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们四口之家

更新时间: 2017年04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一、悲观的未来

在我出生六个月的时候,父亲被检查出肝炎,为了治病,四处求医问药,中药、西药基本没有断过,可是都没见效果,于是父亲又开始习练各种气功,寄希望能治好病,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不但不见好转,病情反而日益加重。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也就是一九九六年,父亲的肝炎已经恶化成了肝硬化,脸色发黑,肚子开始肿大,我家在五楼,但就这么几层楼他都爬的很吃力,也吃不下饭,勉强吃下一小碗饭,都要跑好几次卫生间,晚上疼的睡不着觉。邻居阿姨来家里串门,母亲跟她聊着聊着就哭了起来,说我父亲晚上疼的厉害,担心自己的病好不了,要是死了,我们娘三个以后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想着想着就默默的流着眼泪,怕孩子听到,都不敢哭出声。我在自己的屋里听到妈妈的话后,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父亲身体越来越不好,我是知道的,心里也非常害怕,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家以后会怎么样,我很害怕父亲会死去,我也非常恐惧如果父亲一旦没了,我和妈妈、弟弟以后的路该怎么走?那个时候我上才初中,弟弟上小学,母亲才去过几天学校,真的就是几天,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没有文化、就是个家庭妇女,从没有过工作经验,而且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三天两头的犯头疼病。

父亲得病十几年了,去医院看病,吃药,我和弟弟的学费,家里的生活费,全靠父亲撑着病体去挣,家里基本没有存下钱来,一旦父亲真的没了,我们娘三个要靠什么生活?没有文化的母亲找得到工作吗?没有钱我和弟弟怎么继续上学?我才十四岁,找工作都没有人要,弟弟更小,我们会成为失学儿童吗?指望老家亲戚吗?可是他们自己的日子就很难了,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老人要养,有心也无力啊!对于未来的生活,幼小的弟弟可能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触,但我和父亲、母亲真的非常绝望。

二、喜得大法 家庭命运迎来转变

一九九七年过大年的那天,是我们一家命运转折的一天。那天父亲同事给了他一本法轮功的书。父亲一见如获至宝,每天手捧着那本书看,看书当天,父亲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原来见饭就愁,吃点东西,肚子都胀疼的厉害,还要跑好几趟卫生间。但那一天他见饭就吃,好像多少年没吃过饭一样,吃完了也没像以前那样跑厕所。父亲就这样走入了大法修炼之路。修炼一段时间,他的脾气也变好了,以前因为病痛,他经常无故发火,学了大法后,他变的和气了,我在他面前没大没小,他也是乐呵呵的。大概两三个月后,父亲将家里的药全部扔掉了,当时我还有点担心,怕有个万一.但是自那以后,父亲去医院检查,什么病都没有了,父亲真的好了!

父亲的变化对我母亲触动很大,她也想跟着父亲一起炼功。母亲不识字,于是父亲读书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听。父亲炼功她就跟着比划。不知不觉的,她原来患有的头痛病、眉毛的骨头痛等所有小毛病全都好了。要知道在没学法轮功之前,母亲常常因头痛起来吃不下饭,身体已经瘦到不到八十斤了。修炼后,母亲不但身体的病全好了,身体也强壮了起来,现在都有一百一十多斤了。以前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现在大法书籍她全都能读下来。

大法救了我父亲,救了我母亲,也救了我们一家。从我父母修炼法轮功至今,他们身体都非常棒,我从没有为他们花过一分医药费。现在我和弟弟已经大学本科毕业好些年了,工作都很顺利,家里也给弟弟买了婚房,生活无忧。

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们一家没能有幸走進法轮大法,也许父亲早就没了,母亲拖着瘦弱的身体不知道能熬几年,我和弟弟也可能因为没钱上学早早進入社会,也许我们会随着社会诸多乱象走了邪路,也许我们只能留在农村做个没文化的农民,也许……也许……

但好在没有也许,我们一家幸运的走進了大法,我们因此拥有了崭新的未来。我们是学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我们是被大法改变命运的众多家庭中的一个。在江泽民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母亲几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毒打,都没有使她放弃修炼,因为母亲说大法救了我们一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一家的现在。这是母亲的心声,也是我们一家的心声。

朋友们,大法修炼者为什么能顶着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因为我们是亲身受益者。有病的人通过学炼大法,医院没能治好的病,其它气功不能练好的病,都得到好转甚至完全康复;没病的人,通过学炼大法,提高了自己的道德水平,提升了自己的精神境界,面对利益不去争抢,面对争执知道忍让,心胸开阔,我们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愿朋友你打开心扉,放下偏见,了解法轮功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