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安逸心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我的安逸心表现出来各式各样,例如:不想追公车,哪怕是只要跑两、三步,也不想;只干表面活儿,我家后阳台的纱窗、地板、置物柜常常布满灰尘,心想我事情太多,这里有空再擦再整理吧,反正也没人看到……

但是,我今天想交流的是,我为什么不想天天炼功、为什么动不动就喊累的安逸心。

一、为什么不想天天炼功

十六年前,我炼功是为了治病。那时候还没坐完月子,我就咳嗽,咳了十一个月,西医看不好找中医,中医也治不好了,才试试炼法轮功

我去炼功点每天要四点半起床,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困难,因为我一心就想赶快炼功把身体的毛病治好。过了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我先生突然说:“你现在晚上好像不咳了。”我才发现炼法轮功还真有效,不知不觉中我就不咳嗽了。可是,后来我的痰又变多了,常常在咳痰。经过学法加上听同修的交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所以炼功就更带劲,不敢偷懒。

就算每次炼功两条手臂被蚊虫叮咬的都是小红豆似的包包,盘腿疼到呼吸不过来,出门还要抬着娃娃车从二楼慢慢走下楼梯,把刚满一岁的小孩带去公园炼功,无论刮风下雨,我每天照常去公园。因为我一心只想要有个健康的身体,能够好好照顾小孩,我不希望他像我一样,才三岁,妈妈就生病走了,我更不希望他比我还惨,不到三岁就再也看不到妈妈。

但是小孩上幼稚园、小学之后,我每天炼功的坚持就开始动摇。先是周六周日要跟家人出游,我炼功就自动改成五天,后来每天送小孩上学,我变成自己一个人在公园炼功,爱炼几套就炼几套。再后来只有身体出现病业状态,我才勤炼功。

我也知道自己长期以来炼功的心态不正确,却从不想改变。这几天,针对炼功问题,我决定问自己几个问题,再听听自己怎么回答:你为什么要炼功?为了治咳嗽。现在咳嗽治好了吗?治好了。那就没心事了?就不用炼了吗?还想炼,希望这个身体永远没有病,也希望心里永远不要有人与人之间心性上的折磨,大家都你好我也好,多好啊!可能吗?你学法时应该认识到啦,生生世世你杀过生,欠了谁,伤害过谁,欺负过谁,就想炼功把这些债还清,没事了吗?就算你想靠炼功吃苦来还债,你一个礼拜炼几天啊?静功都炼一小时了吗?常常只炼半小时,那能吃什么苦啊?

本来以为通过自问自答,找到了自己没有在法上去真正认识和严肃对待炼功问题,是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个顽固的、叫某某(编者注:作者名字)的人没有真正听师父的话,所以才会出现炼功松懈的心理。其实不是,是因为炼功的出发点是自私的,还没跳出旧势力的安排,还在旧宇宙中徘徊,还是旧宇宙的生命为私的心理。因为我只想这个我暂时借住的人壳,炼功后可以变的一身轻,变的年轻,周围的人都会夸我你看起来不像五十几岁的人,你越来越年轻。

真正明白的我被后天观念给蒙蔽了,忘了我为什么要层层下走,忘了我对天国世界众生许下的承诺,忘了答应师父助师正法的誓约。

二、为什么动不动就喊累

说出来大家也许不相信,我连叠个被子,心里面也会喊累。这几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动不动就会觉得累,为什么我的安逸心这么强烈?我从小也不是被伺候的大小姐啊!一个棉被能有多重呀!

冷静看自己,我看到自己的安逸心中其实夹杂着其它人心,像争斗心、妒嫉心、攀比心,这几个人心是在心里认为不公平。例如,每天清晨出门炼功,周一到周五炼完功回家,先生要上班去,散乱的棉被、床单我来收拾理所当然,因为我没有上班。可是放假,他起床晚了,也照样不收拾,我也就不想收拾。

我心里想,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假日你可以休息了,放假了,我反而更累,不但平常家里各种活儿照样做,还多出中午一餐要弄。更让我心里不平衡的是,父子俩看DVD,边吃着零食边看,吃了饭,饭碗往那一放,就等着我收拾善后。

每每想到先生婚前一个样,婚后又一个样,真的是心里很不平衡。所以,能赖的家事,我就尽量赖,还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心安理得。就像铺床单,我会抱怨先生买的床垫那么重,一个人硬搬弄不好,闪到腰怎么办?叠棉被轻而易举的事,他不叠,我干嘛要叠?

为了让我去这个不平衡的心,学法时,师父就点化我:“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

读到这里,我还没有太大感觉,直到读到同一段讲法后段,师父说:“我们在失的过程当中,我们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1]我想那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呢?我突然清醒了,师父要去我那颗和丈夫争斗的心,不情愿叠棉被,看上去是懒惰,懒的去叠,实际上不只是安逸心作祟,还有一颗争斗心,再深挖,其实还有对丈夫的情没放下,和心中深藏的对先生的怨恨心。怎么婚前对我那么好,什么都可以帮忙做,到我家吃饭,还会帮我一起洗碗,现在起床,连个被子也不愿意叠好。

我察觉到,我这个人心不改变,那个物质就会一直存在。每天学法干什么呢,不就是为修掉各种人心吗?各种人心让我看了先生会心烦,看了床上的被子会心烦,去景点看到摇头摆手的陆客会懒的开口,面对要洗的碗盘会感觉身心俱疲。这些不好的思想,不好的东西,要怎么去掉呢?其实师父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1]

怎么扭转过来呢?我自己觉得,是要把自己那个一直想停留在安逸状态的心扭转过来,而且师父说:“你对自己要有个严格要求”[1]。我却常常不想去做花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事,不想再跨出去一步多讲几句真相,还找各种借口“收拾床铺多浪费时间!”“他们急着上车,下次再跟他们说吧!”

再想想自己修炼的心态:修炼是你个人的选择,你要早起,你要去景点,你要上平台值班等等,你觉得你要听师父的话你要救人,你觉得很神圣。但是这个物质身体会累,所以你想求得家人帮你点忙,他们不如你愿没帮你的忙,你就心里不平衡,你就做家事马马虎虎,这样有达到修炼人的高标准吗?你不高标准要求自己,却在心里面嘀咕未修炼的家人,因为你没有把那颗维护个人安逸的心放下,你只想自己值班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却要面对做不完的家事,因而在心里产生了不平衡。

我记得我把自己累的感受谈出来时,有同修说,不能喊累,你一这么想,你就会更累。还有同修说他感到疲累时,他会盘腿打坐炼静功发正念。每当听到同修的修炼体悟,我不只看到自己还停于半天的状态,更是感激师父的慈悲安排,借同修的口点化我。

三、结语

在查找自己的安逸心时,我认识到:安逸心其实是旧势力钻了我放纵的思想空子,阻挡我向上修炼,我自己被迫害,而人的这面观念还很认同,等于是把自己关進了观念的牢笼里。既然认识到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实际用行动去改变。

师父说:“有些人为什么他那个思想业力长期就消不掉呢?就是不去分清哪个是自己。为什么叫你修呢?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够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是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其实,它真的不是你,它是你后天做事形成的各种观念,甚至构成的业力,就这些东西。”“人想要什么,那是他自己说了算,只有你不想要这东西才能给你去掉。”[2]

以上交流是最近自己修炼上的一点心得,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