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正法修炼中精進了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1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四年考上公职。可是当我的人生逐渐顺遂之际,身体却出现了状况,尤其严重过敏所引发出的鼻窦炎、支气管炎等症状,长期一直困扰着我。遍访中西名医,也做过各种健身运动,丝毫不见改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有一次,医生帮我吸出耳朵的积水时,竟然不慎把我的耳膜弄破了。过后,我问一位台大医生:耳膜破了怎么办?他建议我接受开刀治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当我在无助、恐惧、担忧,似乎看不见未来时,透过友人的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人生也有了全新的改变。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刚开始有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但我的先生虽然从我身心的变化知道法轮大法好,却误以为修炼大法会像尼姑一样抛家弃子,就阻止我出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当时没有悟到这是干扰,认为自己要平衡好家庭,不能让先生对大法有负面想法,加上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做家事、照顾孩子,因此多年来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

二零一零年,偶然机会和同修联系上,开始参加集体炼功,也意识到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自己没做好,尤其讲真相救众生都没做,虽然心里非常着急,但又不知道要从何做起!

二零一四年,我介绍一位同事修炼大法,这位同事得法后很精進,也很快投入讲真相证实法的行列,还带我参加RTC平台打电话小组,让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因为上班关系,每天只能利用下班时间拨打电话,虽然事先已和家人沟通好,但家人还是觉的给陌生人打电话是侵犯隐私,又好象在强迫推销,所以建议我利用假日去景点讲真相比较妥当。

我的儿子在医院工作,有一天他和同事在公布栏看到报道器官活摘的影片《铁证如山》的公告,他们都感到很震惊,也难以置信。而我先生刚好也在电视上看到大陆盗取活人器官贩卖的报导,其中报导一位孕妇到医院剖腹生产,竟然被盗取一颗肾脏,我先生当下也是震惊到瞠目结舌,他说:医院不是救人的地方吗?怎么会变成屠宰场,以救人为天职的医师竟然沦为屠夫,真是人神共愤!

这则报导也证实“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存在的。明白真相后,他们都支持我讲真相救人。假日去景点讲真相,先生都负责接送;晚上拨打电话,家人也尽量配合不打扰我。

接着谈一谈个人的一些修炼过程及体会:

一、打电话讲真相

打电话讲真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各种人心被魔炼,感觉好像是在云游一样。刚上平台不久,有一次提到有关中国经济成长假相的问题,结果对方像着了魔似的,咄咄逼问一些问题,无论我如何绕开话题,对方还是情绪高涨,一直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我当下很懊恼不该去碰触自己不熟悉的话题,不但没有救了人,还让他有负面想法。

还有一次打电话给一位大陆人,我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他是国民党的,就挂电话了。我接着再打,他就不接了。我认为只要肯开口说话,就有机会救他,于是隔天再打,他又说他是国民党的,然后又挂电话。再打又不接了。第三天再打,打通后他开始侃侃而谈,说他到过台湾、香港、澳门,法轮功的事他都知道,最后他说:“你们简直在搞政治,以为这样就能推翻共产党吗?”我告诉他三退就是退出政治,不替共产党背黑锅,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这样说了以后,他就同意三退了。我当下很感动,他终于得救了。由于这通电话的经验,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能轻易放弃任何一位可贵的中国人。

我发现打电话讲真相的经验,对我在景点讲真相、劝三退也有很大的帮助。随着一次次打电话的魔炼,在景点面对大陆游客的不同考验,逐渐能以祥和的心态面对,也能理智的讲清真相,劝三退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二、帮助新同修

有一次,我们炼功点来了一位老先生,因为他刚得法不久,我每天早上都会提醒他要学法、听法。老先生说他只要听师父讲法或看《转法轮》,整个头好像快要裂开似的轰轰作响,我告诉他说:因为您要开始修炼了,业力就来干扰,只要坚定修炼,这个干扰很快就会过去。同时也与他分享师父在《转法轮法解》〈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中的一段法:“咱举个例子,比如说这个人想要出国了,到一个比较富的国家享福了。那么你在这个国家欠的债你都得还,你扑了扑了走了,那哪行呢?都得还完你才能走。”老先生听到后,当下表示自己应该认真学法了。

老先生以前工作时曾经意外摔伤,脊椎开了七次刀,整个身体无法直立站挺,得法半年后身心变化巨大,走路能挺直了,他兴奋的告诉亲朋好友他修炼大法后的神奇改变,是做任何复健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老先生个性刚烈,性子急躁,以前工作按月把薪水交给太太管理,退休后他太太没安全感,经常不给他钱,修炼初期争执不断,多次跟我说他不想修炼了,觉的太太欺人太甚!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有一次甚至说:本来想和太太同归于尽,当时感觉有一股力量挡住他,否则就要铸下大错了!他悟到是师父的法身阻止他,不让他毁了自己。

我劝他说:或许你认为太太欺负你,但可能是你以前欺负过她欠下的债?欠债赶快还了不是很好吗?在消业当中,能提高心性、又能长功,不是更好吗?从此以后,他开始认真学法和听师父讲法,整个人也脱胎换骨的改变,原本濒临破碎的家庭也和谐多了。

新同修的阻碍与魔难,大都来自太太对他的干扰,我想如果能让他太太观赏神韵演出,相信对他的修炼会有帮助,于是我邀请他和太太一起观赏神韵,结果看完后,第二天早上晨炼时,他告诉我说:他太太以前教土风舞,看过很多表演,从来没看过这么顶级的演出,观赏神韵后,他太太终于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说以后新同修要多少钱都会给他,不会再管控他的钱了。新同修一次次见证大法的神奇与威力,从此更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了。

三、参加旧金山法会

前年参加旧金山法会,遇到一位大陆同修,他得知我有参与平台打电话讲真相,就对我说:台湾同修打电话起的作用很大,有时同修被抓到派出所,因台湾同修及时打电话触动警察的善念,就直接释放回家了。他还要我转达他对台湾同修的致敬之意。

大陆同修还说:迫害以前,他家是一个学法点,家族的人几乎都是大法弟子。迫害以后,许多家族的人被迫害,他本身就被邪恶抓了九次,还被关了九年。是啊!大陆同修在那么险恶的环境都能坚定不移,我们实在没有理由不精進。

法会结束当天我就开始拉肚子,回到台湾后身体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由于密集咳嗽,连说话都困难,但神奇的是晚上睡觉都不会咳,上RTC平台打电话,只要打通电话就不咳,挂了电话又开始狂咳!而且这段期间众生听真相的时间感觉比较长,三退人数也多了一些。

消业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经常突然发高烧、呼吸困难,整个脸浮肿通红,连走路都有困难,隐约感觉身体被一层厚厚的黑色物质包裹住了。有一次整个人就像快窒息昏倒一样,同事和家人都被吓到了!我先生又担心又害怕,一直要带我去医院。我坚持不去,要他别担心。在很难过时,我甚至想:我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呢?但马上否定这种不好的念头。

为了避免自己的思想被钻空子,我开始背法、听法及发正念,如果身体坐的起来,就炼第五套功法。后来我祈求师父:救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好,也还没兑现自己的誓约。很神奇!过没多久,就消业过关了。

四、参加纽约法会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每次学到这一段法,就很期待有一天能直接听到师父讲法。

去年五月参加纽约法会,当我看到师父时,眼泪就掉了下来,感觉自己好像历尽沧桑,终于回到家一样,师父讲的每一字、每一句话都打入我的微观中,深感佛恩浩荡!

准备前往排字地点在候车时,同修们到大卖场借用厕所,因为前面排了多位同修,我看到男厕没人進去,就随口说:“可以進去男厕使用厕所吗?”有位同修严肃的说:“美国人很守法,如果被投诉而且大家都穿有大法字样的衣服,会造成负面影响。”当下立即道歉,也看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

在排字时,花很长时间在调整,雨势大、气温又低,虽然大家全身湿透,但现场感觉很殊胜。在滂沱大雨中,我看到一位八十几岁的年长同修笑的很纯真灿烂,让我很感动!回到饭店时,我说:“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同修回答说,他感觉是在建立威德。同修的话有如当头棒喝,让我对照出自己的不足与差距。

从纽约法会回来,我的修炼状态提升了很多,除了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也更积极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方面,推广神韵时,尽可能配合整体的需要去做;上平台打电话,对于众生的辱骂,心不再被触动,感觉讲真相更有智慧了;到景点讲真相心态也更理智、祥和,讲真相、劝三退的效果也好多了。

很惭愧!曾经错过太多,在正法接近尾声时,没有时间悔恨!唯有走好走正大法弟子的修炼路,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也不辜负众生的殷殷期盼。

以上是个人的修炼过程和体会,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