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担当

更新时间: 2018年01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我的第一次婚姻是父亲包办的,和丈夫过了三年多,他就得尿毒症去世了。我当时三十岁,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儿,生活非常艰难,本来就身体不好,加上精神上的打击,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先后得了胃病、胆囊炎、偏头痛、风湿结节、低糖、经常四肢无力,常年的吃药,上班都得带着。病痛折磨得我常常想: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为什么就不好呢?谁能救救我?

在我难以维持生活的时候,经人介绍又结识了现在的丈夫,他是个为人憨厚,老实巴交的人,他是离异的,带着一个女儿,他对孩子娇惯溺爱,他的女儿因此养成了任性的脾气。他的家庭不富裕,一点积蓄也没有,两个孩子负担又重,家务活儿多了,操持家务我都难以支撑。

一九九七年在亲属的劝说下,我看了《转法轮》,师父讲的句句法理打到了我生命的微观处,当时我捧着书想,这就是我要找的,只有师父能救我,我永不放弃。

我修炼一开始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多年的疾病缠身,让我尝到没病的感觉真好,干什么活都不再是负担,一天早晨我干着活儿想:师父真是来救度众生了,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想着想着我就哭啊、哭啊……

在这个后组的家庭中,我是典型的后妈,后妈可不是好当的,在世人的眼中,后妈的心肠都是恶毒的,而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善待所有的人。

开始的时候,丈夫的女儿什么也不管我叫,在她的心目中她有妈妈,我不是她的妈妈,抵触和冷落我,干什么就喊。一次我告诉她,孩子,这样说话是不礼貌的,如果有外人在面前,人家听见了会说你没有教养,你可以称呼我为阿姨。我跟她一说她就哭,跟她说什么她都先哭,尽管我的心是慈善的。

上小学时,我的女儿放学回家了,可我还没有下班,她经常不让我女儿進屋写作业,女儿就在外面站着,累了就蹲着。她掌握着我下班时间,等我快到家时,才让我女儿進屋。

一次我女儿病了,我下班回来领她去打针,在院子里推自行车,车子刚一转头,孩子就生气的从屋里出来了,丈夫的女儿“啪”的一脚在屋里把门踢开,把我女儿的书包扔在院子里,我一点也没有动心,顺手把书包捡了起来,又送到屋子里,她恶狠狠的说:拿走!我问她往哪拿呀!她不吱声就哭了,我说你好好想想吧!

一天我下班回来,她正在用盆洗袜子,看见我回来,她“哗”的一声,连袜子带水全倒脏水桶里了,我一声没吱,她把盆子“啪”一下摔地上了,这一举动,把我的心气的哆嗦了,有点忍不住就问她:刚才那盆好好撂下,那么一扔不摔坏了嘛?她说我稀的摔你?我想我是炼功人,还是忍吧!

初中没念完她就不上学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就是逛”,经常去网吧,她个子长得高,人也漂亮,走到哪都招风。一次她说去她妈那儿,两天没回家,期间她同学来找她,我说去她妈那儿了,同学说她当天就回来了,我紧张的不得了,不知上哪找她,还是同学提供线索,大概是去网吧了。

我赶紧跟单位请假四处找孩子,哪有网吧我也不知道,就坐出租车,司机帮我找网吧,在一个网吧我找到了她,当我站到她跟前儿时,她一点也不惊,还问我:你咋来了?我平静的说:回家吧,别玩了,你爸找你,车都没出(丈夫当时开三轮车出租)。她说等我玩完了。这次回来我有点火儿了,他爸平时就说不出道不明,管又管不了她,只能我管,我说这家不是你呆不了,如果还要走,你不用考虑我,你想想你爸,都五十多岁了,开个车思想不集中出点儿什么事你不后悔吗?她说,我离家就是你撵的。当时气得我浑身直哆嗦,想不动心还是动了。

上着班我也每天郁郁闷闷的,心里非常堵的荒,一天同事问我:姨,我看你心里有事?好像要哭了,我看着她,苦笑了一声说:没事。其实我真的想痛哭一场。我苦思苦想,四处找她真是为她负责,自己也有女儿,她妈妈不在身边,她不就是我的孩子吗?她为什么就不理解我哪?

正好那段时间师父发表新经文,师父有一句法是:“非常洪大的宽容”[1]。就这一句话,堵在我心上像石头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就没了,心像开了两扇门,明白了我没有宽容她。师父的法开启了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天我准备包饺子,我跟她说今天别走了,帮我包饺子,她哼了一声。我说:包饺子之前姨想跟你谈谈,这些日子我们俩吵吵吵的,修炼这些年修来修去的没修好,都是我不对,是我没修好,我没宽容你。没等我说完,她就哭了,我又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讲了社会的风气等等许多,她都认同。

后来,她在外面闲逛,又认识了一个来本地打工的湖北男孩儿,偷偷的和人家处上了对象,一次,这个小伙子把她送到他舅妈干活的工地,我和丈夫不知道她哪去了,从她同学那得知,是跟一个湖北人走了,我一听懵了。以为被人拐走了,一个女孩儿,怕她被人骗了,又怕她年纪小,不知深浅失身,就给她亲妈打电话,我俩坐车去哈尔滨到火车站找她。那时我修炼不成熟,情还很重,把她当成自己孩子一样惦记,在车上我忍不住哭出声来,她妈倒没掉眼泪,还劝我说:大姐别哭,她不会有事的。后来在邻居同修的帮助下,在同修的家乡找到了她。她当时还满不在乎的。

回到家之后,我没有责怪她,面对这样思维、心态的孩子,我心里很难过。在我耐心的开导、劝说下,又送她去技校上学了。她那时还小,不想让她过早的踏入社会。

我是修炼人,要善待别人。作为后妈,我要让这个女儿拥有和我女儿一样的母爱,在两个孩子面前,无论做什么,我都把丈夫的女儿放在前面,处处为她着想,从她的内心中彻底的改变了对我当初所有的偏见,更认同大法好了。

二零零三年我被街道主任诬告,被绑架到六一零,被迫害一个多月后回到家,丈夫的女儿告诉我,我被绑架走后,她就用书包把大法书都背到了同学家,我问她:是谁让你通知邻居(同修)走脱的,她说是自己想到的。

二零一四年丈夫的女儿和姑爷出门办事,发生了车祸,在高速公路上由于刹车失灵,车撞到了隔离带上,连车带人全翻下了公路,同时把她从车窗中射出,车往公路下翻滚,却没砸到她身上,当120把他们送進医院救护,我和丈夫到时已是第二天中午,女儿左眼眶上缝了五针,左肩骨折,左肋骨折两根,当时车上三人都没危险,处理事故的交警是司机的朋友,看到车祸现场时就哭了,因为公路下面很深,车已报废,以为三个人都没命了,按照常理这种情况,人是活不了的。我问女儿,当你有意识后想的是什么?她说是:“法轮大法好。”是师父保护了她。

现在我这个女儿是从心里知道大法好,也说我这个后妈好,连她亲妈都曾对我说:你对她是真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