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天晚上,我梦见我家的房顶上有一个窟窿,我拿柴草等物去修补。醒来知道是师父点化我修的有漏。我过去一直对老房子有点担心,我想一定是对房子的执着,我把那个执著心去了。又睡着了,我梦见我骑着车子在路上走,有两个女孩从后面赶上来和我一起走,我和她们一边聊天一边走,觉的挺好。一会我车子上面的大包袱掉地上了,我去捡那包袱,我让那两个女孩等我一下。等我捡回包袱,那两个女孩已经不见了人影。我找不到她们就在一个地方等她们回来,可是她们一直没有来,我就在那继续等。醒来以后我知道那是师父点化我有色心。这两个梦联系在一起,这时我终于悟到了那个“修炼人的标准”[3]的那层含义。

在开始修炼的时候对你心性的标准要求也低,只要你能把握的住自己就能过关,可是到了高层次那个标准要求也高了。比如开始修炼的时候对你的心性标准的要求,按照正法的進程是一个月心性提高一丈,十个月就应该是十丈,所以修炼到十个月的时候对你心性要求的标准是十丈。如果你每个月提高的不到一丈或者九尺或者七尺,那到十个月的时候和正法的進程比只能是差距越来越大。即便你认为自己一直在修也是不达标准,已经越来越拖正法進程的后腿了。那拖得时间长了就会出现病业,再继续拖那病业就越来越重,到多个病业。

下面我再具体的说一下我对师尊在《转法轮》中提到的那个过色关的例子的认识。

“化几个美女来给我看,飞天给我跳舞。他正想的高兴的时候,一下子这些美女就一丝不挂了,做着各种动作,扳脖子搂腰就上来了。我们学员心性提高的很快,当时这个小伙子就警觉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2]。那个小伙子开始修炼的时候,只要他能警觉,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那就算过关了。那是开始的要求啊,那标准开始的时候放的很低啊。“他正想的高兴的时候”[2],他想的高兴,这个“高兴”是不是有色心啊,是不是一高兴动了邪念了?不然他怎么能那么高兴,看到就看到吧,修炼应该是无为的,你看到就高兴不就是动心了吗?那再深入一点的说,你炼功你看他干嘛啊,你看不就是有执著心吗?

我记得我开始修炼精進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睡觉,看见空中一个美女对着我坐着,我就回过头去根本就不去理。有位同修说你看那个漂亮的人第二眼的时候,就说明你有色心。这我能理解也很受启发。那么再深入一点,你看她第一眼的时候,你觉的她漂亮是不是有色心呢?那再深入一点你看那个男人和女人有区别是不是色心呢?我觉的有可能。这里只是说个色心的例子。而其它方面也应该是同样的标准要求。

我又在梦中看见书上一句话:修炼安排的很紧。当我悟到这些的时候,我就用我能认识到的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放过一思一念,包括睡觉时的一思一念,在心性高的情况下都能把握住。遇到难受的事首先想到应该高兴,因为又可以提高了。这个难受和高兴有时候感觉到是大脑的不同部位,难受是在大脑的边缘,高兴好像在松果体区域。这时,感觉我腿恢复的很快,大约一星期吧,疼了一年半的腿就基本好了,但是用手按的时候偶尔还是有疼的情况出现。我就这么按着那个地方在想的时候,我想到一件事,让我感到有点难受,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难受是一个自己一直没有发现的执著心。当我去掉这个执著心的时候,那个摁着疼的地方一下就不疼了。

现在想想自己过去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长期拖正法進程的后腿是不是有罪啊!那有罪不就应该受惩罚吗?那不就得消业吗?说起来也算是报应吧!

在精進的时候看书,好像《转法轮》上面的字在对着我笑,过去心性掉下来的时候躲着师父的法像不敢看。

现在总算感觉自己追上一点来了,希望我能追上那些精進的同修赶上正法的進程向前冲。早一天达到标准更好的做大法的事。

以上是我个人在修炼中悟到遇到的情况和体悟,如有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