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天安门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七·二零”这一天又到了,十八年前这个难忘的日子,永远铭刻在我心里。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修炼前我得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什么也干不了,人们叫它不死的癌症。修炼后我获得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本地学员得知江泽民要迫害法轮功的消息后,有俩口子的,有一家三口的,有独自一人的,自发的坐着火车和大客车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各个路口都有堵截的警察,我什么也没想,孩子上学去了,家人也不知道,放下了一切,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法轮大法讨个公道,给我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我和几个同修坐着大客车去了北京,在半路上遇见警察查车,问有炼法轮功的吗?司机说:“没有”。随后就上来了,查问每个人“有身份证?干什么去?”我赶紧把大法书藏起来。警察说:有身份证吗?我回答说:没有。警察又问:“包里是什么?”我说:是馒头。

到了北京一看,所有的街道都有学员,看到有人把学员都弄到车上了,一车车的拉走。我也被弄到车上拉到一个体育馆。江泽民动用了部队、公安、武警都扛枪来的,把成千的法轮功学员包围起来。学员们没有怕。这天天气很热,高阳在头顶上,象火球一样,所有被圈在体育馆广场的法轮大法弟子都为一个目地——证实法,一起背《论语》和《洪吟》里的诗给那些警察听,启发他们的善念和本性,同修们背的那个齐啊,惊天动地!

到了下午警察们把各省的学员归类,山东的、河南的、东北的等等,一车车的运走。我看见了本市一同修双盘着腿往那一坐,警察过来拳打脚踢就是不动还双盘着,被两个警察给拖上车。有不报姓名的同修不知去向。天太热了,一天没吃没喝了,就把包里的馒头拿出来,一看馒头都馊了长毛了,分给同修吃,别提多香了,就象吃鸡蛋糕一样。

到了傍晚,我和5、6个同修被拉回本地邪党党校,这里关了几十口人,第二天放了。

也就是从这天罪恶的江泽民铺天盖地疯狂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了,给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与家庭带来无数灾难。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独自又去了北京,为大法申冤。在半路遇见了一个济南同修,同修聪明智慧,带着我来到商场,买了黄布、写字的笔、剪刀。当时的北京气氛恐怖,没有写横幅的地方,我俩来到一个卖衣服的试衣室,写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再到另一个试衣室,又写了一个“真善忍好”的横幅。写完之后我俩到餐厅吃了一点东西,把所用的剪刀、笔等处理掉,就奔天安门去了。

同修边走边跟我说,她的职业是教师,家里舍下刚九个月的男孩。她在家呆不下去了,她要走出去证实法,为法轮功讨公道,还我师父清白。在她跟我说的过程中,我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我从心里佩服她,她放下了生死名利情……

说着我俩来到天安门广场,她说我们到人多的地方去,这时便衣警察已经跟上了,她机智的把横幅展开,使劲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也随着打开,喊“真善忍好!”我的声音没有她喊的洪亮。此时警察已经把她踹倒了,警察一手拽着我一手拉她,把我俩拖到警车上拉走。到了派出所我俩被分开,不知同修的去向(同修可安好)。我被劫持到驻京办,一负责人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又来了”,我被戴上手铐关押了一宿。第二天拉回本地,在车上看见本地5、6个同修也都去了天安门广场,我们被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一个月。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高压吓倒,而是越来越坚定,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使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认清中共邪党历次迫害善良民众的邪恶本性,纷纷退出邪党组织——党团队,截止到7月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278,307,473,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