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在本质上真正的改变自己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一次读《转法轮》,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这一法理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给以后的修炼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在日常的修炼中,形成了良好的向内找的习惯。

可是,近些年我发现,自己在修炼中存在的几个问题长期突破不了,很是困扰我。从二零一六年九月到二零一七年九月,在帮助遇到“病业”魔难的同修中,我学会了真正的改变自己,向内找有个本质上的突破,长期困扰我的几个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一、向内找,真正的改变自己,消除与同修十二年的间隔

在和遇到“病业”魔难的同修P学法时,我始终在悟:为什么会发生“病业”?怎么才能够真正的否定旧势力?她的心结在哪里?根源在哪里?经常是一边听着同修P的心里话,一边用法来理顺、衡量、剖析。尽量不留下心性上的死角、漏洞。因为我不在这个事里,在圈外边,所谓“旁观者清”。

一天和同修P学法时,同修P发泄一股压不住的对同修的怨,并且是在党文化的高姿态的心理下怨,听着听着,在同修那张脸上,看到了那个我,与同修小J的间隔十二年的那个我。这时,我马上想起了师父的法:“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2]

师父的法启悟了我,在外边看到了那个我,那个我心里对同修小J就这样啊,认为自己是被伤害的一方,还能够善良、宽容、忍让,能够担当。曾经发现自己已经形成观念了,于是就努力的去除这个观念,努力的向内找,为什么还存在呢?为什么不能彻底解决呢?

当时正好学《转法轮》第九讲,师父的法又展现给我:“从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却看不到自己的功。”[1]句句都象重锤一样打在我的心上,没有一句向外找。我和同修P说:“看到你,我看到了那个我。”一面镜子,看的非常清楚。

把这颗心扭转过来了,师父的法理不断的展现。第二天自己学法,师父又在步步引导,法理不断的启悟,引导我在与同修小J的矛盾中走出人!从心灵深处醒悟的我双手合十哭道:“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小J!”这么多年来我在这个问题上就是没有放下心里最本质的利益!无非是人心:名、利、情,根子上的东西就是私。悟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非常坦荡,通透了,没有放不下的东西了,都敞开了。

修炼的初期向内找,真是感觉到修炼是一种乐趣,身体发烧还乐呢!知道师父在给净化身体。只要向内找,身体和精神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循环往复。只要向内找,在修炼的路上,真是挡不住,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是,七二零以后就不一样了,师父对我们的要求高了,在否定旧势力、反迫害救众生、去除党文化的同时修自己,必须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在和同修小J的间隔上,自己急于过关,用人的办法赔礼道歉、用党文化的方式,批评与自我批评,冠冕堂皇的却掩盖着实质的东西放不下,在党文化中泡着还不自知。固守着这个实质的东西怕被触及,又意识不到。回首一看,这种状态持续这么长的时间,真是可怕!这里边还包含着长期在党文化中形成的“自我”,浅显认为这就是向内找了,却坚守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还不知道是假修。掺進党文化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再加進旧势力的安排,就绕了十二年,师父说:“大道至简至易。”[3]放弃了心里固守的根本利益,扒开了一层人壳,突破了后天形成的观念,去掉了党文化。

几天后,见到同修小J,向她讲了自己这段体会,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矛盾也没了,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跟你象没有发生事情一样,象什么矛盾也没发生一样。因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没有任何偶然的机会存在,也不允许你有任何偶然的东西来破坏你修炼的这条路。”[2]回过头来由衷的谢谢同修,帮助我去掉花岗岩一样的顽石。

二、向内找,真正的改变自己,去掉二十年的怨恨心

二零一七年九月,才给已去世二十年的丈夫下葬。这段时间我在悟,理顺这个思路,看看心怎么动的?为什么二十年才操办这件事情呢?传统文化讲“入土为安”。前十年是因为经济被迫害;还有无神论的影响,觉的孩子大了,有钱应该先给孩子准备婚事,不是传统文化中讲的死者为大,况且是孩子的父亲;还有冷漠、怨恨;再查被忽视而又习惯性的思维及观念在控制我的思想。那就是认为他不好好修炼(男女关系),不负责任。

他去世后,孩子会考、中考、高考、工作、孩子的状态,孩子每当出现状况时,刺激我心时,我在吃苦时,我多半时间第一思维都是怨恨他。平时还觉的,啊,已经放下了,原因是我能原谅他,忍辱负重,还赡养他的父母,提起此事,亲朋好友无不称赞。可是,我心里有句话:你们知道我内心深处的痛吗?你们知道我的承受吗?觉的自己在承负、担当,家里的功臣,美其名曰:要救这一大家子众生。而不知不觉中这个观念已经很深了。因此,下葬的事情才被忽视。

根子上的东西是在情上,没有跳出人,怨恨心,还是私。悟到后,在家人面前,我坦诚的发自内心的向他道歉,向大家说了自己的怨恨心。同时感谢他帮助我放下情、转变人,去掉一层人的壳。

举一反三,由此而悟到,把自己的思维、思路、思想,目前心理的障碍,好好理顺理顺,剖析剖析。现在心里已经没有向内找的障碍了。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时时都在身边。本着在本质上改变自己的心态,向内找,找到根本、找到本质、找到根源,做到实修。什么都挡不住!什么旧势力、什么干扰,师父都不允许了,符合大法的要求,符合宇宙的理,归师父管。

三、向内找,真正的改变自己,突破“病业”问题的困扰

几年来,在“病业”问题上一直很困扰我,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便秘情况,还有脖子后边一块皮肤破了几年了。通过帮助遭受严重“病业”魔难的同修,自己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突破,身体也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真正认识到就在自己心上下功夫,向内找,从本质上真正的改变自己,没有过不去的关。

首先在法理上一定要清楚如何对待“病业”问题:

①不是病,全盘否定旧势力!

师父说:“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4]

“病业”就是假相,心里不要被假相带动,心不动!在心里要彻底否定,在一思一念上彻底否定!全面否定透了。

法理上清楚到什么成度,信师信法到什么成度,实修到什么成度,就决定了这个关突破到什么成度,因为师父说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②向内找

通过学法越来越明白了,修炼就是修这颗心,发生“病业”现象,没有说的,就是心性有问题了。不要推到旧势力那里去,旧势力得逞了,也是自己有心性问题。也不要推到曾经历史上的欠债,绕开了最关键的环节而走弯路。修心是修炼的核心问题,至关重要。师父说:“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1]我开始在学法上下功夫,大量的扎扎实实的入心的学法,把修炼人的这颗心扭转过来,相信只要心性在法上,另外空间的事情、历史的欠债等等,师父在做。师父就要这颗心!

当我找到上述两个大问题的时候,身体从根本上有了变化。而想绕开的那个我,不是真我,是假我。我要自己主宰自己,在一思一念上用法来归正自己。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坦坦荡荡的修。

③证实大法、维护大法

当年上北京是为了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不允许邪恶利用宣传工具给大法抹黑、毁灭众生。而今天面对“病业”假相,修好自己同样是否定旧势力,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

最近,我就在悟,我们的一切都在证实大法,到时候了。天天在学习大法,佛光普照应该由大法徒来证实。我们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我们的表情相由心生、家庭生活、孩子、工作,方方面面都在证实大法。人们看到我们的状态,就是生命得救的基本条件。而不是把自己处于被动的、懦弱的、被迫害的位置上,那个状态是旧势力安排的,是自己在默认,自己在心里没有真正的把自己放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位置上,是对法的不信的体现。很多时候这个表现已经司空见惯,自己在这方面都“顺其自然”[1]了,必须归正了,让自己神起来,证实大法。

四、向内找放下情,真正的改变自己,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

丈夫不在了,非常自然的把情转移到孩子身上了。从二零零一年起,孩子就逐渐的不学法了,而且,状态时好时坏。尤其近几年,身体状况也有不好的假相,检查没有器质性的病变,是什么亚健康。今年这个问题就尤为突出,孩子自己跑医院吃中药。我时不时的还有一种要失去孩子的恐怖感。

同修小J来我家,发现这个情况说:“姐,我看你把孩子捆的死死的。”我就在悟啊,什么东西让我把孩子捆的死死的呢?无非就是情啊。可是,我觉的已经放的很开啊!我一直都在感觉是旧势力的干扰,可是就是找不到什么东西让它钻的空子呢?我不断的发正念否定它,跟师父说:“请师尊做主,不管历史上旧势力安排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签的约、下的盘统统销毁!”

在第二天早上六点快发完正念时,出现一幕,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孩子高考完了,我就流离失所了。为了不让家人、老婆婆、老公公误会,不被谎言蒙蔽,我把家人都聚在大姑姐家吃饭,吃饭开始时,我的老公公说:“今天不谈法轮功。”我接着说:“今天就谈法轮功。”然后,我俩就争吵起来了,无非就是劝我不要吃眼前亏。在争吵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我大姑姐夫说:“××,我问你,如果他们对孩子下手,你还炼不炼?”我不假思索的坚决的回答:“那也炼!”就是这一幕,这句话,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被它们钻了空子。这么多年,放不下孩子的情,它就经常的向孩子发难,间接的迫害我。

我马上立掌发正念,立刻解体旧势力的迫害,连旧势力本身存在都不承认,更不在它安排的魔难中修!接下来孩子变了,眼神都变了,开始听法、炼功。可是就在我写体会时,孩子在单位突然来电话说:“身体现在很难受,这个工作真的不能干了!”因为这周晚上值远程夜班,睡的很少。这是我最怕听到的话,但是我马上平静了,放下吧!就是这个情!心里“唰”的下去一个东西。我说:“你自己决定吧,顺其自然,怎么都可以,辞职都没有关系。”过了一个多小时,孩子来电话说:“我准备自己突破工作上的困难。”

看似疾风暴雨,都是对着这颗心来的,该放下了,突破这层人的壳。回头一看,什么都不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