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否定旧势力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前几天参加了一个法会,我看到了几位老年同修的状态不是太好,好像病业很重的样子,我地也有常年处于病业状态的同修,给救度众生带来一定的影响。

法会上,同修也切磋了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虽然《明慧周刊》也有好多此类切磋文章,但对好多老年同修来说,还是难了一些,因为生活中,救度众生中,每一关,每一难,每一件事都被旧势力虎视眈眈的盯着,无孔不入,稍有一点儿不符合法的地方,旧势力就插手,所以做起来难了一些。

大多都是人的观念太多,法也没少学,但法理不是太清,即使法理清,由于人的观念太多,造成和法脱节,法是法,人是人,一有事思维就跑人那去了。也知道否定旧势力,但意志不坚,过关时间稍一长点,内心就不稳,怕自己修的不好,怕师父不管,怕这,怕那,思想极其复杂,使过关延长,造成损失,没有理解师父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法理。

就这问题,我想和同修们切磋一下,我修炼过程中是怎样做的,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同修们慈悲指出,有可取的地方,可以让有此类问题的同修借鉴一下,尽快提高上来,下面是我修炼过程的一部份:

我是一名东北老年大法弟子,九七年喜得大法,二十年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很平稳的走到了今天,在修炼的路上,也没有遇到过大关大难的,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你只要真正相信师父,把你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交给大法,然后实实在在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师父会给你最好的,一切都会在其中,我想就是这么简单。

在否定旧势力方面,师父要求怎么做就怎么做,师父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我悟到:在我这不应该有旧势力,也没有它安排的什么这个关那个难的,脑子里干脆就别装它,也别围着它说事,就听师父的,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你只管提高心性,就像从来就没有听过有旧势力一样,根本没有存在过旧势力,省得费脑筋。师父讲过:“大道至简至易”[3]。修炼嘛,就会有关有难有考验,因为需要去人心、去执著才能升华,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呢?

有一次,我执著常人电视的节目,内容是解决家庭生活中婚姻出现的矛盾,为当事人出谋划策。有一期节目是男方有了外遇,女方不愿离婚,忍了多年,生活的很辛苦,请调解人帮忙,主持人很武断的让女方离婚,而且把对的那一方用犀利的语言敲醒,反正男人的心已不在这里,留着他也没用,何苦为难自己呢,主持人就开导想不开的那一方。

在他主持的节目中,几乎风格都一样,对事说的干脆利落,我很赞成,后来才知道其实是顺着我的执著心在说。因为在这方面我修的有漏,原因是我女儿因丈夫有外遇离了婚,触及了我对女儿的情,认为主持人骂得对,说的也对,越听越爱听,每天到点就听,不听似乎缺少什么,形成了很大的执著,被常人的情带动的不像个修炼人。

师父看我不悟,就用孩子们的嘴点化我,说:“你修大法的人还听这个?”我不悟,明知不对,还继续听,没几天,我的耳朵就突然肿了起来,肿的很厉害,半个脸都肿了,而且还化了脓,听不见声音,学法也费劲。

这时我才醒悟,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1]我后悔莫及,这不是在情的带动下,无端的增加了魔难吗?!

我向内找,找到了争斗心、嫉妒心、对女儿的情,因为女儿的前夫和他的外遇现在过得表面上还比较好,我对他有怨恨心,所以才觉的主持人说的对,骂得也对,就应该离婚,在这些心的驱使下,我完全忘了法,忘了师父的教导,在这一方面我成了常人。我要提高上来,抓紧时间学法,向师父忏悔,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我向师父保证,我一定要把这些心、这些执著修下去,不修掉决不罢休。

因我有漏,被这些心带动了,求师父给我归正,不许旧势力干预,我动了真念,瞬间就觉的一股强烈的凉风透彻耳底,立马好了。因为师父说了“了却人心恶自败”[4],所以师父就帮了我。

前段时间,我满口牙齿都松动了,好像一碰就会掉,吃东西都困难,我转念一想,常人年龄大了才会掉牙齿,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修的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应该向年轻方向转化才对,我不承认给我做这个安排的旧势力的存在,瞬间牙齿都稳固了,就像变戏法一样。

我没围着旧势力转,脑子里也没有旧势力的存在,我只有师父和法,其它我什么都不要,就信师信法,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有师父管我,我的事不许任何其它生命插手,即使我做的不好,师父会点悟,会给机会修好的,除非你不真修,那师父也没办法。

难再大也不怕,因为师父说了“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5] “朝闻道,夕可死”[6]。师父还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你想啊,有这么了不起的师父为我们做主,还怕谁呢?谁还敢动你呢?除非你不相信。

师父给弟子的都是最好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大法既修性又修命,我们怎么会有病呢?七·二零以前,师父已经把这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给推到位了,师父说过:“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可是旧势力它把这一切都改变了,制造出这么一场魔难来,而且是史无前例的邪恶”[7]。旧势力不干,硬是强加進来来考验大法弟子,所以师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还承认什么呢?我们不但没病,还得知道自己是干啥的,摆正与人的关系,得相信自己,相信师父,相信法,哪怕生死大关,都不能动摇。

我曾三次被绑架到劳教所,心里发出一念:我不应该在这里,如果这里有我要救的人,我就救,救完我就走。凭着对师父的正信,那样的关难很快就过去了,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师父都给化解了,我一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还担任着传送资料,包括《明慧周刊》等,风雨不误。师父慈悲打开了我对电脑和打印机的智慧,在我家建了一个小资料点。

真正信师信法,师父真的会给弟子最好的,我真的很幸运,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也有太多的地方修得不好,但我会坚定到底,我一定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