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着 全家共同精進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在学法小组学法,突然一股强大的压力物质侵入我体内,一种莫名的抑郁忧伤涌上心头,我极力排斥这种不良情绪,并赶紧向内找。

一、找到证实自我的根本执着

修炼以来,我一直被同修严肃指出的最大人心就是对情的执着,尤其对亲情,特别是对儿子的情过份执着。二零一四年和一五年,我曾经陷入对娘家兄长与侄子的亲情执着中被旧势力情魔烂鬼迫害得简直要修不下去了的严重状态。经历了三次象过生死关一样的亲情魔难之后,我在这方面的正念增强了,师尊给我拿掉了很多这方面的黑色物质。我感觉自己这方面的执着淡薄了很多,能够站在法上,从因缘和业力轮报关系理性看待亲人所遭受的痛苦了。而且我通过多次切身体验悟到:修炼人执着情无论对谁(对我本人及我执着于情的对象)都只会造成伤害和痛苦,只会加大损失,加大魔难;修炼人必须跳出情,修出慈悲。我平时着重加强了去除情的执着。

那么现在我这种无法排除的消极忧伤情绪到底因何而起?我连表面上引起这种情绪的触动因素都找不出。它来得太突然太猛烈了,而且在不断加强加重,根本无法控制。我找同修切磋。同修依然严肃指出我的情太重。我发正念看到了我空间场那厚重的乌黑、油亮、粘糊糊象沥青一样的黑色物质。我无法静下心来学法,只能用强大的正念不断清除那厚重的黑色物质,并努力加强主意识,尽量排斥那种消极消沉的不正确状态,深入向内找。

我努力追踪从情中派生出的一切执着并用心回顾日常生活中与人相处过程中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亲情、母子情,夫妻情、同学情、同事情、友情等等等等,此外,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妒嫉心、色心、面子心、虚荣心、求名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委屈心、自尊心、自卑心,这些人心我都有,有的还很重,它们由情贯穿,互相交织在一起,平时被掩盖着,一旦被触及就反应强烈,再加上旧势力虎视眈眈,借机加强我的这些人心、执着,造成强大的迫害之势来迫害我,迫害我执着的那些对象。

就在我向内找的过程中,我体内那些不好的物质也在逐渐消减。我继续深入向内挖根,突然我悟到所有这些心、这些情不都是为了证实自我吗?这时我感到了这个“自我”的丑陋、肮脏、自私、狡诈和复杂,它是后天形成的变异生命,它根本就不是我。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真修实修,想要提高的心,从而点给了我,并且帮我拿掉了那厚重的黑色物质,那种消极消沉的情绪立刻消失。我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包容着。我空间场充满了慈悲,我对身边所有的人和发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都充满了感恩和珍惜。

二、转变观念

曾经一直以为我是家庭的主心骨,一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身边的人们对我的赞誉,因此我言行中常常不自觉的带着些居功自傲,颐指气使的党文化习气,强烈的证实自我。

由于我执着于儿子的情,怕他不适应社会,因此决定让他暑假外出打工。其实儿子是师父的弟子,他的一切有师父安排,他只需要符合常人状态,他是学生,认真对待学习的前提下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我意识到,在儿子身上,我在用情干涉儿子的修炼,干扰他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人心表现。于是我和儿子商量,让儿子结束暑假打工,赶快回来静心修炼,做好三件事。

面对丈夫,我感到了自己的浅薄与狂妄。丈夫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留下了记忆力差、反应较迟钝及癫痫等后遗症。修炼前,我常常因为他的沉默寡言、老实本份、做事缺乏脑筋、没有应变能力而瞧不起他,看他不顺眼。

修炼以后,我对照大法,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努力修掉看不起丈夫的肮脏人心。但是我经常守不住心性,有时候他做的事情不符合我的个人观念了,我的急躁心,暴躁心,抱怨心,指责心还会表现出来。我用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他,不管是生活中的事,还是修炼中的事,我都固执己见,自以为是,指导他,安排他的一切……此时我感到我对丈夫的情严重的障碍着他的自主发挥,也严重的干扰他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走出自己的路来。回顾我执着丈夫情的种种表现,找到了这个强烈的自我之心,我内心充满了自责与懊悔。

三、一家四口实名诉江 证实大法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我和儿子共同完成了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刑事控告书,然后我再次征求丈夫和婆婆的意见,问他们愿不愿实名控告,敢不敢走出这一步?他们母子俩不假思索的马上回答:“没问题”。然后他们就把身份证交给了我。第二天我邮寄了控告状,六月十七号下午收到了最高检签收短信。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丈夫上级单位相关领导来到他所在单位就他依宪修炼法轮功和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一事开展调查,并以开除工作相威胁,责令他在事先拟好的包括不学炼法轮功、不传播法轮功言论等内容的所谓《声明》上签字。丈夫简单的讲述着最基本的真相,拒绝签字,一直僵持到下班。第二天上午丈夫单位领导受“六一零”和上级领导胁迫,又拿出那份《声明》威逼他签字。丈夫以沉默抵抗,然后给我发出信息,我马上赶到现场。我从宪法和法律的角度,从海内外形势以及什么是法轮功,江泽民和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的严重后果等各个方面向他们单位领导和上级领导讲了真相,这些领导当场表态:他们不会再管这事了。

之后我又写了一封较全面的真相信,陪同丈夫由他亲手送到了单位领导和每一个同事手中。生性内向、胆怯、平时说话都畏缩的丈夫,那时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一个堂堂正正、坦坦荡荡、不卑不亢、顶天独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样子。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我单位及我上级单位领导受六一零胁迫欲对我打击迫害。单位领导发动我们的亲戚,煽动我未修炼的其他家人一齐对我发难,威逼我妥协。我同样当面讲清真相,然后写了一篇较全面的真相文章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同事、朋友,很快就传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教育局,中心校,及相关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那篇微信文章研究了4个多小时),迫害顺利解除。

从那以后,我单位领导和同事对我更加敬重了。我也开创出了更广阔,更自在的讲真相环境。未公开身份之前,我面对面讲真相基本上就是给陌生人讲,在熟人中即使讲也是第三人称形式或者打电话发彩信。我常常想起正法已到尾声,身边熟人大都没有得救,心中不免惆怅、焦急。现在好了,我可以坦坦荡荡的在同事同学、亲朋好友、街坊邻居中讲述大法真相,救度这些与我有缘份的身边众生了。我救度众生的力度更大,效率更高了。

之后同修将我的那篇微信文章投给了明慧网,明慧网的同修细心修改后予以发表,然后我们又根据明慧同修的建议把文章再作修改,在当地大量印发,利用它广泛救度众生。据反馈效果很好,有常人主动将文章复印送给亲朋好友阅读,还有常人积极主动转发我的微信文章,让更多世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传递着大法福音。助师正法过程中,只需要我们用正念迈出那一步,真正实质的东西是师父在做,而且师父还把我们的威德引申得很高很高。

儿子、丈夫和婆婆,在我面临压力期间都表现出了应有的正念,给了我强大的支持。我们一家四口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被邪恶操控利用制造压力的亲戚和不修炼的家人也逐渐改变了态度,并随着我们不断讲清真相,开始理解我们的诉江行为,迫害烟消云散,压力逐渐减轻。期间我们当地同修集中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了这场实名诉江之后邪恶针对我一家的迫害风波。

从中我更深切的悟到: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实修好自己,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就是师父所要的。如果我们因为自己的执着(象我之前那样,对同修越俎代庖去安排他们的一切事情),用自己的情去干涉同修的修炼,干扰同修走出自己的路,这既影响我们自己的提高,又严重违背师尊所要的,是极不应该的。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的保护和点化,让我找到了根本执着——强烈的自我之心,并帮我拿掉了那些败物垃圾。唯有做好师尊教给我们的三件事,紧握“向内找”的法宝,珍惜修炼路上的每一个过程和每一个有缘人,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以报浩荡师恩之点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